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海印蒙学百问千答之三十八————汉代的古小学——汉代字课  

2012-11-19 20:39:59|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一般教文字的人,因为大多数不是古文字专业出身,所以对文字学的基本观念不是很清晰。所谓文字,从古至今叫法有所不同的。有”“”“”“等等称谓。

文:

我们现在说“文字”或“字”,古人原来不是这么称呼的。最早他们叫做“文”、“名”或“书”。先看叫做“文”的例子:

 

1.《左传》至少有三处解释文字的构造:

昭公元年:於文皿虫为蛊,穀之飞亦为蛊。注:文,字也。

昭公六年:夫文,止戈为武。注:文,字。

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故文:反正为乏。注:文,字。

2.《礼记·中庸》:“书同文。”

因此,顾炎武在《日知录》里说:“春秋以上言文不言字。”到了现在,“文”仍然可以指“文字”,但多用于比较专门的术语,如“英文”、“法文”等。

 

名:

除了言“文”以外,古代比较早的时候还使用“名”这个词。如:

  1.《周礼·外史》:“掌达书名於四方。”郑玄注:“古曰名,今曰字。”

  2.《仪礼·聘礼》:“百名以上书於策。”郑玄注:“名,书文也,今谓之字。”

  3.《论语·子路》:“必也正名乎?”郑玄注:“正名,谓正书字也。古者曰名,今世曰字。”(郑注已佚,有辑本。后敦煌、吐鲁番发现一些郑注写本,参看王素《唐写本郑氏论语注及其研究》,文物出版社,1991.11)“书字”,也有作“书名”的,郑玄在注《礼记》时就说:文,书名也。

  4.唐代的贾公彦《仪礼义疏》说:“古者文字少,直曰名,后代文字多,则曰字。”

  把文字叫做“名”,其实现在对大家也不应该很陌生,比如说日语中有“平假名”、“片假名”,这其中的“名”是什么意思?就是“字”的意思。

 

书:

  除了“文”,“名”的叫法以外,在战国以后,人们往往把文字叫做“书”,如:

  1.《尚书序》:“造书契。”《释文》:“书者,文字。”

  2.《荀子·解蔽》:“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

  3.《韩非子·五蠹》:“古者仓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私,背私者谓之公。”

 

字、文字

  古人用“文”、“名”、“书”来指我们“字”或“文字”。“字”这个字被用来指文字,上面我们已经说过,东汉人郑玄注古书时说“古曰名,今世曰字”,在东汉时,“字”已经跟我们现在的意思是一样的了。根据古书,最早把“文字”叫做“字”,大概是在秦朝时候。江永《群经补义》说:“其称书名为字者,盖始于秦。吕不韦著《吕氏春秋》,县之咸阳市,曰:‘有能增减一字者,予千金。’”古人造“字”这个字,最早表示的不是我们现在的意思,按照《说文》的解释,“字”的本义是“人及鸟生子”,《说文》:“字,乳也,从子在宀下,子亦声。”《说文》认为“文”和“字”意义有不同,独体为文,合体为字。这大概是后来的分别。

  至于“文字”连用,顾炎武《日知录》说:最初见于秦始皇28年(公元前219)的琅(瑯)玡(琊)台刻石,其上有“同书文字”。把“文字”二字用在书名上的,最早是《说文解字》,这还是“文”与“字”分用。其后有晋朝王义的《文字要纪》、王愔Yīn《文字志》、梁朝阮孝绪《文字集略》等书,“文字”是连用的。

 

文字学

    据蒋善国《汉字学》P21:“‘文字学’这个名称,出现于1912年。清朝末年,西学东渐,西方学术都有系统,各种学科名称经汉译后,都在词尾加一‘学’字,如哲学、文学、植物学、教育学、心理学、逻辑学、统计学、人类学、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等等。……”其实是,清末章太炎才把“小学”定名为“文字学”的。

 

 

古小学载于汉制

至少在西周时代的晚期,已经有人专门编写小学生的识字课本了。传说《史籀篇》就是这种读物。在春秋时代,人们对汉字的形体结构进行分析和解说也往往从古书里可以看到,如《左传》、《论语》里都可以看到(已见上文所引)。据说上海博物馆收购的战国楚竹简中有字典,如果确实,可见战国时代一定有人对文字作专门的研究了。

小学学习以识字为主,所以把有关文字的学问叫做了“小学”。西汉末刘歆的《七略》,把图书分为六大类: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其中“六艺略”相当於後来四部图书分类法中的“经部”,它又分“易”、“书”、“诗”、“乐”、“春秋”、“论语”、“孝经”、“小学”九种。《七略》这本书在唐宋间就亡佚了,但它的内容可以从东汉班固所写的《汉书·艺文志》中看到个大概。因为班固写《艺文志》就是根据《七略》而写的。《艺文志》下的“六艺”类里有“小学”类,“小学”之属著录的有关文字学图书有《仓颉》、《凡将》、《急就》、《元尚》、《训纂》、《别字》、《仓颉传》、《扬雄仓颉训纂》、《杜林仓颉训纂》、《杜林仓颉故》计1045篇(其中《别字》13篇,馀各一篇)。《汉志》的序文里说,《史籀篇》是周代教学童识字之书,《仓颉》《爰历》《博学》三种是取《史籀篇》中文字改编而成,汉时闾里书师合为一篇,亦以教学童。《凡将》以下,或是续《仓颉篇》的,或是训诂《仓颉篇》的。《汉书》所录的这一类书,本就是教学童识字用的;叫做小学,名符其实。后人沿用《汉志》旧名,把一切关于文字的书,都叫做小学从《汉书·艺文志》所录可以看出,小学大致是一些童蒙识字读物,还不能算是研究著作。需要注意的是,它跟后代的不同是,它不包括有关训诂的《尔雅》之类和有关音韵的书(音韵学兴於魏晋以后,东汉时代也许还没有这类专著)。 

 古小学里教学童识字的年龄,各载不同。《礼记·内则》说:十年出外就傅;《尚书·大传》说:十有三年始入小学,又说十五始入小学;只有《大戴礼记·保傅篇》说年八岁出外就傅,与《汉志》同。大约八至十五岁,是古代小学入学年龄。《周官》原文,保氏教国子以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六书是六艺中之一艺。《内则》说:十年出外就傅,学书记六书九数。可知汉以前,就有小学识字专科。汉初,太史试学童,须熟识文字九千字以上,方可考试;吏民上书,文字有不正者,即遭弹劾;汉字注重文字教育,可想而知。

秦代统一文字,李斯等人一定在文字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小学”的含义后来扩大了。到了唐代长孙无忌等撰《隋书·经籍志》,经部图书已经将《声韵》、《声类》等音韵之书列入“小学”类,但《尔雅》、《广雅》、《方言》、《释名》等解释词语的语言著作仍然另属一类。到了五代刘昫监修的《唐书·经籍志》将训诂书、文字书、音韵书和书法著录在一起,但甲部(即经部)类目仍将“诂训类”和“小学类”分为两类。到了北宋宋祁、欧阳修重修的《新唐书·艺文志》,开始将“诂训类”并入“小学类”之中。自此,所谓“小学”的含义已扩大到文字、音韵、训诂、书法四个方面。清代乾隆时所编《四库全书总目》则在经部“小学类”下分为“训诂”、“字书”、“韵书”三个小类(书法著作另属他类)。

经学盛行于两汉。西汉初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以后,汉代儒生以传授古经为急务。传授古经,首重传写,次重整理,再次则是解释。传写,必须注意文字的形体,以免错误;整理、解释,必须注重于章句的辨析、文字的意义和音读。所以经学兴起以后,文字的形音义也兴起。《汉志》附小学于《六艺略》之末,使得一般学者以为小学为经学的附庸,便是因此。但是实际上,研究小学与研究经学的地位,几乎是相等的。把文字学叫做小学,这个名称是西汉人定的,但是文字学的发达在东汉,因为东汉经学的学风,和西汉不同。西汉经师所传习的,是用汉隶书写的今文经,东汉时,虽间有今文学家,终不如古文经传习之盛;西汉经师之说经,重在大义,东汉则重在训诂名物。古文经盛行,对古文字的研究亦盛行;重在训诂,对字义的研究特别盛行。因此造就了五经无双的字圣许慎,著成《说文解字》,所以明示古小学六书的意义的,没有《说文解字》,我们无从知道汉字的秘密,也因此成为了文字学的圣经。所以文字学以许慎为开山祖师。

《说文解字》是就字形开始来解释字义的,《尔雅》则是解释古代的名词语词为主的,是研究字义的专著。《尔雅》托名于周公、孔子,其实是汉儒辑录诸经的训诂而成。其中的说解,多与古文经《周礼》及古文经学《诗毛传》相合。东汉的刘熙作《释名》,辨析名物典制,而全书皆用音训研究字义。东汉蔡愔求佛经以后,梵文随佛经传入中国,失传的字音学借佛教的声明而流传。韵学也就兴起了。

由此知道,汉代经学的兴起,文字学是相当发达的,如果不是《说文解字》的出现,我们或许根本不知道通经学必通汉字六书。《说文解字》一统汉字天下,清发现甲骨文字以后,又对说文学的精确提供了更多的研究空间,使得我们逐渐接触到最接近古经的文字了。

文字学对于经学之重要,几乎可以说是不能用附庸两个字来说的。没有文字学的基础,读书作文基本不成样子。承担起经学的文字学,原本在汉代也不是难事,大概是学童的必须课。可以越到后世,去经越远,文字也越简陋。清代学术以训诂见长,曾国藩就说:欲以戴(震)、钱(大昕)、段(玉裁)、王(念孙、引之)之训诂,发为班(固)、张(衡)、左(思)、郭(璞)之文章真是卓见。

可见,了解先贤的思想,必知古人的文字,这个在汉代到处通行的学问,到如今成了少有人会的专科学问,经学没落,文字亦没落矣!

综而言之,《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盖以读书必先识字,识字必先明六书也。识字读书之理,至汉代方成小学之专门学说,后人识古人之教童子法,莫不从汉许慎之《说文解字》而入。若夫《说文解字》一书,虽以考文字形义之本原为主,然亦实为解经说谊而作,自来研究文字者,莫不奉为圭臬,以考文字形体改易之述,以究声韵训诂通变之由。六书者,文字之纲领也,乃战国末季归纳造字之则而定者,许慎统理之,成其大者。故经学莫不由是而入,汉制可考,通六书乃蒙学第一要事也!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