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蒙学教育课本的语体探讨之一  

2011-11-23 20:11:28|  分类: 塾师必读——私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课本语体的改革探讨

海印按,周庆元先生说:怎样教好语文,怎样学好语文,这个问题,近百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来一直是困扰一代又一代师生的重大问题。“高耗低效”几乎成了语文教学的痼疾。自从1904年语文课程单独设科以来,对语文教学的讨论、质疑与批评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在20世纪末的语文教学大讨论、大批判中甚至有人发出“误尽天下苍生是语文”的挞伐。问题究竞出在哪里?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而我国的母语教育有悖于母语学习的特点,恐怕是其中一个难于否认的基本事实。学习母语一定要切合母语学习与运用的基本特点。一部中国古代教育史,大抵是一部古代语文教育史。我国悠久的传统教育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母语教育与母语学习的成功经验。要想革除当下语文教育的弊端,提高语文教育的效率,很有必要古为今用,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国学教育传统。传统的国学教育重视字词教学和语汇积累,孩童一进学就读“三、百、千、千”,不到一两年工夫就打下了语文素养的基础。新学兴起,强调的是教师的“讲深讲透”,而近30年来更盛行大运动量的题海训练。要么是没完没了的内容肢解,从标题到作者,从分段分层到段落大意,到中心思想到写作特点;要么是没头没脑的题海训练,选择、判断,打钩、打叉,弄得教师唇干舌燥,学生头晕目眩,结果却是“少慢差费”。也许不能说教师所讲的内容毫无需要,学生所做的练习毫无必要,问题是教与学没能抓住要害。语文学习最终还是要落实基础,特别是以字词与语汇为核心的语言基础。此乃语文教育真谛之所在。

语文既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也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习语文,必须具备与汉民族语言相适应的人文素养。语言学家洪堡特说得好:  “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二者的同一程度超过了人们的任何想象。”我国传统的国学教育强调文以载道,其实是很切合母语教育规律的。不必说对文章的意义探究,就是对字词句的准确把握,也都离不开对其文化内涵的认识与领悟。现代语文教育的勃兴,过分地强调了它的工具效应,就语言学语言,这是很难学好语文的。现在的学生语文水平不高,很大程度上是人文底蕴不足。

学生是学习与发展的主体,本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学生始终处于被动的地位。原因固然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学生拿到那一本本语文教材,很难真正自学下去。虽然几经改进,但是,它终究只能是教师的教本,而非学生自学的读本。传统的私塾教学虽然极重师道尊严,但是,学习语文、提高语文素养的任务最终还是落实在学子自己身上。古代先贤为便于孩童自学,编写了许多易读易背的韵语读物,韵语教学推行干百年,长盛不衰,比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 《千家诗》、《增广贤文》、《幼学琼林》等等,古人悬梁刺股,口舌成疮,仍然乐此不疲,成效显著。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读物琅琅上口,有效实用。因此,我们今天的语文教育,自当继承优良教学传统,始终坚持以学生为主,以学生自学为主,多编一些便于学生自学的教材或其他读物,改进自学方式方法,努力做到喜闻乐见,易诵易记。

         海印按,传统的三百千蒙学课本,脱胎于古小学的字书及唐代的蒙求,无一列外以韵文为主。把文化精华浓缩成容易上口的韵文,并照顾到儿童的接受能力,这是传统语文的一贯做法。然而三百千是字书,同时也具备了类书的功能,将教字和教文化融合在一起,是传统蒙学的特点。这个特点在文风尚古的时代,是恰如其宜。一百年前,白话文兴起,语文教育开始走在去文化的道路上,语文教育成了工具化产物,作为语文教育的核心——文字教育首先沦落成文字工具。文字本身失去了传统的内涵,语言失去了韵文,语文自然成了考试工具,作为传承文化主题的语文,文以载道早已湮没,语文从此走向堕落。因此堕落的语文,造就了堕落的学人。

         我们对字词句文的准确把握,都不能脱开对文以载道的认识与领悟,然而时过境迁,我们丢掉了传统语文的环境,现代工具汉语的术语布满毛孔,即是从三百千开始,依然需要花费很多功夫让孩子身处其境,才能了解古人的韵文意义,于是乎,《三字经》也需要由学者来讲授了,这不是符合现实的蒙学之道。

         海印在实践中不断摸索,首先要注意到字的教学,也就是我说的古小学功夫,其次是韵文的教学,也就是三言四言五言七言韵文,韵文之高者,如《千字文》,可称为大雅;韵文之低者,如《老百姓日用杂字》,可称为大俗。大俗和大雅究竟能否统一呢?

         思考这个问题,依旧会考虑到东西方语文教育的特点。海印以为:西方语文,课堂以质疑为主,充满了科研精神;东方语文,以发挥为主,充满了诗教精神。海印反对以科研的质疑精神学习中国语文,因为这不是文以载道的教育方式,文以载道是以传递为主,不是人们通常认为的强加灌输,其代表是孔子善诱、循序渐进。既然传递给学生的是道,道是充满了生机的,我们要传递的是生之道,不是死之道。道充满了诗教情怀,因此中国的语文在朗朗诗书中,涵咏领悟才称为诗教,也因此孔子才说“兴于诗”。一个没有诗样情怀的人怎么可以传道呢?

         怎样培养孩子的诗教情怀呢?这恐怕不是背诵《诗经》就可以的。孩子从字开始,然后字词句文,这是个过渡的言文过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用西式的现代汉语文法,把汉语的诗教完全破坏了。我们是应该照顾到孩子的理解力,但是我们更重要的是给孩子文化的美感、兴于诗的情怀!因此建立在字课基础上的韵文语文体,就是今后语文语体的重心了。

         我经常看见有人解释古代蒙学著作,无论从编排还是形式,用的都是现代论文注解体系,比如正文下面,来一堆论文式的注解。这种形式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支离破碎,形成不了诗教的美感。

         我在实际教学中很是苦恼这个问题:把这个大道,用文以载道的方式,以诗教的精神,以韵文的方式,照顾到儿童的接受能力,用言语和韵文的方式表达。使得孩子在课堂上,即朗朗上口,又不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辅以对课,在理解中吟咏,在吟咏中升华,这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方式吗?

         由此,海印开始追溯佛教的东传,是如何把艰深的佛教义理,变成大众喜闻乐见的说教教化的。唐代兴起的“變文”,是佛教僧人将高深的佛理讲唱给信众的一种讲唱文学,“變文”如同盛行于六朝至唐的“變相”,都是以讲唱佛经故事为主,吴道子所画的“地狱變相”,则是以图画的方式来表现佛经故事的。

        變文相当于后来的演义,演义是散文式的演述,變文则必须兼讲唱。 变文的体制不完全一致,有说散体,如《刘家太子变》;有六言赋体,如《舜子至孝变文》,而更多的则是散韵并陈、说唱相间,如《破魔变》、《汉将王陵变》。变文既演说佛教故事,又演唱历史故事,还可以演讲当代时事,如《张义潮变文》。说唱变文者称为转变(转同啭,即唱),可以是僧人,也可以是俗家歌女。 因此變文最重要的特点是以唱为主体。
  变文之“变”。它是在佛教僧侣所谓“唱导”的影响下,继承汉魏六朝乐府诗、志怪小说、杂赋等文学传统逐渐发展成熟的一种文体。据梁释慧皎《高僧传·唱导论》叙述,僧徒宣扬佛理“如为出家五众,则须切语无常,苦陈忏悔;若为君至长者,则须兼引俗典,绮综成辞;若为悠悠凡庶,则须指事造形,直谈闻见;若为山民野处,则须近局言辞,陈斥罪同。凡此变态,与事而兴,可谓知时众,又能善说”。所以这种文体的特点是有说有唱、韵白结合、语言通俗、接近口语,题材多选自佛经故事,也有一部分讲唱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变文’的意义,和‘演义’是差不多的。就是说,把古典的故事,重新再演说一番,变化一番,使人们容易明白”(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
  唐代早期的变文,和南北朝“唱导”一样,是以“或杂序因缘,或傍引譬喻”(慧皎《高僧传》)的讲经形式和民间说唱形式相结合来演绎佛经神变故事的。它同唐前期绘画中描摹佛本生故事的“变相”一样,首先出现于佛寺禅门,是把佛教经典艺术化、形象化的产物。僧人为了使深奥的佛理经义通俗化,于是逐渐加进了一些历史故事和现实内容,亦即《高僧传》所谓“商榷经论,采撮书史”。还出现了专门讲唱故事的俗讲僧。《高僧传》记载“唱导”的感染力时说:“谈无常则令心形战栗,语地狱则使怖泪交零;徵昔因则如见德业,严当果则已示来根;谈怡乐则情抱畅悦,叙哀感则洒泣吐酸,于是围众倾心,举堂恻怆。”变文则更发扬了这个特长。到了中晚唐时期,长安城内许多寺庙经常进行俗讲,盛况空前。韩愈《华山女》诗描述道:“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廷”;“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这种俗讲变文在流传过程中,非宗教的现实内容日益增多。长庆年间,还出现过关于俗讲僧文溆的一桩公案:文溆“善吟经,其声宛畅,感动里人”(段安节《乐府杂录》),由于被指斥“公为聚众谈说,假托经论。所言无非淫秽鄙亵之事,不逞之徒转相鼓扇扶树;愚夫冶妇,乐闻其说,听者填咽寺舍,瞻礼崇奉,呼为和尚教坊,效其声调,以为歌曲”,结果被“前后杖背,流在边地数矣”(赵璘《因话录》)。除俗讲僧外,还出现了以转唱变文为职业的民间艺人,他们又进而创作出许多以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和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变文,大大增加了变文的民间性、故事性和现实性。
   敦煌变文包括讲唱佛经故事和世俗故事两类作品。讲唱佛经故事的变文,其内容主要是宣扬禅门佛理,并夹杂“为国尽忠,居家尽孝”的儒家道德观念。其表现形式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故事展开之前先引一段经文,然后边说边唱,敷衍铺陈,成为洋洋洒洒的长篇。另一种是前面不引经文,直接讲唱佛经神变故事,只依据佛经里的一个故事、一种经说,便恣意抒写阐扬,发挥成篇。如《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降魔变文》就是这种形式。《降魔变文》描写佛弟子舍利弗与外道六师斗法的场面,奇象异景千变万化、层出不穷,舍利弗先后变成金刚、狮子和鸟王,战败六师幻化的宝山、水牛和毒龙。这种以惊人的想象、奇妙的构思,描绘出惊心动魄的斗法场景的表现手法,实开《西游记》、《封神演义》等神魔小说的先声。《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渲染冥界地狱的阴森恐怖、刑罚的残暴无情,则又是一番情景。这类取材于佛经传说的变文,宗教气息较浓,但有些故事情节、人物形象颇为生动,天上地下神奇世界的虚构,也有助于启发人们的想象力。
  讲唱世俗故事的变文,多取材于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和现实生活,经过讲唱过程中不断加工润色、铺排渲染,遂成为曲折起伏、有声有色的文学作品。变文在艺术形式上也有独特的创造。除了叙事曲折、描写生动、想象丰富、语言通俗外,体制上韵文与散文相结合是其重要特点。变文的韵句一般用七言诗,间或杂有三言、五言、六言句式。散文多为浅近的文言和四六骈语,颇似《幼学琼林》,也有使用口语白话的,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口头文言。散文部分和韵文部分的结合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以散文讲述故事,而以韵文重复歌唱所讲述过的内容,有助于加深听众的印象,引起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另一种方式是用散文串起情节,而用韵文铺写情状,两部分内容不相重叠,而有紧密相连、互为补充的好处。变文在表现上较多地继承了辞赋家敷陈铺叙的手法,而文笔粗犷,以刚健清新见长。不过它往往缺乏后世小说家那种细腻传神的描绘,在刻画人物性格、展示人物内心世界方面不免有所局限。
  变文对唐代文人创作,特别是传奇的创作,具有一定的影响。唐初传奇张鷟的《游仙窟》通篇以散文叙事、以韵语对话,便与变文散韵夹杂、唱白并用的形式基本一致;而且描写细致生动,语言通俗易懂,也接近变文的风格。中唐是传奇繁荣的时期,也是俗讲、转变、说话盛行的时期,这时,出现了更多的散韵合体的传奇,如李朝威的《柳毅传》、元稹的《莺莺传》、陈鸿的《长恨歌传》等,都明显地受到变文的影响。此外,从唐代传奇到宋、元以后的话本、拟话本等白话小说,它们那种长篇铺陈叙事的表现手法,也是跟变文相通的。
  变文对后代的诸宫调宝卷鼓词弹词讲唱文学和杂剧、南戏等戏曲文学,也有积极的影响,有些变文,如《维摩诘经讲经文》、《八相押座文》,颇类似于戏曲的脚本,它们那种讲唱间杂的形式,与戏曲的唱白体式已很接近。多样化的变文题材也为后代戏曲文学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如《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曾被明代郑之珍铺衍至长达百出的《目连救母劝善戏文》,伍子胥、孟姜女、王昭君等变文,后来也被改编成多种戏曲。变文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是很值得重视的。
  明第一才子杨升庵,据说好弹唱,专门写的一本《二十一史弹词》,就是讲唱历史的佳作,可以唱念,我们所熟知的《三国演义》开篇词,即是杨慎的代表作。變文促生了弹词和鼓词。宋代的變文还间接产生了以讲为主的新文体,即“讲史”和“小说”等。

儿童的蒙书,从古小学开始就是可唱的韵文,我们无法知道古小学是怎么口头讲解这些韵文的。變文的出现,带来了印度的梵唱,梵唱结合散文及口头言文,催生了中国的讲唱文学。讲唱文学虽然不是书面的文言,但是在化道俗众上,更是喜闻乐见于民间。作为开蒙的语文,既有浓缩文化的韵文,也必须有口头讲白的言文,这不正是开蒙的必须吗?所以开蒙的语体,纵观历史,只有變文体是最合适的了。现代汉语的句子,基本谈不上口头言文的韵味,一个语言如果是活的生命,那就必须有韵,就如同说话必有韵味才能动人一样,才能把活的文化传导给活的生命。传道授业并不是一味地灌输,而是重在让儿童自得其乐,乐于读书。我们经常可以发现某某国学大师,小时候是听讲唱文学而入国学之门的,就如同我们小时候听评书而知道四大名著一样。

当然,低俗的口头韵文也不少,这取决于讲唱人的文化素养。作为开蒙的老师,若真想让孩子吟咏诗书乐于其中的话,那带有韵文性质的是散文或者口头韵文的白文,那是必不可少的素养了。把课文變文成口头文言,抑扬顿挫,然后戛然而止,言有诗为证!这个韵文的记忆和理解,那真是一生不忘了。真如此,那不是可以一扫沉闷的私塾印象,而使得儿童展开飞翔的翅膀,从口头文言到韵文起兴,而融入诗教的情怀吗?

什么时候我们的语文课堂能有这样的中国特色呢?陈寅恪先生晚年重视讲唱文学《再生缘》的研究,不能不说是一种人文的自觉吧。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