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字之道——文以載道,字以正道  

2011-10-30 23:09:32|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

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文與字 - 海印蒙学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

[线装古旧书拍卖品] 颉典附释文 仓圣明智大学校长哈同总管 姬觉弥 奇怪的联珠笔线装书法 多图 民国23年初版30*18.3cm

 

 [线装古旧书拍卖品] 颉典附释文 仓圣明智大学校长哈同总管 姬觉弥 奇怪的联珠笔线装书法 多图 民国23年初版30*18.3cm

 

 

海印按,古之文章,暢所欲言,皆胸中性情,發而鳴世,盡可稱絕響,其文純雜暇瑜,釐然並見,足為后范。後世遂法,文不載道,世風日降,人心日薄,道有升降,文有盛衰,凡古人能事有格可肖有法可學,莫不取最工而最篤者,日夜揣摩,取名于時;是以大奸能為大忠之文,至拙能襲至巧之論,雖有佛言孟語,亦孰而辯之乎!天下之宏論精思,才情縱橫,蓋皆英雄俊秀之屬,一經慧眼功名之徒,終不能遁其所用,海印雖有感而未能發,拾人牙慧,東鱗西爪,發文字開蒙之情,而比附先賢之都魏;把卷諷誦,欲借他人之酒盃,以消自家之塊壘。

司馬遷報任少卿書云:“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過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抵賢聖發憤之所作也。”韓愈《上兵部李侍郎書》云:“遂得窮究于經傳史記百家之說,沉潛乎訓義,反復乎句讀,礱磨乎事業,而奮發乎文章。”海印數十年湮沒煙塵,終南洱海,莽蕩蒼穹,無非道業文章事功,道竟未有成,意氣尚有餘,竊為古圣那萬古胸懷,欲引方寸之間三才一貫之氣,發饋遺忘千年之古小學之路,峰走龍蛇,願指心源。

古人云文以載道,此文者,一則文字之文,二則文章之文。造字之法,文法之道,皆以载道。載何道,即載堯舜禹先王相傳之道,三代之時,道由王傳,十六字心傳矣;孔子志於道之道,即王道之精髓一以貫之之道也,則亦曰中庸、忠恕、仁義、孝悌而已矣;老子之道,天地之道,先王以天地為王之道也。斯道者,皆先王要道,皆吾人立身處世、超凡脫俗之大道也,韓愈所謂由是而之焉者也。合道則治,舍道則亂,由之則安,舍之則危。文以載道者,謂藉文字以指示此必由之路,使行者無誤入歧途耳。用以言情,情興之所欲達者,孰有更篤於此!用以言思想,思想之所欲發者,孰有更明於此!更有所感所興所比所發,無不由文字者,皆以文字之道正也,焉有以鄙俗之文字而興先王之大道乎!故文字在道,文章載道,文字失道,無以為道;故吾人欲導天下之道,舍導文字之大道正而能他求乎?

天地宇宙之間,情狀萬物條理一貫。故日月星辰,天之文也;丘陵川瀆,地之文也;羽毛彪炳,鳥獸之文也;華葉彩錯,草木之文也;禮樂刑政,人之文也;易經曰:“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孔子讚堯曰:“煥乎其有文章”讚周曰:“鬱鬱乎文哉”。而庖犧之畫卦,仰觀象于天,俯觀法于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黃帝之史官倉頡,見鳥獸蹄迒之跡,知分理可相別異也,依類象形,初造書契。百工以乂,萬品以察,蓋取諸夬。遂識文為字,萬類情狀可知也,造至天雨粟、鬼神哭,天地之間皆備于文乎而無所逃于字乎?取象取形取音取意,法天則地,天機無隱,神光射斗,出李斯以掩其芒,天意乎?倉頡之字,道之象也;畫符念咒,鬼神之算也,此一文案,真千古之謎。

倉頡造字,凡人所以通天地之志、鬼神之情狀、品物之流行、大化之道行,又以濟言語之窮,而為構造天地之文章。字之始,中西同有二說,上者,皆云神示所啓,非人能為者,此蓋打入神話傳說,雖亦傳說,亦有其理,何以猿人不能造作文字耶?如說文字漸變史,靈長類動物演化,終未演變出文字,故神話也罷宗教也罷,置神性于人心之外。凡不可捉摸之事,一概予以否認,對文明之根本尚且如是。或言量變成質變,此器世界之法,非情世界之化,積石成山,壘土為丘,終不可達天。心物之轉化,非神所不能也,述天地之萬狀,非文字所不能也,文字非神話,造文字者必神性。佛教言釋迦應化,乃大事出世之因緣,倉圣造字,乃萬世文化之因緣,菲薄神性而言倉頡無有神性,豈倉圣僅一抄書匠、統計員乎?

黃帝者,古之大聖也,訪道崆峒山,問道廣成子,鼎湖跨龍,子孫駕鶴。帝叩泰山而降玄女,百業之興莫不由是,帝功之偉,移天文而置地理,化神性以為人文,故吾為炎黃子孫,其大幸哉!

今之歷史學家,皆以先民取象物形而製字者,皆因神性無可考者。然考之古世,初民所用,持莛畫地,以為標示,或則縱橫相疊,或者縱橫相錯,疊則成數,錯則成文,惟而不已則繁,錯而不已則亂。事物愈多,繁亂滋甚,則仰仗上天垂示、神性顯發,故仰觀俯察,證諸萬象,此猶在象形之前矣。若先民者,止與禽獸為伍,不與聖人同宗,何勞為通天地而拜天地哉?《西遊記》靈猴出世,觀天察地獨之有能,眾俗猴何來此意。故為之曰“大王”,王者,一貫三為王也。由是知,古之王皆圣也,非部落之巫祝也,皆因天文之燦爛乎!

世傳造字之祖有三:長名曰梵,其書右行;次名佉盧,其書左行;少者倉頡,其書下行。其言亦似傳會。左右乃橫行之法,上下乃貫通之法,此之橫行者,通世間之法,貫行者,通天地之道,故言漢字不當橫行,理當貫行,由是知今之文字左右成文者,大違古制。要之,文字發明之最早者,中華并埃及,大抵皆以象形為始也,埃及則導引西方之源,吾國則開東方之派,其後腓尼基亞取埃及之二十二字,作為字母,各字母記一元音,數字相連,以為一字,遂造音標文字之祖。由腓尼基亞傳至希臘,由希臘傳至羅馬,略有臻損,并不大易。及羅馬分裂,蠻族勁擾,至十五世紀末,大局粗定,各國互就羅馬文字,稍事修整,成為國語,遂使歐洲今日之文字之基礎建立。

吾國則自書契時代之後,賢智輩出,繼倉頡而修明古文、成之籀文。三王之後,天下改易,王官之學已非神授,人心始亂,已然不知先天文明。戰國至秦火,人神之道盡失,王道不復,霸道流行,遂至李斯之徒篡改文字,斷炎黃我祖先天之學。我倉頡之字,先天遂隱,後天流行,遂北極漁陽,南盡儋耳,東漸過海,西踰流沙,皆資後天之變,即日本、交趾諸國,莫不取焉。

印度文字,其國人自稱為梵天王所造,依佛之言,三界天王,欲界色界無色界,色頂天王為梵天,欲頂天王因陀羅即玉皇,由是觀之莫非印度之天王高過吾國之玉皇,此宗教學論述先不述。特徵梵典,則梵天色界以音為主,鄭樵所以有“梵人長于音,所得從聞入”之說。宗教學所言觀音大士從聞性悟,凡所音聲法門,皆梵天所傳也。然其始,必經過一種象形階段,或形與聲并象音同用,后乃專用聲耳,宗教之咒種子字,即梵音之始形,所謂形聲合一者,隨其後,則專用音也,此印度長于音聲之故也。

章炳麟曰:“遠人有言,遂古之初,人人皆堊涅其地,彤漆其壁,以為畫圖,其圖則生人戰鬥,興上古之異事,以敬鬼神,當其時,布政之堂,與祠廟為一,故以畫圖為叏之政,以揚于王庭,其朝覲儀式繪諸此其戰勝奏凱繪諸此,其民志馴服、壺簞以迎、繪諸此,其頑梗方命,終為俘馘,繪諸比,其於圖也,史視之,且六典視之,而民之震動恪恭,乃不專于神而流弛於圖,見圖則奭然師保隸(立)其前矣。君人者,藉此以相臨制,使民馴擾,於事益便,頃之以畫圖過繁,稍稍刻省,則牛馬鳧鶩,多以尾足相別而已。於是有墨西哥之象形字,其後愈者,凡數十畫者殺而成一畫,於是有埃及之象形字,其溝陌又為二:一以為禮貌,一以借形為象,所謂人稀見生象,而按其圖以得仿佛者也。乃若夫人之姓氏,州、國、山、川之主名,主形者困窮,乃假同音之字以依託之,於是有諧音字,則西域文字,根株於是矣。”觀此所引,則更加詳細,尤足為形先音后之鐵證。

今之學人,不究文字字本源,妄言象形字為未開化之人所用,合音字為即開化之人之所用,或欲以別加改造,或欲代之以西文,真忘卻家祖,諂媚外族矣。

古文字者,肇端于形,致用以义,字字独立,以轻重缓急长短之语表意,概不离形声者。声者,耳学也;形者,目学也。耳因闻声悟道,知其变化,而音韵以生,是以知文字皆天籁也,佛说无色界之声,色界之光,欲界之器。目即形象之光,物物之征非器物,乃其光形尔,故知象形者,物形之征光影之谓也。物类万品,征形各异。所谓国画写意者,非其光更为何?音声通乎法界,物以形出光,文字以形声通乎道者,是此也。

匏园先生言:文字之成,运用之妙,悉在一心;《尔雅》言意,《说文》言形,《广韵》言声,洋洋大备。可赋、可比、可兴、可歌、可怒、可怨,拔昆宇而砀山川,立千仞而透芥子,击壤歌、大风歌,神人畅,伏羲心,音演九州,卦演万物,广及四极,四目无方,仓颉之大哉!诸经所成,莫不由是乎!及至后世,郭邢邵王之徒发明《尔雅》,徐段钱桂之伦光耀《说文》,顾江王孔之辈主张《广韵》,纷繁灿然。言文体者,则有《文章流别》、《文心雕龙》、《文体明辨》;言文法者,则有《文则》、《文通》、《文说》、《文断》;选文,则有《文选》、《唐文粹》、《宋文鉴》、《文章正宗》、《明文衡》、《唐宋八大家文钞》、《古文辞类篡》;论文,则有《文章缘起》、《文章志》、《文章精义》、《文谱》。是以吾中华文字之书、文章之书,极博者、极精者、极通者,何等之众,何以西人之学薄我祖宗。然博只一类,精只一艺,通只一道,若有合一炉而治者,非天下之至博至精至通者,孰能兴于斯者,概非圣莫属也。至若另辟蹊径,《马氏文通》引西人之法,不合祖训,现代汉语文法之肇也。

上下古今,苍茫斯道,河洛精蕴,羲颉妙道,何止文字,更有文法,四千余年,焉能断绝于吾人之手。疆而正之,缕而晰之,道而统之,文字事大,可忽之乎?

 

 

 

 

 

 

 

 

請繼續。未完

 

 


 


郭、邢、邵、王——郭璞、邢昺、邵晋涵、王念孙。

      徐、段、钱、桂——徐锴、段玉裁、钱大昭、桂馥。

      顾、江、王、孔——顾炎武、江永、王念孙、孔广森。

 書契未興口耳傳,禪通茫渺事無端。

 倉頡造字驚神鬼,星火燎原勢璨然。


仓颉赞歌
字之道——文以載道,字以正道 - 海印學宭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

大宋苍公碑颂诗

仓公大圣,除邪立正。感应君王,得耳天听。

殿宇重修,再兴石铭。利益群生,万民皈敬。

鸟迹灵幽,敕建坟茔。坟前石室,万古千秋。

准宣勘覆,安令申州。谊实闻奏,古庙存留。

时为大宋,开宝八年。岁当乙亥,大臣律言。

羹生十叶,村众恭虔。兴攻备毕,万代留传。

颂  仓  颉

王毅

彭衙古地,史官台原。锺灵毓秀,虎踞龙盘。

文祖字圣,于此长眠。名垂千古,功媲轩辕。

悠悠岁月,五千余年。先民歌颂,今人祭奠。

党政官员,常瞻圣颜。书画名流,竞献帛卷。

文人骚客,题诗赠言。各行各业,立碑挂匾。

文物保护,国家重点。白水人民,敬祖仰贤。

光前裕后,勇往直前。

三会寺仓圣造字台

唐·冷  参

野寺荒台晚,寒天古木悲。

空阶有鸟迹,犹似造书时。

奉和三会应制

唐·郑  惜

鸟撰遗新阁,龙旌访古台。

造书臣颉往,观籍带羲来。

仓  颉  颂

清·果亲

王粤稽邃古初,结绳经宇宙。

轩辕开文明,仓公擅神秀。

思缘鸟迹生,字以六义究。

治官察万民,昭如日之昼。

唐虞夏殷间,书契由其旧。

辉煌蝌蚪文,孔壁问一觏。

石鼓周中兴,大篆创史籀。

小篆及隶书,斯邀异所龙。

楷法师空间,草圣伯英槽。

八分飞白体,奇险纷相斗。

变态虽云多,激颉执领袖。

功与造化邻,道并山河寿。

庙貌崇万年,同文昭世守。

彭衙杂咏

清·钮  绣

(一)

莫谓西陲陋,文明实在兹。

泥融常侍槛,苔绣史皇碑。

孤迹依衰冢,鸦声集废祠。

暮山青未了,千载启人思。

(二)

少陵曾避贼,曾此一经过。

才大交谊寡,途穷险隘多。

石烟留旅迹,谷鸟见悲歌。

世岂无贤宰,相逢客若何。

纪广武将军碑

于右任

广武碑何处?彭衙认藓痕。

地当仓圣庙,石在史官村。

部大官难考,夫蒙城尚存。

军中偏有暇,稽古送黄昏。

瞻仰仓颉庙赋古风一首

孙  斌

圣贤诞阳武,薨殡史官北。

造字空前举,四目传奇神。

功在佐轩辕,创字建殊勋。

德配黄桥山,学亦能绝伦。

地灵出人杰,城廊柏森森。

高山复仰止,景行存民心。

万代颂文祖,彭衙增光辉。

游客频瞻吊,亘古巨功臣。

再吟白水

王志伟

白水钟灵秀,悠悠四圣雄。

制陶雷父巧,酿酒杜康聪。

文明催进步,史册记勋功。

吟诗歌白水,作画写彭衙。

苹果香千里,琼浆醉万家。

人和天降福,心顺地生华。

四圣灵光在,前途灿若霞。

谒白水仓颉庙

权剑琴

白水仓颉墓,悠悠几千年。

东汉立庙碑,祭祀代相延。

黄帝开国运,仓颉为史官。

记史初作书,象形万物端。

博采集众美,书艺有渊源。

中华古国粹,汉字为世罕。

神州文明史,浩浩文字传。

谒仓颉庙

张耀武

炎黄归一统,君上独斯人。

字创骄龙匿,文成恶鬼泯。

江山蒙赐睿,经典赖传薪。

功德参天地,长融禹甸春。

过仓颉庙

景奚怀

野旷青山远,秋深霜叶丹。

森森古柏群,煌煌一庙院。

仓圣造文字,文明播千年。

归路一回首,落霞照地天。

登仓颉庙三门楼

刘育乾

三门凌云霄,四时登远眺。

春观勃发景,秋唱丰收谣。

夏悦凉风爽,冬醉飞雪妙。

前贤创书契,后辈领风骚。

赞仓颉庙古柏

刘培民

圣庙古柏奇,虬枝托翠云。

悠悠数千载,薄云显神威。

千姿百态异,形象且逼真。

喜鹊登枝舞,神猴攀树身。

二龙戏宝珠,凤凰展翅飞。

奇哉柏抱槐,妙哉扁枝柏。

气节终不改,当数不进柏。

宝莲灯高悬,日夜照白水。

飞檐壁上过,护庙惊盗贼。

孔雀开锦屏,妙趣一枝梅。

雄冠树中王,仓颉手植柏。

树中亦有景,游人皆称奇。

树上飞瀑落,树下流花飞。

冠盖数十米,直径七八围。

忠实伴文祖,远古到如今。

群柏竞雄姿,愈老愈精神。

记载文明史,千古颂圣人。

仓颉坟祠

明·庄  暗

史官村外柏成行,仓圣坟祠古利乡。

碑蚀苔痕迷鸟迹,像衣木叶尚羲皇。

精英自泄乾坤秘,典册因垂日月光。

四目开天先首出,至今苹藻有余芳。

望仓颉墓

明·曾省吾

仓圣前村古墓扃,千峰雨气昼冥冥。

鬼声龙影藏何处,丹甲青文想巨灵。

元化本从秦地辟,精魂应识楚人经。

乞将心画传诸子,鹑首行占聚五星。

谒仓颉庙

明·赵世英

混沌欲泄千古秘,天遣作书凭创始。

凿空鸟迹宣心灵,万斛珠玑蝌蚪侈。

坟典爻象炳日星,删定赞修胥以此。

肇开文史亿万年,至今纷纷竞诸子。

吁嗟夫子真神圣,雨粟高曼泣山鬼。

我亦深山嗜古者,子云奇字能识几。

肃瞻仪范思水木,古柏龙蛇寒云斐。

仓颉庙柏

清·邓  珏

昔今曲阜谒孔林,楷木以外柏森森。

大者围之难计尺,高者仰之难计寻。

冲霄老于龙蛇舞,穿石盘根岁月深。

曾问栽植经何代,或自汉唐迄于今。

今看仓圣庙中柏,同一参天皆黛色。

五十余株左右排,狮蹲虎踞惊人魄。

墓后数株更老苍,旁人指此得地脉。

其中岂无枯朽枝,樵木敢斫知拥惜。

我游树下独踟蹰,似看古画画不如。

飒飒凉飙起耐束,飘飘落叶满阶除。

纵横布置成奇宇,恍惚龟文鸟迹书。

望仓颉墓

清·陈上年

支峰缀壑岭头分,欲往从之隔暮云。

阳武荒台空汉草,彭衙『H垒失秦军。

石牛藓长难为纪,铁土藤消不受焚。

反觉五陵多晚照,苍然独有北山坟。

仓  颉  庙

民国·辛介夫

作卦结绳说太初,彭衙日月照通途。

谁云技属雕虫小,益智发蒙德泽殊。

谒仓圣(外一首)

徐山林

史官青冢望桥陵,古柏遥映先祖情。

黄帝创业垂千古,仓圣造字鬼神惊,

结绳计算远古事,临鱼摹鸟象字生。

辟开荒昧惊天地,中华文明著先声。

为仓圣陵庙题

亘古华夏史官陵,千载虬柏祖先心。

临鱼摹鸟创文字,辟荒驱昧警鬼神。

谒仓颉庙随吟

王志伟

仓公圣殿好风光,古柏悠悠化韵扬。

西望桥陵情切切,东临洛水意泱泱。

隆隆香火输民爱,习习山风送果香。

留得清魂酬故里,至今荫佑万民康。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