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语文教科书的变革历程  

2011-12-18 21:40:58|  分类: 塾师必读——私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语文教科书的变革历程

  从文言文到白话文教学是语文教育史上的一次根本性变革,这样的变革必然表现在语文教育的各个层面和各个组成部分。作为教育内容的物质承担者,语文教科书理所当然是这次语文教育变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是变革思想在具体教育实践过程中的载体和媒介。也就是说,如果这次变革没有引起教科书变化的话,也就谈不上是一次根本性的变革。同时,也只有充分体现变革思想的教科书的大量编制、出版和普遍使用,才能切实保证变革的发展和完成。因此,语文教科书是当时守旧派和革新派誓死必争的领域,也是变革的焦点。从清朝末年一些人认识到传统的文言语文教科书的弊端,于是开始自行编制部分是白话的字书和读本,在白话语文教科书编制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到1920年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白话文教学时,小学白话语文教科书的编制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基础。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到课程标准时期,小学语文教科书完全变成白话文,初级中学教科书转变成文言和白话选文共存的状况。这表明,语文教科书的变革不是骤然实现的,而是逐渐演变的。因此,本章的主要任务是,从语文教科书的角度来看从文言文到白话文教学的转变过程,并分析教科书在编制体例、选文等方面的变化和特点。

第一节 清末民初的白话语文教科书


  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和普及教育呼声的直接推动下,第一套系统的小学白话语 文教科书《新体国语教科书》在1919年8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 第二年,伴随着 教育部把小学国文改成语体文的命令,商务印书馆的《新法国语教科书》和中华书 局的《新教育国语读本》也相继出版,从此,许多书局竟相编制的小学白话语文教 科书就大量地涌现出来了,"据历届统一会审查工作的报告,民九(一九二0)审 定的国语教科书凡一百七十三册,民十(一九二一)凡一百十八册,民十一(一九 二二)约一百册。"(1)如此众多的白话语文教科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编制出来, 除了客观原因之外,说明语体语文教科书的编制早已酝酿并渐趋成熟。虽然有些是 把原来的文言课文翻译成白话,但是大多数课本都是新编写出来的白话课文,并且 练习的设计和编排体例也比较完善。这足以表明语体语文教科书的编制在当时已经 有了一定的基础,无论是编制经验上,还是材料方面,都有了较长时间的积累。也 就是说,语文课本从文言到语体的转变并非一夜之间完成,它经历了一个缓慢的发 展过程。所以,需要对语文教科书在发生这个质变之前的发展情况进行考察和分析。


   一、教育史书中的近代语文教科书
  据现有关于近代教育史方面的书记载,最早的白话语文教科书出现在1895年。 陈翊林在《最近三十年中国教育史》中说,萌芽期的初等教育"现可查考者,以光 绪四年张焕纶所办的正蒙书院为最早。该院有学生百余人,分小中大各班。算数, 礼仪,游戏,技艺列入课程之内。而以俗话译文言,兼重讲读与记诵,均为新教育 特点。二十一年华亭锺天纬在上海办三等学堂,而以语体文编教本为国语教科书的 先河。"(2)从这段引文可以看出,用白话翻译文言的语文教学很早就已经开始了。 这点对白话教科书的编写很重要。根据锺天纬在1896年制定的章程,蒙馆教学注重 白话是毫无疑问的,说明上面的记载是正确的。学生在"已识二千余字,即可学做 句子。先由教习随口说话,令学生执笔记录,由一句渐接连至数句。" (3)在《训 蒙捷诀》里,他说"认字必先认口头言语,然后十三经集字,盖童子读书,苦不晓解,若口头言语,自能认得,在童子大有乐趣,正童子之心得也。" (4)但是当时 他们是怎样选择、编制这样的教材的,不得而知,也许教师根据这样的要求,自行 解决。
  据周予同的《中国现代教育史》,"初等小学的第一部教科书当推光绪二十三 年(公元一八九七年)朱树人编南洋公学出版的《蒙学课本》,这书模仿英美读本 体例,但没有图画。后又出版格致读本一部,那是完全出于翻译。光绪二十四年(公 元一八九八年)俞复创办无锡三等公学堂,每日选编课书一首,至二十八年(公元 一九0二年)共成七编,称为《蒙学读本》。"(5)与上书几乎同时出版的吴研因、 翁之达的《中国之小学教育》和丁致聘编的《中国近七十年来教育记事》也基本上 是持同样的观点。根据《蒙学课本初编编辑大意》可知,南洋公学的这套教材虽然 尽力向语体文教材方面发展,却很有限。"我国文字语言,离为二物,识字之所以 难也。其文序与语次相歧者(如云以物与人,此文语相同者也。若变曰与人以物, 则语不同矣。)童子尤难领悟,是编专取文语同次者,凡倒装句法,及文中所有, 语中所无之字,概不阑入。" (6)按照这样的原则,即使所编制的是通俗文字,也 只能是浅显的文言文,不会离此太远。相比而言,无锡三等公学堂的这套教科书非 常明确地把白话拒之门外。《蒙学读本全书一编约旨》的篇首说,"日本寻常小学 读本一二编,皆用国音白话,然彼有通国所习之假名,故名物皆可用之。我国无假 名,则所谓白话者,不过用这个那个,我们他们,助成名语。儿童素未习官音者, 与解浅近文言,亦未见有难易之别,况儿童惯习白话,后日试学作文,反多文俗夹 杂之病,是编一用浅近文言,不敢羼入白话。" (7)选编的课文的确遵循了这样的 原则,例如这编的第一课是"我生大清国 我为大清民",第三十一课"我有一砚  可以研墨 研墨用水 水多则墨淡 水少则墨浓"。这套教科书在当时影响非常 大,五年的时间达二十多版。(8)另外,教育史书中大多还提到1899年陆基在吴县 创办崇术蒙学时自编《启蒙图说》和《启蒙问答》,供本校教学使用,但影响有 限。以上是关于近代教育方面的教育史书所记载的情况。

     二、清末的白话语文教科书
  二、三十年代出版的教育史书大致给我们提供了以上这样的线索,解放后出版 的关于近代教育方面的史书也基本上是这样。实际上这方面的情况比较复杂,根据 现有的资料来看,白话语文教科书的发生、发展过程不是骤然之间完成的。而是由 于各种因素的作用,它的转变过程是缓慢的、艰难的。正因如此,这里所说的白话 语文教科书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白话课本,即整册书都是白话体,而把有目的的用白 话编写其中一部分的儿童字书和读本也包含在内,下面所说的绝大部分也是属于后 者。为了线索清晰的原因,下面从两个主要方面,即字书和读本分别进行考察。 白话字书 我国传统儿童启蒙教学的第一阶段是集中识字。如何使识字更容易 并能激发起儿童的兴趣,如何改革传统仅仅会读而不注重字义的理解和字的运用等 方法,诸如此类的问题在清末开启民智的潮声中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在这样的背 景下白话字书的萌芽与发展也就成为必然。自称是从1897年开始编到1902年成书 的、由汪锺霖辑录的《蒙学丛书》,其中的国文类部分出现了大量的白话。例如由 叶瀚撰的《文学初津》部分有这样的练习, "此猫可恶 你 ○ 打他 ○ 你字下 填一个甚么字 打他二字下填一个甚么字"。这部分是专门为儿童学习文法而设计 的,练习的要求象上面一样都是白话。近似于填词造句的练习尚且如此,那么识字 部分可能也会这样。从与此书有一定关系的《蒙学书报》来看,的确如此。 (9) 在适合五至八岁的儿童阅读的上编,关于识字法部分的编写说明明确指出,"每字 解说,用文话白话两种。"(10)从这样的原则出发,这部分是这样编制的。
          文话          白话
    池   池乃人功掘地砌成    池子是人雇了工匠
    Pool   者。形式有方圆之    把地皮挖空砌造出
        不同。中蓄水或种    来的。池的样式有   (图)
        花或蓄鱼。       方有圆。池中间存
                    水,为种花养鱼用。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字的下面都有相对应的英文,图是放在文字的后面而非象通常 那样是在前面。另外,在适合九至十三岁的儿童阅读的下编里,启蒙字书部分也有 俗解一项。
  在白话语文教科书的编制和出版方面,施崇恩对此贡献非常大。他在上海主办 的彪蒙书室编印了大量的白话教科书。其中《绘图白话字汇》是我国第一部最通俗 的白话字典。(11)这部书对每个字的解释很有特色,如下面的"丈"字。     丈:上声,十尺叫一丈,又妻的父亲叫丈人,又凡长辈通叫丈。
   又函丈是业师的称呼。又方丈是和尚所住的地方。 在光绪二十九年,施崇恩编成《速通虚字法》,在本书里他说"我现在且立出几种 名目,将一切虚字,集拢在一处,每一类先用白话做几句解说,随即举例作练习的 法子,把虚字嵌在俗语里面,要小孩练习得熟,练习熟了,遇着文法中的虚字,也 自然而然能领会了,我做这种书的主义,要想十年八载,三年五载难通的虚字,并 在一年半载,居然尽通。"(12)
  被称为编写通俗小学教科书创始人的陈荣衮,(13)极力主张应该用浅白读本教 育儿童,因此他编写了大量的白话语文课本,如《妇孺三字书》、《七级字课》七 种和《小学词料教科书》等。他编写的这些字书大部分是他长期教学实践中不断积 累和改进的成果,因此非常适用,在当时影响很大。例如他在《小学词料教科书》 的序里说,"仆因随手拈成语授之,日积月累,裒成一帙,同业诸君有借钞者谓甚 便于学童之初学作文。"在这套书里他用浅显的话对词语进行解释。(14)
  我国传统语文教学的第一阶段是集中识字,字的认、写、字义的理解和字的使 用分步进行。这时期有人提倡每学一字就要会认会解,不要只是机械地记住字音。 因此这时所编的字书充分体现出了这个特点,用白话解释字义,目的是使儿童能 够容易理解。如果用文言进行解释,相比之下,哪个更容易,不言自明。
  白话读本 清末的白话语文读本有这样几种类型,一种是为了使儿童能够理解 课文的内容在课文之后用白话对其进行了解释和阐发,并不把原文完全翻译过来; 一种是在文言课文后面是用白话对原文所作的翻译;还有一种是不依傍任何文言的 材料而完全用白话写出来的课文。在清末,类似第一、二种的白话语文教科书比较 多, 而第三种在民国初年才逐渐多起来。
《蒙学丛书》里共有四卷《绘图小学读本书》,第一卷里的课文后有用白话对 此课的解说。下面照录一课。
           第二十六课
      识字驴实字争活字胜活字兽实字黔表名字   
 狮为兽中最凶恶者。驴为黔中最驯良者。一日彼此争气。请决一   胜负。狮自忖曰.吾乃兽中之王。与此区区者较短长乎。胜之亦不足   贵。遂舍之。
  解曰:凡人当自顾身份。苟人与我的位分见识相去远甚. 亦不犯着与他   争长较短。你看这驴子. 不晓得自己是何物. 要想在狮子面前夸大. 狮   子正不屑同他计较呢。
  俗话说. 大人不记小人之过。就是这个道理了。
值得说明的是,这样的编制体例已经和现在很相似,例如生字的单独列出并放在课 文之前,以及词性的说明等。课后的解,尽管没有设置问题但课文内容的要点已经 被突出出来。《蒙学书报》上编读本书部分的编辑说明指出,"每节辑译之文,下 附白话解说,讲与儿童解后,再事课读,以免向来苦读不解之弊。"这与上面读本 书的编写是一致的。
  象上面这样的读本是用白话阐明课文的内容,指明主旨,便于儿童理解。下面 的读本与此不同,是用白话把文言的课文完全翻译过来。
  1905年施崇恩、何明生等人的《绘图四书速成新体白话读本》,"纯用白话解 释,且附有图说。 "这套书是用白话把四书翻译过来。 当时许多小学堂都选用此 书,影响巨大,印刷了二十余版。不幸的是清政府曾下令查禁此书。(15)
  1907年出版的吴芝瑛选录并注解《俗语注解小学古文读本》是用白话把选文翻 译过来。 在本书的《凡例》里,选注者明确说明了这一点, "是编诠释,专用俚 词。非万不得已,不敢略涉文言。"(16)这里节录其中一课的部分。
        孔子论忘身
    鲁哀公问孔子曰. 予闻忘之甚者. 徙而忘其妻. 有诸乎。孔子对   曰. 此非忘之甚者也. 忘之甚者忘其身。……
  (注)鲁哀公问孔子道. 我听见顶会忘记事情的人. 搬家把他的妇人   都忘记了. 有这样的人么。孔子答道. 这还不是忘记得很的人呢. 忘   记得很的人. 连他的身子都忘记了。……
  1910年商务印书馆在《教育杂志》的广告页上,登出了一则关于国语教科书的 消息说,由林万里等人编辑的 《国语教科书》 四册已出版并附了学部对此书的批 语。"我国文言,各有歧出。近来学堂中,多有设官话一科,为统一语言之计。本 书取材于学部审定之各种教科书,演为通行官话,以供初等小学之用,且以收各科 联络之效,洵一举两得也。"因为在当时还没有定下来国语的标准,所以编写白话 教科书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以哪个地方的白话为基础。学部对此书作了这样的评语, " 编辑大意, 以国语为统一国众之基,又注意于语法,并准全国南北之音而折衷 之。全编大致由浅入深,虽异文言,却非俚语。 " 从上面的编辑说明可以看出, 这套国语教科书是选当时的文言课文作底本把它们翻译过来。据现存资料分析,这 个广告所说的国语教科书应该是1906年8月出版的、专门供初等小学后二年使用。 民国之后作了订正,第1册到1914年8月第9版,1916年5月第13版。(17)虽然这不 是一套完整的初等小学国语教科书,出版的数量也较有限,但是从以"国语"作书 名这一点来说,就足以表现出其意义和价值。
  值得指出的是,1897年梁启超曾发表文章主张学习日本变法的经验,用通俗文 字来开启民智。一些具有维新思想的人士创办了大量的白话报纸,有的报纸一条新 闻用文言和白话各报道一次。毫无疑问,白话报纸的出现和编辑方法对白话语文教 科书产生了重大的促进作用。另外,教会为了传教的方便,把教义和别的书籍翻译 成白话,使学者容易学习,这在一定程度上对白话语文教科书的编制有所启发和借 鉴作用。
  总体来说,白话教科书在清末有了很大的发展。无论是字书还是读本,在编制 体例和材料方面都有了一定的基础,究其原因,其中很重要的方面,与官方的提倡 是分不开的,在学制中明确规定要练习官话就是明证。但是,因为没有统一的国语 教材,所以不免产生很多问题。例如从黎锦熙的记载,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混乱情况。 "光宣之交,我在湖南优级师范,要遵章传习官话,也用过这种字母,同学们多以 为怪异。也就因为部章没有规定课本,致各省于官话一门,多不一律,不免发生笑 话:例如福建各学堂教这门功课,一律要请驻防的旗人作教习,大约是沿袭他们从 前正音书院的旧法罢,开首几句话,一定是‘皇上,朝廷,主子的家;我们都是奴 才。’"(18)

   三、民国初年的白话语文教科书
  民国之后,国语教科书的编制沉寂了三、四年。黎锦熙说"民元二间,比清末 倒退了一步:清末朝野已提倡国语统一,而民元设会,只敢定名为‘国音统一’"。 (19)教育部所编制的教科书只在第一册用了一些言文接近的句子。1916年国语研究 会成立,小学国文改国语的呼声高涨起来。再加上报纸杂志的白话文章逐渐增多, 有些学校开始自编国语读本。据一些人的记载,民国五、六年开始,南方的著名小 学,如江苏省立第一师范附属小学等校,改用语体文课本进行教学。到民国九年教 育部国文改国语的命令公布时,伴随着新文学运动和国语运动,小学白话语文教学 的趋势基本形成。
  为了能够具体说明上述的情况,下面对江苏省立第一师范附小及其周围的白话 语文教学状况进行考察,以此来看一看当时白话教科书的编写和使用。根据当时的 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派出到吴江巡回讲习的范祥善记载下来的情况看,至少 在1915年前还没有语体文的教学。全观范祥善的笔记,没有一处提到国语教学,所 记录的语文教学情况里都是关于国文的。例如其中一所小学的二年级的作文是模仿 课文《赵轨》的前部分,一位学生是这样写的,"王儿西邻有梅树,结实甚多。一 日梅子落其家,王儿以梅还之。"(20)即使是范祥善所任教的学校也未必实行语体 文教学,在参观四年级国文读法时,他写道"是校读法,每课教授三次,所用顺序, 与吾校大致相同。……与吾校读法教顺稍有不同者,在指名音读一段。"(21)如果 不都是文言文的教学,这里肯定不是仅仅这样的一点儿差异。那么白话文的教学从 何时开始的呢?当时江苏省立第一师范附小教师的介绍,应该是比较准确的。"民 国成立后的1915年左右,由俞子夷发起我们在江苏苏州的省立第一师范附属小学才 私自实行了真正白话文自编教材,油印了教学初级小学的低年级生。 "(22)"民 国六年,……学科方面充分采用语体文,并注重时事教育,每天摘示国家大事,常 开部分周会,由教员讲述时事。""民国七年,高等儿童不用国文教科书,开始试 验长篇材料,视其性质分精读略读二种。"(23)这里所谓的"学科方面充分采用语 体文",据吴研因的回忆,当时的情况是,"到1917年,我亲自主办一师附小的时 候,除了高小语文仍用文言教学以外,高小其他科目和初小各科,凡是要用文字教 学的,一律改用了白话文。"(24)到1919年国语教科书已经编好并使用,有人开始 对白话文的教学进行了实验研究, "今将弊校(江苏省立第一师范附小 )新编的 课本举个例题,请大家指教。 在秋季开始第二周内的新教材,有课蟋蟀,中有‘蟋 蟀的形状怎样的?’一句,教学的时侯,很为便利。又有一句为‘弟弟跟了哥哥到 园里去逛逛。’教学的结果同前。"(25)从上面的情况可以推断,一些学校的国语 教科书的编制情况是小学低年级用的稍早,逐渐扩展到中、高年级。到1917年之后, 自编白话教科书的风气才兴盛起来。   另外,这时期北京的孔德学校首先采用注音字母并自编国语教科书,有的书局 出版的文言体教科书里也加入了一点儿白话课文。(26)到1919年之前,白话教科书 的情况基本上就这样。应该注意的是,这时白话课文的编写不象清末以翻译为主, 而出现了大量根据儿童的实际生活及儿童的语言形式编写出来的课文。

  总之,在文言还在人们的心里占据着一定地位的情况下,白话语文教科书不可 能突然间替代文言课本,当人们认识到白话在教育儿童识字、读书、作文等方面确 实优越于文言,它才被人们渐渐所接受。正因如此,白话也才有机会一步一步地进 入小学语文教科书。 从用白话解释字义到完全用白话编写课文, 这个过程是慢长 的,很多因素制约着它。 可以说, 这个转变的过程就是中国教育近代化的一个缩 影。理所当然,这个过程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不但积累了大量的、可用于编写 课文的白话文材料,而且在编排体例方面打下了一定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为以 后人们接受白话文教科书在心理上作了铺垫。


注释:
(1)黎锦熙《国语运动史纲》卷二 第121页 商务印书馆1934年12月版
(2)陈翊林《最近三十年中国教育史》第45-46页 上海太平洋书店1930年版
(3)锺天纬《小学堂功课章程》 《上海三等学堂》重刻本
(4)《上海三等学堂》重刻本 
(5)周予同《中国现代教育史》第134页 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4年版
(6)舒新城《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二册 中华书局1928年版
(7)《蒙学读本全书七编》 上海文明书局1907年第二十一版
(8)此书的编者代表俞复曾经亲自介绍过这套书的影响及发行数量,"当此学堂萌芽时代,儿童发蒙用书,先只有南洋公学所编之《蒙学课本》,仅有三四册。又其他零星课本,皆不成军者。自此书出,一时不胫而走,至光绪三十年,已印十余版,而各地翻印冒售者,多至不可胜计。 至光绪三十三、四年间,各家渐有国文教科本出版,而是书销售数乃渐衰落。计此书前后占我 国小学教育上一部分势力者,实有五六年也。"引自舒新城《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二册 中华书局1928年版
(9) 《蒙学书报》是蒙学会编印,其前身是《蒙学报》1897年10月创刊,自第三十九期起改名 为《蒙学书报》,出至第七十二期停刊。《蒙学报》与《蒙学丛书》的关系是这样的,据汪锺 霖在《花翔五品衔内阁中书汪锺霖谨禀》里说,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编译成此丛书, "按期印入蒙学报内,其余未发印者,尚有百数十余种。"
(10)《蒙学书报》释例中的《上编叙目》
(11)谭彼岸《晚清的白话文运动》第20页 湖北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
(12)转引自谭彼岸的《晚清的白话文运动》
(13)谭彼岸认为陈荣衮"是近代中国小学教科书的创始人。"陈学恂主编的《中国近代教育史教学参考资料》上册第657页的注释"他是近代编写通俗小学教科书的创始人。 "《中国近代史稿》 (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三册第341页"中国近代编写通俗小学教科书,创始的人是陈荣衮。"
(14)在此书的上卷卷首有广州蒙学书局的广告,其中有《小学释词国语粤语解合并》《寻常妇孺文编》等近二十种语文教科书,其中大部分是陈荣衮编写的。
(15)查禁此书的原因有如下的说法,《教科书之发刊概况》(《教育年鉴》第三编1934年开明版)说"后经学部驳斥,谓书名既已费解,而于平天下句下插入水平图,明明德句下插入德律风图,奇想天开云。 "谭彼岸的《晚清的白话文运动》 第21页"因为它利用白话译经书传播‘维新’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