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蒙学课本》中的旧学新知 中  

2012-01-31 19:11:59|  分类: 蒙学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院生,年长的十七八岁,幼者不过十二三岁。国文因受过家庭的训练,程度大都已楚楚可观,所缺的是时务上的学科。①

所谓“时务上的学科”,在当年即是指西学。因此,“蒙学”对他们来说,意义本在西学启蒙。这也符合南洋公学第一任总办何嗣 的教育理念。他对北洋大学堂“经过英语和现代学科的考试后录取的”学生中文水平的低下极为不满, 故力图纠偏:      

何先生对新学院的理想是,这所学院应当培养文人的子女懂得现代学科,而学生接着也就能够用规范的中国文学语言把他们的思想记录下来,因此,现代学科就会成为中国文学生活的组成部分。北洋大学所进行的现代学科的教育只像装附在中国文化表面的一层饰品,而若将这种教育传授给能够用规范的语言表达新思想的人们,则现代学科将很容易变成更为广泛的文化的真正组成部分。

何嗣确实是一个目光如炬、深谋远虑的教育家。他经办南洋公学,“只招收那些经过严格中文考试合格的学生”, ②并非有意培植国学人才,而是为了借助这些人良好的国文训练,使得西学在其思想中内化之后,再用令人信服的文字传播扩散开来,从而构成整个社会新文化的基础。如此,外院教材《蒙学课本》的偏重西学,正是题中应有之义。

到朱树人编纂《新订蒙学课本》时期,外院虽已改成更为规范的附属高等小学堂,这一教育方针却丝毫未变。西方科学重实验的理路甚至更得到彰显。《南洋公学高等小学堂章程》“立学总义”之标举“矫近代教育偏重文字之弊,设普通完备学科,使学者得受普通之知识”,“学科程度”之强调“各学科教授之法均以实验为主,置备理化仪器、动植矿物标本,历史、地理挂图,工商实业应用器具”, ③都明示出这一指向。体现在朱编课本中,不只最高程度的三编有《种麦略法》、《种稻略法》、《释植物油》、《制蔗糖略法》、《释黄金》、《释银》、《说地球之大》、《说海水云雨》、《说空气》、《释寒暑表》、《释显微镜》等科学知识篇,即使属于初级教程的初编中,也加进了一些简单的算术题,如“某儿之弟六岁,其弟生时,儿方三岁,问此儿年几何”“, 盘中有橘数枚,三童子各得三枚,问盘中橘若干”, ④实验科学的精神已先入为主地融贯在课文中。

①石(张景良): 旧南洋的旧话》《, 南洋周刊》2 16 号《( 南洋大学学生生活》) ,35 页。

②福开森《: 南洋公学早期历史》,见《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第1,910页。

③《南洋公学高等小学堂章程》,见《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第1 ,52 页。该件年代由编者加注为光绪二十四年,不确,应为光绪二十七年所拟。

④《新订蒙学课本》初编() 20 、课21 ,32 页。

对于科学精神的讲求,在《新订蒙学课本》初编置于课文之前的《字类略式》中表现最为充分。朱树人在《编辑大意》之外增设此篇,主意在仿《马氏文通》体例,以便学生尽快掌握各类词汇的属性,规范地造句作文。此意在马建忠所作《〈马氏文通〉后序》中已有说明:“斯书也,因西文已有之规矩,于经籍中求其所同所不同者,曲证繁引以确知华文义例之所在,而后童蒙入塾能循是而学文焉,其成就之速必无逊于西人。”不只以西方语法解析中文被认为有益于蒙学教育,其更深刻的意义尤在于“, 及其年力富强之时,以学道而明理焉,微特中国之书籍其理道可知,将由是而求西文所载之道,所明之理,亦不难精求而会通焉”。 显然,熟习这套语法的最终目的仍是为学习西学提供捷径,这与南洋公学的教育宗旨亦完全一致。而朱树人对《马氏文通》的推崇也正建基于此,先是认定“: 中土向无文法书《, 马氏文通》独创巨制,其书精博,必传无疑。”但又担心,“此编以字类为次,阅者若不习西文,又未读马氏之书,则见‘动字’、‘静字’等名目,几不知为何等语矣”,因此为之“略加疏证”,并强调“大纲悉宗马氏,以免歧异;子目则互有出入,姑存臆说”。 为此,从第1 课开始,整个初编均以词性的分类演进为课文编排的中心线索。

《马氏文通》以欧西语法解析中国文句,近年颇受诟病,但在初出之时,无疑以其科学姿态令人耳目一新。朱树人将其急切引入蒙学教材,适见其对西方学术的强烈认同。而对于初入学儿童,于具像的识字之外,尚须辨认抽象的词性,未免太过艰深。故晚于《新订蒙学课本》一年后出版的《蒙学读本全书》,便不再于卷首解释各类词汇的性质,而改为卷末设置《字类备温》,总汇此册课文中出现的诸字,以便温习。同时也指出:“盖名、代、动、静诸名义,儿童本不能辨。但使知何字为何类,童而习之,亦为后日讲华洋文法之一助。”其纠正《新订蒙学课本》专注语法之偏失,用意极为明白。由此可见,朱树人虽在识字上遵循了由浅入深的教育通则,却于讲求语法上有失冒进,这也只能以其强烈的求知西学意识解之。

作为一种象征,两种《蒙学课本》的最后一课其实颇有意味。初本《蒙学课本》卷一第130 课开宗明义即宣称:“今日已译之书,以天演学为最新。”课文主体便根据严复所译《天演论》,而阐明生存竞争、优胜劣败之理,是即所谓“进化之理”。在欧美先进文化、强大国力的观照下,编者举示“日本师之,三十年遂与并兴”的先例,以此激励学生:“黄种善学,不让白人,凡我华民,亦可以兴矣。”其后,沈庆鸿于1902 年赴日留学,走的正是借途日本、学习西方的捷径。至《新订蒙学课本》三编最末一课,标题已署为《谋游学外国书》。在其时留学日本渐成热潮的形势下,“粗通法文”⑤的朱树人在教授书信写作的同时,也真切地表达了其个人期望游学法国的心愿。⑥积极追踪最新西学知识,直至期望亲身游历受学,有这样的编者,成于其手的课本焉得不以西学为主线?

①     马建忠《:〈马氏文通〉后序》(1898 ) ,见《马氏文通》,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13 页。

②《字类略式》《, 新订蒙学课本》,上海:南洋公学,1901 年。

③《蒙学读本全书一编约旨》,见江苏无锡三等公学堂《: 蒙学读本全书》一编,1902 年。

④《蒙学课本》卷一第130 ,上海:南洋公学,1901 年第3 次排印本。以下均用此本,只在文中夹注卷数及第×课。

⑤朱树人《:〈巴黎书库提要〉自叙》《, 实学报》1 ,1897 8 月。

⑥《谋游学外国书》中拟言:“侄研习法文,已逾六载,素抱出洋游学之愿,无如家况清寒,艰于资斧。顷奉上谕,饬各省督抚筹派出洋学生,伏读之余,不胜欣慰。继念经费有限,向学者多,恐不免向隅之叹。辗转思惟,别无良法,惟有拜求老伯大人于某中丞前代为吹嘘,请其筹款,派往法京。”参见《新订蒙学课本》,185 页。

 

科学常识的由译到编

以传授西学知识为主导,由此考察《蒙学课本》的编写环境,可以发现,其能够借用的读本其实相当有限。而南洋公学的师范生如何借鉴这些选择性不多的文本加以改造,编成程度、篇幅适中的课文,同样令人感兴趣。

梁启超于1896 10 月印行的《西学书目表》, ①提供了至当时为止各类西学书籍的出版情况。除在《西学书目表》的“识语”栏有简要评说,梁氏又在《读西学书法》中稍作发挥。如此,该书便不但具有了一般书目的目录功能,而且透过梁启超这位新学人物的眼睛,也大致呈现了各书在1890 年代后期的价值。这正是《蒙学课本》赖以成书的知识语境。

在《西学书目表·序例》中,梁启超对此前的西学译本曾作概要说明:

已译诸书,中国官局所译者,兵政类为最多,盖昔人之论,以为中国一切皆胜西人,所不如者兵而已。西人教会所译者,医学类为最多,由教士多业医也。制造局首重工艺,而工艺必本格致,故格致诸书,虽非大备,而崖略可见。惟西政各籍,译者寥寥,官制、学制、农政诸门,竟无完帙。②

由此也可以理解,初刊《蒙学课本》为何以天文、生理与卫生学为中心,这既是由初等教育应教以普通学即基础知识的教学原则所决定,也与其时译本的总体取向有关。而格致学在当年的范围包罗极广,大致与今日之“自然科学”相等,有时更有溢出。如英国传教士艾约瑟(Joseph Edkins ,1823 - 1905) 受英人赫德(Robert HartRobert Hart ,1835 - 1911) 之约,1885 年编译完成的一套西学启蒙读物,包括了《富国养民策》、《辨学启蒙》、《希腊志略》、《罗马志略》与《欧洲史略》,李鸿章在序中却称其为“格致启蒙之书十六种”。③此书1896 年由上海著易堂书局重印,始定名为《西学启蒙十六种》。

根据《西学书目表》,当时适于取用作《蒙学课本》编纂参考的西学读物全为译本,除“以泰西新出学塾适用诸书”为原本的《西学启蒙十六种》外, ④尚有美国传教士、京师同文馆总教习丁韪良(Wil2liam A. P. Martin ,1827 - 1916) 编著的《格物入门》与英国学者傅兰雅(John Fryer ,1839 - 1928) 翻译的《格致略论》。后者乃“自英国《幼学格致》中译出”, 1876 1877 年在其主编的《格致汇编》上连载;前者于1868 年首印后,1889 年、1899 年又两度出版增订本。观其内容:《格物入门》分为力学、水学、气学、火学、电学、化学与测算举隅七卷;《格致略论》大体依照天文、重学、地学、地理学、热学、光学、电学、气学、水学、化学、植物学、动物学、人类学、人体学、人性学连类而下,301 条《; 西学启蒙十六种》则于前举五书外,尚有《西学略述》以及格致总学、地志、地理质学、地学、植物学、身理、动物学、化学、格致质学、天文启蒙各种。三著均属19世纪末流行的西学普及读物,所涉学科的基础知识,也被视为童蒙应知的科学常识。⑥

梁启超于三书之中,最看好的是《西学启蒙十六种》,不过,其推许为“特佳之书”的并非格致诸作,而是《希腊志略》、《罗马志略》、《辨学启蒙》与《富国养民策》;最贬斥的则是《格物入门》,以为其“无新奇之义”“, 可不必读”《; 格致略论》尚可称“简括”、“明备”,故认为“新学披览,亦可增智”。不过,他对这些出自外国人之手的译述文笔总体评价甚低,评论《西学启蒙十六种》的“译笔甚劣,繁芜佶屈,几不可读”《, 格物入门》的“译文亦劣”,俱见此意。而这恰是南洋公学师范生可发挥优长之处。

依照朱树人的看法:“泰西之读本,为科学(即天文地理等学) 之管钥,亦笔札之资粮。”⑦显示在其心目中,科学本优先于文学。

① 《西学书目表》由上海时务报馆代印,其《〈西学书目表〉附〈读西学书法〉》的广告,首见于1896 10 月《时务报》第8 册。

② 梁启超《: 西学书目表序例》,见《时务报》第8 ,1896 10 月。

③ 李鸿章《: 序》,艾约瑟编译《: 西学略述》卷首,上海:总税务司署,1885 年。

④ 参见艾约瑟《: 叙》《( 西学略述》卷首), 西学启蒙十六种》,艾约瑟译,上海:著易堂书局,1896 年。

⑤ 《格致略论》题注,见《格致汇编》1 ,1876 2 月。原文未署名,依例应出傅兰雅之手。

⑥ 梁启超《: 西学书目表序例》曾以纪昀撰《四库全书总目》与阮元著《畴人传》为例,比较中西知识之差异“: 昔纪文达之撰《提要》,谓《职方外纪》、《坤舆图说》等书,为依仿中国邹衍之说,夸饰变幻,不可究诘;阮文达之作《畴人传》,谓第谷(:Tycho Brahe ,1546 1601 ,丹麦天文学家) 天学,上下易位,动静倒置,离经畔道,不可为训。今夫五洲万国之名,太阳地球之位,西人五尺童子,皆能言之,若两公,固近今之通人,而其智反出西人学童之下,何也? 则书之备与不备也。”

⑦ 《编辑大意》,见《新订蒙学课本》初编,1901 年。

故《新订蒙学课本》的《编辑大意》特别声明:“小学者,学士农工商,尽人当知之学,非学为政事家、文学家、义理家也。此今日泰西各国小学之公理。”这一被朱树人认作无可置疑的“公理”,实与中国传统教育以学文学道为主的趋向完全相左,特别在强调小学不是为了培养政治家、文学家、哲学家而属意于“士农工商”的目标上,用心尤为显豁。其所首肯的乃是于学生将来谋生有益的常识,课本之偏向日常实用,科学知识占了很大比重,在此均可获解。而朱氏编撰之时,也必得规仿西方小学教科书,所谓:“集泰西读本善法,窥窃余绪,损益成书,以备小学之一格而已。”①正是值得相信的夫子自道,亦足为初刊《蒙学课本》之代言。

不妨以与工匠关系最为密切的钢铁知识为例,观察其如何从译本进入课文。《增订格物入门》卷六“化学”之第四章为《论金类》,其中专有一节《论铁》。虽然通篇采用了问答体,但问题设置得相当机械,如“铁何物”“, 有用之铁砂若何”“, 铁砂取出生铁,其法若何”,只是把小节标题简单地置换成问句。回答也毫无趣味性可言,若第一问之答语:“地中本有自然纯铁,与养炭磺相合者,亦随处有之,总名铁砂。其数二十,其字EF。”以下分别以“有用铁砂”、“铁砂取出生铁之法”、“热风吹炉之益”、“生铁镕成熟铁之法”、“捶铁之法”、“熟铁制为条片之法”、“制钢旧法”、“制钢新法”为题,详细讲述了如何炼出生铁、熟铁与钢的制造工艺。对于技术史的强烈兴趣,使丁韪良在列举“制钢甚便”的新法之后, ②仍然舍不得略去已被淘汰的旧法。因此《, 论铁》一节文字便用了近2 000 字。而其中诸种化学元素的译音、符号以及炼制工艺的复杂,即使有绘图说明,初学者也很难理解。

到了《新订蒙学课本》,朱树人在二三编中,总共用了四课介绍这些知识,且是循序渐进。二编中之《说铁》只有70 余字:

金类之中,以铁之为用最繁。农具如犁锄镰锸,非铁不成;工具如斧锯锥钳,武具如刀剑枪炮,亦非铁不成。黄金虽为极贵之物,然仅以铸金钱,捶金叶,制首饰而已,终不如铁之贱而有用也。③

这是从生活中常见的日用物品讲明铁之重要性。三编中的《释铁》更深一层,实际等于将《格物入门》中《论铁》的全篇大意提要钩玄,涵括其中:

铁生矿中,初掘出时,杂有别质。以火镕之,则铁质流出,即为生铁。倾于器模中,铸成器物,质脆不受锤击,但能任重而已。

若取生铁,再以火炼之,其质即坚,锤击不断,是为熟铁。凡犁锸钉键等物,皆熟铁所为也。

若取熟铁,再用烈火镕炼,骤浸水中,使之速冷,即成钢铁。其质既能任重,又受锤击,锋利可割玻璃, 故刀剑等器, 皆以此为之。④

其文已对铁加以分类,且逐一告知其制造过程及性能。如与《蒙学课本》对照,可发现此二课实皆有所本,分别为初本的卷一第13 课与第50 ,朱树人只做了个别字句的改动与添加。

两种《蒙学课本》中的这两篇课文虽堪称简明,却仍无法令学生完全了解内情。比如“杂有别质”的铁矿石,“以火镕之”,为何即能提纯。若照《格物入门》的讲法,固然详明,却也会让学生失去兴致。为此,朱树人有意安排了两课的篇幅,设计了父子参观生铁厂等情节。因见矿石、参观高炉产生疑问,父亲告诉儿子“, 法取矿铁,杂以石炭投炉中,燎以大火,杂质或变为灰,或变为石,铁则成流质,而沉于炉底”,以槽引出,入模中,冷却后,“是为生铁,可铸锅釜等物”。以下再依次问答熟铁制法、参观炼钢厂直至制造车轮、汽船的工厂,有关钢铁的知识与各种锻造工艺便尽可了然。⑤课文以父子间自然生发的对话与叙述,取代了《格物入门》那些呆板的发问与回答,同样的知识已然生动活泼起来。

  《编辑大意》,见《新订蒙学课本》二编,1901 年。

②参见丁韪良《: 化学》第四章之“论铁”,见《增订格物入门》卷六,北京:同文馆,1889年。

③《说铁》,见《新订蒙学课本》二编课68 ,77 页。

④《释铁》,见《新订蒙学课本》三编课48 ,137 138 页。

⑤参见《观铁政局记》,见《新订蒙学课本》三编课49 50 ,138 139 页。

这种带有情节的会话,朱树人称之为“故事”,声明其“远仿凭虚、亡是之体,近师西人用稗说体编小学书之例”,在《新订蒙学课本》中占有相当的分量。以二编而言,朱氏自我总结,称其“凡一百三十课”中,便有“故事六十课”, ①数目几近一半。不言而喻,以讲故事的方式传达知识,当然比枯燥的解说更吸引人。而其另一功能,则在使难以理会的道理、法则,经由故事的叙述变得通俗易解。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有关地球的知识。诸说之中,“地形如球”对于今人已为尽人皆知的常识,落在晚清,却还是需要大动脑筋、大费唇舌才能明了的新知。《蒙学课本》中有多篇课文涉及此话题,最早的一篇出自卷一第15 :

人居地上,不可不知地形。古人云“天圆而地方”,其实不然。地浮于空气之中,形圆

如球,其上下前后左右皆有山川人物。惟其体极大,故人不觉其圆也。

此外,单是卷一,28 38 64 等课亦有提及。如此反复言说,其意义不只在打破古代“天圆地方之说”,以之为“不可信”(卷一,38 ) ,也是因为此乃天文、地理等诸种现代学科的根基。以故,晚清译介的西学读本也多留意于此。

1876 2 ,傅兰雅在他主编的《格致汇编》创刊号上开始连载《格致略论》。其第一节《论万物之宽广》的第三则,便以实验的方式证说地为球形的道理:

人观地面,皆以为一大平原; 若论为球形,多有不信者。大抵观地面而不觉为球形者,因地体极大,人目所能及者,为极小之一分。假如画一极大之圈,仅观此圈之一小分,则与直线相似,犹大球之一小分,与平面相似也。必观地面之大分,始能略知地为圆形也。试上高山,遥望海面之来船,必先见其桅旗;来船渐近,而渐见船身。远处不见船身者,因海面凸出,而阻目之直望也。

不只有儿童凭借日常观感即能明白的登山见海上来船的实例,随文还配置了比例精确的图示,将船体及其桅杆与旗帜在略微凸起的海面各个位置上的移动、与观看者视线何时交集的情景,表现得清清楚楚。②此说亦见于艾约瑟1882 年编译、出版的《天文启蒙》。该书卷一第1 课标题即为《论地形圆》,文中同样引用了海面观船的例证,不过,在描述来船之状后,又添以去船:

复有一说,船于是开往外行,始则不见船出水之他处,止见船艄,继则并船艄不见,第见船桅,后乃并船桅亦不见耳。

配合文字,也照样插入了大略相近的“海面视船式”图。后文更“取一橘借喻”,以两只苍蝇在一橘子上相背爬行各自之所见以及最终的会合,并附图“蝇在橘面式”, ③仍在解明地球为圆形之义。而此喻之设,应该是考虑到内地居民并非人人皆可观海的局限。

南洋公学所在的上海为港口城市,见海不难,故《蒙学课本》取譬时,更接近《格致略论》。卷二假托父子对话的第2 课《地球问答》,儿问父,“常闻人言,地浑员而自旋”“, 何以知其为浑员也”,父亲的回答正是:

汝殆以为平面乎? 凡平面之物必有边。试问地之极边为何物耶? 帆船自远而至,人在岸上望之,必先见其至高之帆,次见其较低者,最后始见船身。若地系平面,则不论远近,一见船,而全身毕显矣。

① 《编辑大意》,见《新订蒙学课本》二编,1901 年。

② 其实,以海船为例说明地为球形并非始于《格致略论》,据邹振环《晚清西方地理学在中国———以1815 1911 年西方地理学译著的传播与影响为中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 考述,由西方传教士所写、明末1593 年刊行的《无极天主正教真传实录》中已见此据;嗣后尚有1816 年于《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刊出的《天文地理论》、1856 年美国传教士理哲编译的《地球说略》等,均以此为说。然其作或流传不广,或发刊于东南亚,或时代更早,在《蒙学课本》编写时段,都非易得之书。

③ 《天文启蒙》卷一第1 课《论地形圆》,见《西学启蒙十六种》,艾约瑟译,上海:著易堂书局,1896 年。

只是这种父子问答还缺少情节性,尚不脱《格物入门》发端起意的套路。至朱树人编《新订蒙学课本》,以“故事”的方式重新结构,课文才变得趣味盎然:

某儿见室中小地球仪,问曰:“地形之圆若此球乎?”父曰:“然。”为解其理,儿卒不信。

一日父以远视镜,偕儿至海滨眺览,水天一色,辽阔无际,惟远见一物,有若桅顶者。父曰:“船且至矣。”有顷,即见若帆形者,父曰:“有他物蔽汝目者乎?”儿曰:“无之。”曰:“然则何以先见帆顶,次见帆乎?”儿不解。曰:“地之蔽耳。船所在之处,地形已湾,故帆与帆顶不能同时见也。”儿曰:“地何以有湾形?”父曰:“我尝语汝曰,地形圆为球,尔岂忘之乎?”儿恍然悟。父曰:“惟圆,故稍远即湾。见帆顶时,其帆与船身,犹在地下也。”①

此故事已增加了许多细节,问答不是一次完成,而是分为室内说理与海滨检验两部分,并且顾及抽象难明、具象易解,而前略后详;又新添了两种科学仪器,也都恰切地派上了用场———地球仪的圆形引发问题,望远镜则可延长目力,使远物更为清晰地呈现。经过这番趣味十足的情节编排,地圆如球之义已可深印学童脑海,信为真理。

1904 ,人称“学堂乐歌之父”的沈庆鸿,出版了《学校唱歌集》初集。其中有《地球》一歌,首节词为:

南北东西大海边,远望来去船。去船何所见,船身先下水平线;来船何所见,水面先露旗杆尖。可知大地到处湾湾圆如橙子面,山高水低赤道膨胀两极扁。吾人环地行,宛似橙面蚁盘旋。②

以之与《新订蒙学课本》合观,不难明其出处。除改造《地球》一课,撮略为韵语,歌词显然又加进了朱树人自《天文启蒙》的蝇盘橘上改编而来的另一课文:“两蚁在橘上,一左行,一右行,各向前直行。未几,右行者与左行者遇,同在一处。”③以此看来,沈氏始终未曾忘怀从事《蒙学课本》编撰的一段经历,日后仍然努力以乐歌形式参与新知识的普及。

以朱树人、陈懋治、沈庆鸿这些经过严格中文考选的师范生之才力,撰写的课本文字胜过西人多多,自不在话下。诸多课文今日读来,仍觉饶有兴味。而其采集《格物入门》、《格致略论》、《西学启蒙十六种》中的各类科学知识,融会贯通,深入浅出,编写成为适合初学者的西学读本,也使得何嗣 当初期望南洋公学学生“能够用规范的语言表达新思想”的理想真正得到了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