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百年读经问题之争辩(六)——杨寿昌先生的意见  

2011-07-06 16:22:29|  分类: 蒙学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潮流问题 学生程度问题 读法如何问题 学科支配问题

    读经问题,酝酿久矣。主张者以经书为中国文化之源泉,国民道德之根本。反对者又以为不合时代潮流,文理失于深奥,而学生程度之能读此否,学校时问之容许读此否,皆成问题。余昔为经训读本序,曾略举甲乙问答,以表现双方之土张。今承商务印书馆教育杂志社征文,再赓续其说,与邦人君子商榷焉。

    读经一事,至大学部则为专门之研究,无论何人皆不能反对,不成问题,其有问题者则在中小学部。主张与反对皆各持一部分之理由,非陈列双方之说,则无以尽其曲折,而解决此问题也。今所辨析者,以中小学为本位,其关于大学之专门研究,则从略。

    关于中小学读经问题亦伙矣。举其人者,约有四端:曰时代潮流也,曰学生程度也,曰读法如何也,曰学科支配也:此四者事理繁赜,未易殚述,今简单条列甲乙两方之说,而于其篇终,附以作者之管见焉。

    (一)时代潮流问  置甲之言曰:一切学问,皆为解决生活问题而设,一时代有一时代之生活,即一时代有一时代之学问。以甲时代之学问,应用于乙时代之生活,常枘凿而不相人,推之乙时代之于丙时代亦然,丙时代之于丁时代亦然,由此递嬗,以至无穷。凡易一时代,必产生无数之新学问,以为适应,如夏葛而冬裘,如渴饮而饥食,此人类所以能进化不已,而亦吾人今日所应共守之公例也。

    经书之时代,据其最近而言,逾二千年矣。(经书时代,说者不尽同,然六经为孔子所手定,当以孔子时代为标准。其它如易之十翼,仪礼之传及藏记,春秋之公、毂,四书之论语、大学、中庸、孟子,皆七十子后学者所记述,与孔子时代接近者也。)此二千余年中,社会变迁不知凡几,至最近百年,宇内交通变动之剧烈,尤为亘古所未有。欲据二千年前之经训,范围现世之人,何异隆冬而衣葛,极饥而乞饮乎?

    今姑举其一二,例如儒家所重,莫如五伦。以父子言,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论语里仁)今之人或学或仕,或经营种种之事业,能不远游乎?军人调遭,飒忽无定,能必有方乎?三年之丧,儒家所最注意者也,据仪礼、士丧礼,既夕礼、士虞礼、丧服传及礼记中所载,其仪节委曲繁重,今日人类社会日益复杂,服务之事,因之日增。所谓居倚庐、食粥、寝苫、枕块、衰麻、哭泣、服制变除之节,问有谁能——实行乎?

    以君臣言,共和时代,君臣名词,已不适用。孔子所谓:“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论语子罕)今日拜跪之礼已废,更有何拜上拜下之可言?

    以夫妇言,昏时亲迎(仪礼土昏礼郑注云:“日入三阿为昏”),此礼久废。所谓同牢而食,合卺而酯,御衽于奥,媵衽良席,在东,皆有枕,北止之类(皆见仪礼士昏礼及札记昏义),今宫室、饮食,寝处、器用、制度、习惯,皆不同,此类仪节,更无适用之处。又今日文明结婚仪式,简便而亦不苟且,则古之所谓纳采、问名、纳言、纳征、请期、亲迎之六礼(亦见士昏礼),殆无恢复之必要。今日男女社交公开,为世界人士所公认,而古人男女授受不亲(见孟子离娄上),外言不入于闻,内言不出于阃(见礼记曲礼),更无异于人类之桎梏。

    统括言之,古今悬隔,大而伦理、政治等等,小而饮食、起居、交际等等,无一能同。即其所应于彼时代所产生之学说,亦罕能适用也。

    乙应之曰:君所谓一时代有一时代之生活,即一时代宵一时代之学问者,其根本原则,是也。此义经书已屡言之。至于君所举各例,致疑经学之不适用,则似未观其通也。此说甚长,非简短篇幅所能尽,姑约言之。

    易不云乎?“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又曰:日新之谓盛德。”又曰:“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又曰:“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之十二盖取,由渔猎而耕稼而工商,由无而有,由粗而精,即变通尽利之例也(皆见系辞传)。中庸曰:“君子而时中”,即变通尽利之解释也。万变而不离尽利之目的,即万变而不离中之目的。何谓利?何谓中?即适应于其时最完全美满之生活是也。春秋有三世之义,有三统之义。三统者,忠质文之递变,以示变通之例。三世者,据乱世内其国而外诸夏,升平世内诸夏而外夷狄,太平世大小远近若一,夷狄进至于爵,以示进化之例(见春秋公羊传及董子春秋繁露)。非变通无由进化,惟进化愈须变通,此义推之六经、四书,重规叠矩,圣贤曷尝教人泥守古迹乎?君所举者皆迹也,而未言其心也。迹则随时随地随各人群生活之不同而屡变,心则有其原理原则之可言。亘古今,通中外,虽万变而有其一贯之处。宋儒陆象山(九渊)有言:“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西海、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见宋史儒林传)吾人读书,有历史的,有模范的:历史的者。统古今中外之陈迹,不论其为是为非、为得为失,皆旁罗总汇,参互比较,由今日以狄衡古人,由甲地以衡乙地,而求其异同演变之故者也,模范的者。于此陈迹之遗留,考迹以观其用,察言以求其心(二句易大畜程传语),而得其可以为吾人取法之资者也。君所举各例,以此义通之,殆将豁然无疑。

    例如孔子远游有方之言,朱注解云:“远游则去亲远而为日久,定省旷而音问疏,不惟己之思亲不置,亦恐亲之念我不忘也。游必有方,如已告云之东则不敢更适西,欲亲必知己之所在而无忧,召己则必至而无失也。”(朱注本邢疏)此乃平常父子间天理人情之至,然孔子固未尝禁人远游,下句游字承上文,即指远游;所谓有方,亦但就可能范围内而言,若夫战阵之不能有方,此为例外之事,并非矛盾。曾子曰:“战阵无勇,非孝也。”(札记祭义)小雅四牡之诗曰:“岂不怀归?王事靡监,不遑将父。”又曰:“岂不怀归?王事靡监,不遑将母。”战阵之男,预备捐躯,将父将母,且云不遑,其于有方,盖不暇计矣!

    又如三年之丧,札记三年问云:“三年之丧,称情而立文,所以为军痛极也。斩衰,苴杖,居倚庐,食粥,寝苫,枕块,所以为至痫饰也。”然则此等仪节,不外称情立文,以为至痛之饰。情则古今所同也,其称此情以为至痛之饰之文,则古今不必尽同。然而有疾痛惨怛之心发于中,则必有疾痛惨怛之容见于外,自非如老庄对于生死之旷达人生观。苟有人心,即不尽依所云居倚庐等等之仪式,亦未有饮食居处,阳阳如平常有矣。

    又如君臣二字,特首领与佐助之代表词。自有人类以来,以至后此之无量世,凡有一群,恐未有可以无首领与佐助之关系者。今之一国之主席,或总统或委员长等等,一省之主席,或总司令等等,皆首领也,即皆君也,其助首领以分任各事者,皆佐助也,即皆臣也。故君臣之名可改,君臣之实仍存。至其权限组织。不特今日有变迁,即古代亦有变迁。拜上拜下,仪文不必同,而佐助对于首领,必有相当之敬礼则同。

又如昏礼之用昏时,郑注解为阳往阴来之义;亲迎之礼,郊特牲解为男先于女之义;同牢含卺,昏义解为合体同尊卑之义,御枉妇席,媵衽良席,贾疏解为阳往就阴之义。要之,此等礼节,形式虽殊,不过为男女交相亲爱之表示而已。古今礼节不必同,而交相亲爱。则古今不可易也。昏礼之六礼,今不必尽与之同,而必经过相当之选择认识及郑重之结合仪式,则古今所同。男女社交公开,古人亦曾行之,礼记坊记载阳侯杀缪侯而窃其夫人,故大飨废夫人之礼,此可证古时大飨,曾有夫妇同为主人之习惯,特因阳侯之事而废止。然则男女社交公开与否,因人类程度而定耳。观孟子答淳于髡嫂溺援之以手之问云:。“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札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离娄上)则知男女授受不亲之礼,固非天经地义不可移者矣。

凡此云云。特以释君之疑耳。总之,此等如其为历史的,则当比较以求其异同之故,如其为模范的,则当观其用,求其心,而演为一种新生活。于读经问题,固皆绝无妨碍也。

    若夫经中之微言大义荦荦大者,其诏示人类生活之原理原则,亘古今、通中外而无以易,则君似尚未致意也。

    例如礼运曰:“故圣人耐(郑注云古能字)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于其义,明于其利,达于其患,然后能为之。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讲信修睦,谓之人利。争夺相杀,谓之人患。故圣人之所以治人七情,修十义,讲信修睦,尚慈让,去争夺,合礼何以治之?”慈、孝、良、弟、义、听、惠、顺、仁、忠,此不易之原则也。如何而为慈?如何而为孝?如何而为良、为弟、为义、为听、为惠、为顺、为仁、为忠?则古今中外,不能尽同,而要必有其原理之可言:此所以贵精义人神以致用也(精义云云易系辞传语)。约言之,不外使人类达到完全美满之生活而已。今之世尚未脱功利诈伪之习,讲信修睦,徒为文饰,争夺相杀,后患方长。翘首乾坤,令人百感交集。然欲达到人类完美满之生活,则虽圣人复起,亦必无他途径,终非循此昌人利除人患之法,不为功也。

    又如论语曰:“夫仁者,已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雍也)大学曰:“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絮矩之道。”此待人之原则也。人之情性,欲恶两端而已,虽所欲所恶或因时代地域而不同,而要之所欲必推及于人,所恶必勿施于人,则为群德之至美者也。

    又如论语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子路)又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卫灵公)此律己之原则也。世虽诈伪,吾必忠信;世虽放恣怠慢。吾必笃敬:为人类自立之金科玉律,故放之夷狄蛮貊而皆准也。

    又如论语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公冶长)礼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牡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此人类完全美满生活之理想世界也。约言之,则各得其所,各尽所能,各取所精而已。此理想世界,不易实现,而苟全世界人人向此目的以进行,则必终有实现之一日也。

    其所以能致此之功夫,就其大规模言,则大学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是也。就其精密功夫言,则大学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是也。孙总理谓此为世界最精之政治学说,又常书扎运大道之行一段以示人,又主张恢复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之民族固有道德。忠孝仁爱,经书中屡见不一见;信义和平,则礼运于讲信修睦两言之,其它经书言此者,亦不胜枚举。以孙总理之具世界眼光,努力革命,而拳拳于此,则今日动云经书不合时代潮流者可反也。

    若夫由一心以及万事,操之至约而推之至广,则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孟子云:“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侧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知之端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公孙丑上)又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梁惠王上)又云:“人皆有所不忍,达之于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为,达之于其所为,义也。人能充无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穿窬之心,而义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受尔汝之实,无所往而不为义也。”(尽心下)此与大学之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互相发明,而于守约施博之义,则益明显矣。

    其以家庭为起点,而推及于全人类,则孝经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开宗明义章)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阵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于亲,敢不敬乎?”(礼记祭义)有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孟子曰:“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离娄上)近人动排斥家族主义,以为国家之所以弱,社会事业之所以不发达,皆由于此。而不知经书中之言家族,乃以为起点,而非以为究竟。而其由近及远,由亲及疏,又顺乎人情之自然,而径盲易行。若夫知有家庭,而不知有社会国家世界,此乃人情之流失,而不可以咎经义也。

    若斯之类,更仆难数,千枝万叶,条贯分明,统之有宗,汇之有源,其立义中正通达,至美至善,可信虽再历千万年而不可废也。盖时代者,为一继续性之绵延线,所谓历史上某一时期,不过为利便研究起见,等于言天文地理者之划分经纬,非真有一鸿沟,而彼此漠不相涉也。其生活条件,随时而变,故当用历史眼光,以求其异同之故。而为新时代学术之发明。而古今人类,同此心理,故虽数千年前之典训,而其原理原则,又仍可奉为模范也。故时代潮流无问题也。

    (二)学生程度问题  甲曰:君之所言,陈义信高矣!然类皆空洞迂阔之论,不切于日用生活之实际。此在大学生之研究伦理政治哲学者,犹将苦其难,若施之中小学生,不益河汉乎?恐未免徒费时光,窒塞其聪明,而长其夸大之习也。且吾尝求之各经,而苦其难读矣!例如韩文公(愈)云:“周诰殷盘,佶屈聱牙。”(进学解)此为书经难读之证。又云:“余尝苦仪礼难读,又其行于今者盖寡。”(读仪礼)此为仪礼难读之证。“其下侯旬,捋采其刘。”(大雅桑柔)则诗经难读。“载鬼一车”(易睽卦),“雷电噬嗑”(易噬嗑卦),则易经难读。“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春秋隐元年春王正月公羊传),明是平王,而以为文王。则春秋难读。“察其茁蚤不龋,帱必负斡”(考工记),则周礼难读。“地载神气。神气风霆”(礼记孔子闲居),则礼记难读。“冢简节版睚将崇席,大也”(尔雅释诘)。则尔雅难读。至于孝经、四书,宜若较易读矣。然今文古文,辩论纷纭,则孝经难读。“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则中庸难读。论稀之说,而曰“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八佾),则论语难读。“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公孙丑上),句读训诂难明,则孟子难读:故吾谓中小学生不可以读经也。

    乙应之曰:余前所云云,特以释君时代潮流之疑,故所举文例,不尽限于适用中小学生之读物,若中小学生之读物,余将另言之(见下),今不赘。然君谓余前所言,类皆空洞迂阔之论,不切于口用生活之实际,则鄙人愚陋,窃有所未喻焉。凡立一理论,有属于原理原则者,有属于实际条目者。原理原则,普遍而易涉空洞,实际条目,切实而仅限方隅。原理原则,为实际条目所由生,实际条目,为原理原则之表现:二者密切关系。体用联贯。吾人为学,或就多数之实际条目,而归纳之以求出原理原则,或就一原理原则,而演绎之以发生无数之实际条目,因果循环,互相为用。读经之道,何独不然?余前所举例之经文,多注意于原理原则,故其旨趣,诚不免有稍近空洞之处。然语虽空洞,而含义实多,无数之日用生活实际,由此演绎而出,是空洞而非迂阔也。不知君所谓迂阔者何指也?且如“己欲立而立人”,“所恶于上毋以使下”,“居处恭执事敬”,“人皆有所不忍达之于其所忍”之类,则无论大学生、中小学生,浅深广狭,随其环境之所遇,当下即可用功,盖至切实而非空洞。君一概以空洞目之,不亦异乎?

    至于君所举例者,或属训诂文义之深奥,或属事理征象之渺远,以为难读,诚亦不可讳之事变。此种训诂文义之深奥,略等于学外国文之翻译,中学生可读外国文(从前小学生亦有能学外国文者)。则此等文,亦非绝对难读。至其事理征象之渺远,若以臂喻比例之法,为之说明。以浅而明深,以近而明远,则其事理亦非绝对不可了解。然中小学生之读经,其目的非欲使之为经生,固无需读此类也。今不暇再言读此类之方法,所欲为君言者,则独惜君但摘取每经中较深隐之文句,遂概括断定以为难读,而于各经大多数明白易晓之文,竟绝无一及也。

    今试检论语,从头至尾,半心静气读之,难读者多乎?易读者多乎?孟子文尤明显,试检孟子,从头至尾,平心静气读之,难读者多乎?易读者多乎?大学、中庸,比较论、孟为略难读,然其文义事理,并非绝对不可解。诚以此比较小学五年级以上及中学生之读物,所谓各种之自然科学教科书,及社会科学教科书,其难易深浅若何乎?恐虽不甚喜四书之人,亦不易肯定下断语矣。孝经之文与论语略同,今文古文章句略殊,无关宏旨,知论语之难读易读,则知孝经之难读易读矣。若夫其它各经,比较四书、孝经为略难,然礼记之文,明白易晓者不少;诗经为韵语,音调谐协,为青年所喜诵,其中一部分,事理亦非难明,左传文采斐然,饶有故事趣味,尤合青年人心理:此三者,皆有一部分,可供学生读物之用也。

然此等讨论,所谓难易,所谓可与不可,恐尚涉空洞,各凭主观揣测,无一正确之对象,以为判断之标准,未足以释君之疑也。吾欲君取中小学生若干人(小学生要五年级以上),将各年级之自然科学读物,及社会科学读物,使之与孝经,四书等一齐阅读,自行解释,以实验其对于各书了解程度之高下,则其为难为易,无难得一实证矣。吾尝试之矣,吾未见学生对于各教科书之独易,而对于孝经、四书等之独难也。故谓经书之难读,而中小学生程度,不足以读经,殊非事实也!则学生程度无问题也。

(三)读法如何问题  甲曰:假如君言,中小学生,决定读经矣,然读经之目的若何乎?不将日培植学生之国民基本道德乎?然科举时代,人人读经。未闻其时学者德行之特别优异。清季学堂亦读经,而学生之道德,好者自好,坏者自坏,未足以证明读经能发生善良之影响也。又近日学校,虽无读经,然种种训育之设施,及各科中关于善良之言论模范,其性质与读经何异?而学生之好者自好,坏者自坏。盖言行之难一致,知行之难一致,自古已然。德育问题,视智育体育为尤难。学生在校道德之良否,及在校诚良,而离校人世后,能永久保持其良与否,原因复杂,非可简单以计日程功。谓一提倡读经,而国民基本道德,遂可以培植,恐言之易而行之难也。则如何训练而使之吸收经书中之道德智识?又如何训练使吸收此道德智识后,同时而见之实行?此为读经应先决问题。

至经书简册浩如烟海,全读择读成一问题。谁先读谁后读成一问题。学生程度不能自读,谁足任指导者,成一问题。吾以为全读已苦于无力,择读又难窥全豹。谁先读谁后读,吾人观点不同,囚之主张不同,争论纷纭,凭何决定?又指导之职殊难得人,喜新者对此或素非所习,而临渴掘井,笃占者难免以一孔自封,而陈腐无用。此所以读经之论,虽久有提倡,而尚未普遍实行也。

乙应之曰:君所虑诚周矣!余以为读经问题,目前所未解决者,在第一、第二两项问题。假如人人认时代潮流无问题,人人认学生程度无问题,则欲解决读法如何问题,最好由教育部将读法如何种种疑问,征求全国学者意见汇集折衷,妥为订定。合全国人之心思才力,以研究一问题,而又有最高教育行政机关以为之提挈,虽其它至困难之问题,尚不难于解决,况此读经方法问题,固有途径之可求者哉!如虑指导教师,人才不足,则由各省县市教育行政机关,开设读经教师训练所,征集旧学或新学较有基础人员,依教育部所定读经方法,加之训练,授以经学种种智识及教授方法种种智识,不二三年,全国读经教师,斐然成章,充满省县市矣。此解决读经方法问题之根本办法也。

此根本办法未实现之前,今且依君所提出疑问,先与君为私人之讨论。窃以为教材依乎目的而定,救法依乎教材而定。各经内容深博,如为大学部之专门研究,自有其它种种问题。若但就中小学读经而言,则其目的,如君所谓培植学生之国民基本道德者,似最为精当不可易者矣。依此目的以定教材,则自然以择读为宜。何者?盖中小学读经之目的,已如上所云,则不在于窥经书之全豹,而但在于应乎目的之需求,自无全读之必要,且全读亦发生种种困难,诚如君所谓全读苦于无力者也。既是择读,则自然于经书全体,有所割爱,其依目的以选择教材之标准,及其排列先后之程序,与乎教授之方法,有可约举者。(1)合乎目的之需要;(2)合乎学生各年级之程度;(3)依所定每周教授时间之多少,以定教材之多少;(4)教授时间不宜太多,以免妨碍各科之课程,又不宜太少,使此科不发生效力,等于虚设,统筹兼顾,中学似以每周占两小时为宜,小学似以一时半(即三节)为宜;(5)每课教授字数,在精不在多,由小学五年级起(小学四年级以下程度太浅可不读)至高中三年级,每课约由二十字,按年递增至一百字;(6)基上各项标准,则宜在各经中选择教材,分类编成课本;(7)各经中孝经、四书及礼记中之一部,其文义事理,较明白浅近,合乎教材之需要,课本之选择教材,宜以此为基本,而略辅以他经;(8)课本之编辑,先由低年级起,逆溯而上,按年计所需约若干字,从上列各书中,选择其教材;(9)每年级教材选定,按其内容,分为若干类,依事理之浅深,及各部分之关系,以排列其先后;(10)所选教材,其每段原文文理起讫,长短不同,碍难如寻常课本,按标准字数分课以割截之,宜顺其文理起讫以分类,每类字数,多寡不同,由教者于授课时,根据每课标准字数及文理起讫,酌量伸缩之;(11)教者教授,先使学生明白经中文义及其事理为主。不宜多用经生考证方法,纷乱学生脑筋。反使望而生畏,致失主要目的;(12)切已体察,近里着己,是宋儒教人读经方法,教者宜仿其意,就目前日用行习功夫,及社会情状,亲切指点,以发明经义,教者更宜于近思录、朱子语类等书,时常体玩,以资修养;(13)教者教授经训时,有两种注意:(甲)目前即可履行者,如居处恭执事敬之类,宜就目前环境,指导练习,使之得相当之认识及习惯,(乙)目前未有事实可履行,而宜深植其意识者如市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及战阵无勇非孝之类,宜解释其意义及事类,更随时鼓舞学生之兴趣,使之了解及向往,而得深刻之印象;(14)课本编定后,宜附编一教学法之书,基上各项之标准,解释课本中之文义,及其事理之内容,并着各课教授法之举例,以资教学之参考。

以上仅据管见,以解释君所提出读法如何之疑问。此事意义深远,条理复杂,鄙人之愚,诚不足以及之,姑附各陈所知之义云尔。

甲曰:依君所拟第六项分类编成课本之法,则丁经书原本篇幅有割裂,依第九项排列先后之法,则于经书原文先后有颠倒。一则失尊经之意,二则使学生不见原书面目,均为最大缺点。夫不尊经则已,既云尊经,似不宜有此也。如虑学生日力不足,及各经深奥难读,何不即专用孝经、四书原本?分年讲读,较为两者兼顾,似不必如此纷更,反肩荒经蔑古之渐也。

乙应之曰;君之意鄙人所甚赞成也。然至敦授实施时,不免发生许多困难:(1)古今社会不同,君已举出多例,遇着此等问题,学生必多惶惑,费词解释,时多效少,既非目的所在,无为自滋纷扰;(2)古今文字,间有变迁,遇着深奥之文,学生望而生畏,既鲜兴趣,难使注意;(3)教授学科,贵有系统联络,若但循原本读去,遇有其它互相发明之处,难于越次检查,则散无统纪,会通之力,因之减少。夫尊经求其实用耳,既有许多困难,固不必袭尊经之美名,而反失尊经之实用也。陈兰甫先生(澧)谓“礼记每篇,孔疏引郑目录云,此于别录属某某,今读礼记,当略仿别录之法,分类读之”(东塾读书记卷九)。朱子最尊孟子,既依原书为集注,又另编“孟子要略,于原书有割裂颠倒,不以为嫌,然则古人有行之者矣。故读法如何问题,似亦有解决之可能也。

(四)学科支配问题  甲曰:假如读法问题解决矣,尚有一问题。则学科支配问题是也。今之中小学生,学科多矣,上课及自修,日无暇晷。若再加以读经,小注意讲习,则读经为具文,注意讲习,则各科受牵动。此又言读经者所应虑及也。

乙应之曰:此问题根本办法,权属教育部。假如教育部认第一、第二、第三问题皆可解决矣。第一问题解决,则认为经必当读,第二、第三问题解决。则认为经无难读。如此则教育部固有变更课程之可能,将每星期中学读经两小时,小学五年级以上读经一时半,于各科通盘筹画,妥为伸缩,则每星期统共时数不加增,而读经一科得有教授时间之机会,于各科亦无碍矣。夫学科之设立及其增减,根据教育之目的,教育目的,认某种学科为需要,则主持教育之最高机关,随时有斟酌设立之权。此教育史上最明显之事例也。

甲曰:假如未达到根本办法时,则中小学生,固无读经之可能乎?

乙应之曰:我国学制贵统一,与美国各州之学制参差者不同,部定学科,各校无减省之权。然减省不可也,若于其余暇,增习某种学科。等于课外之读物则无不可。课外读物,不在部定范围之内,各校有伸缩之余地,于部章无碍也。今之中小学生,虽甚忙碌,固未尝无课外阅读小说杂志等等之机会。小说杂志等等,于课余可阅读,而独谓经书于课余不可读,则非理也。故未达到根本办法时,中小学生欲读经,可利用课余时间也,此学科支配问题之拟议也。

    以上读经问题,甲乙双方之主张大略如此。杨寿昌曰:乙之主张当矣!然非有甲之主张,无由显乙之真理也。不知甲之主张,无以防读经之弊,不知乙之主张,无以成读经之功。故读经问题,赞成与反对,皆我所乐闻也。呜呼!今日国难急矣!民德堕落矣!新失其新,旧失其旧,旁皇歧路,莫知所归。易曰:“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穷、变、通、久,非昌我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坠,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之孔子之学说,以起我国民已失之灵魂,将谁望乎?将谁望乎?

民国二十四年二月二十七日于广州岭南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