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古代藏书楼。  

2012-03-06 10:1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藏书楼。

 

藏书楼,中国古代供藏书和阅览图书用的建筑。中国最早的藏书建筑见于宫廷,如汉朝的天禄阁、石渠阁。宋朝以后,随着造纸术的普及和印本书的推广,民间也建造藏书楼。

浙江宁波天一阁
  建于明朝嘉靖四十年(1561),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为面宽六间的两

  
浙江宁波天一阁

层楼房,楼上按经、史、子、集分类列柜藏书,楼下为阅览图书和收藏石刻之用。建筑南北开窗,空气流通。书橱两面设门,既可前后取书,又可透风防霉。

清朝北京故宫文渊阁
  是专为收藏四库全书而建的藏书楼,其房屋制度、书架款式等仿天一阁。

五桂楼
  建于清嘉庆十二年(1807),是余姚人黄澄量所建私人藏书楼,因其周围有四明山七十二座山峰环绕,又名“七十二峰草堂”。楼中藏书最多达到6万余卷,其中《明文类体》在清朝文字狱时期保存了明代四百多家文集奏议,最为史家看重。

玉海楼 
  此楼为清人孙衣言所建,而其子孙诒让生平致力于文献研究搜集,使规模不断扩大。楼中藏书,均依照《四库全书》的体例按照经史子集编成书目,目前藏书大部分由浙江大学图书馆收藏。

徐家汇藏书楼
  该楼的创建起源于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1847年,法国传教士南格禄购地建楼,并在随身带入中国图书基础上四处搜购书籍,这就是徐家汇藏书楼雏形。该楼于1956年并入上海市图书馆。

《四库全书》七阁
  《四库全书》卷帙浩繁,不曾付梓刊行,只手抄了七部,分别藏于北京紫禁城文渊阁、京郊圆明园文源阁、奉天故宫(今沈阳)文溯阁、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在镇江建文宗阁、扬州建文汇阁、杭州建文澜阁,阁与书历尽沧桑,伴随着中国近代史上的频繁战乱而饱受摧残。文宗阁、文汇阁、文源阁先后遭兵火焚毁。只有文渊、文津、文溯、文澜四阁尚屹立人间。

  《四库全书》卷帙浩繁,不曾付梓刊行,只手抄了七部,分别藏于北京紫禁城文渊阁、京郊圆明园文源阁、奉天故宫(今沈阳)文溯阁、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在镇江建文宗阁、扬州建文汇阁、杭州建文澜阁,阁与书历尽沧桑,伴随着中国近代史上的频繁战乱而饱受摧残。文宗阁、文汇阁、文源阁先后遭兵火焚毁。只有文渊、文津、文溯、文澜四阁尚屹立人间。

 


明清名家藏書印三方----李正平
圖書豐富,學術昌盛,其人民智商必高,其文化根基必厚,賢能之人亦必多。書籍是人類最可寶貴、最宜珍惜的社會資產和精神財富。
中國自古有官府藏書和民間藏書、對書籍非常珍惜。官府藏書如商、周天子宮殿「左圖右史」,便是藏書處。之後,漢的蘭台、石渠閣,唐的秘書省、弘文殿,宋的龍圖閣、天章閣,明的士禮監,清的北四閣、南三閣等,都是各朝中央政府的藏書處,在歷史上非常有名。
民間藏書亦早於春秋戰國時代就已盛行。當時學術興盛,百家爭鳴,各家著述甚多,學者、史家為了治學、著述方便,或多或少都有私人藏書(那時的所謂書,實為一捆捆的竹簡、木牘),此從諸家著作和《論語》、《孟子》、《荀子》、《墨子》、《韓非子》、《離騷》和《呂氏春秋》等典籍,多所引述他書資料,即可知之。漢、晉以後,知名的藏書家逐漸增多,如漢的司馬遷、班固、許慎、揚雄,晉的左思、謝靈運,唐的李德裕、令狐德棻、司馬貞、顏師古等,都是擁有豐富藏書的高官、學者、文人。即便窮困流離的唐代大詩人杜甫,自謂「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亦可見其蓄書不少。
從宋到清一千年,則是中國古代私人藏書走向全盛的時期。據宋王明清(一一二七至一一九五或以後)《揮塵錄》載,兩宋時,會稽陸氏、南都戚氏、歷陽沈氏、廬山李氏、九江陳氏、番陽吳氏,皆是以藏書聞的人家,而「仕宦稍顯者,家必有書數千卷」。宋代民間藏書之盛前所未有,究其原因:
首先,有宋諸帝右文,親自策試讀書人,聲明文物蔚然,並多次下詔訪求天下書籍入藏秘閣,獻書多者給「出身」(《宋史,選舉志》):進士三等謂「出身」),民間遂興起讀書、藏書之風。其次,書籍開始版刻印行。據宋陶岳《五代史補》,前蜀毋丘儉鏤版印《文選》以遺學者,為書籍印行的開端。後唐明宗下令倣其製作於國子監,為監中印書之初始。到宋代更發明活字印刷,書籍印行遂盛行天下。書經印刷發行,則量較多,較易得,故宋民間多有藏書。
至明清兩代,民間藏書家不勝枚舉。其著名者,明有葉盛(菉竹堂)、范欽(天一閣)、項篤壽(萬卷堂)、項元汴(天籟閣)、祁承(澹生堂)、錢謙益、毛晉(汲古閣)、黃虞稷(千頃堂)。清有:朱彝尊(曝書亭、采堂)、季振宜、徐乾學(傳是樓)、王士禛(池北書庫)、吳焯(瓶華齋)、宋筠(青綸館)、趙昱(小山堂)、汪文柏(古香樓、摛藻堂)、惠棟(紅豆山房)、席鑑(掃葉山房)、顧錫麒(謏聞齋)、虞文弨(抱經樓)、王鳴盛、錢大昕(研堂、十駕齋)、鮑廷博(知不足齋)、李文藻、吳騫(拜經樓)、張燮(小嬛福地)、法式善(詩龕、梧門書屋)、陳鱣、孫星衍(平津館)、王芑孫(淵雅堂)、黃丕烈(士禮居、百宋一?)、袁廷檮(五硯樓、紅蕙山房)、阮元(文選樓)、顧廣圻(思適齋)、瞿紹基(恬裕齋、鐵琴銅劍樓)、張金吾(愛日精廬、治經堂)、楊以增(海源閣、宋存書堂)、汪士鐘(藝芸書舍)、于昌進(小謨觴館)、黃廷鑑、莫友芝(影山草堂)、朱學勤(結一廬)、趙烈文(天放樓)、陸心源(皕宋樓、十萬卷堂)、繆荃孫(藝風堂)、李盛鐸(木犀軒)、徐乃昌(積學齋)、袁克文(後百宋一?、八經閣)。他們蓄書多在萬卷至十數萬卷,堪稱宏富。
歷代藏書家對圖書事業的貢獻巨大,概括而言,有以下幾方面:
第一,保存大量珍貴書籍。古人由於技術和財力的限制,書籍的抄錄、印行數量很少,若非有心人蒐集、保護,很容易在遇上天災、兵燹、禁燬、蛀蠹時亡失。因此古代一位藏家蓄書千卷、萬卷,乃至數萬卷、十數萬卷,都是一個很大的數目,對於珍貴書籍的保守功莫大焉。中國歷史上許多重要圖書,都是靠民間藏書家保存下來的。譬如秦始皇焚書坑儒,幾乎一切具有思想文化價值的儒家著作都在銷毀之列。而魯地有人冒生命危險把孔子的《論語》藏於壁中,至漢壁壞,始被發現,稱為《古論》,對考訂《論語》及孔子思想原貌有很大意義。又如清代康、雍、乾三朝,都曾大興文字獄和禁毀大量圖書(僅乾隆年間在修四庫全書時,以政治上「有違礙字句」為理由而被禁的書,多達二千餘種),而這些禁書不少有賴民間嗜書者收藏才得以倖存。 第二,考訂校勘,使在長期流傳中出現踳駮漏略訛謬的古籍,重新恢復文從義顯可讀的舊貌。而考訂、校勘的工作難度極大,非飽學、精審、熱心的人,萬難勝任。藏書家則以博學、熱誠和精通版本源流,在這方面作了辛勤耕耘,他們或「手自校訂」,或延名儒會勘,使殘闕之書變成完好之書。王明清曾批評宋士大夫藏書雖多,但失於校讎,此一缺點到了明清兩代有顯著改進。尤其清代,樸學、小學興起,精通三代秦漢以來文字圖書的專家、學者輩出,令以藏書家為中心的校勘整理工作,得以取得前所未有的輝煌成績。
第三,輯佚,使已佚亡的古籍起死回生,歷史上許多古書因年久佚亡殘缺不全,但在其他典籍上則因引用而有所保存,將這些散見他書的資料錄出,重新編篡成書,雖未必盡符原作,但不少古籍因此得以重生,在文化史上立下救亡之功。這方面做得最有聲有色的,是清代的學者、藏書家,他們輯佚的書估計達三數百種。
第四,出版印刷書籍,廣傳流布,藏書家往往將經考訂,校勘和整理的古書,匯集成叢書出版,使各類珍貴、罕覯的書籍能與廣大讀者見面。這項工作清代表現最突出,如盧文弨的《抱經堂叢書》、黃丕烈的《士禮居叢書》、孫星衍的《平津館叢書》、阮元的《文選樓叢書》,此外還有不少單行本,總數約二百種以上,書學成果卓著。
歷來藏書家的貢獻並不限於上述數項,在愛書、治學和甘貧等方面,德望高尚,卓然樹立榜樣,成為後世的楷模,其意義不在他們的書學成果之下。藏書家天性嗜書,愛書如命,視古書的珍藏、手校為「平生樂事」(范大澈藏書印)。他們不但以藏書、護書為己任,而且屢屢告誡子孫和世人愛書,以書為必須世守的珍寶,他們是書籍的守護神。顧錫麒曾刻一印:殷切的印文代表著這種美德:「昔司馬溫公藏書甚富,所讀之書終身如新。今人讀書恆隨手拋置,甚非古人遺意也。夫佳書難得易失,稍一殘缺修補甚難,每見一書或有損壞,輒憤惋浩嘆不已。數年以來,蒐羅略備,卷佚頗精,伏望見是書者倍宜珍護,即後之藏是書者,亦當諒愚者之拳拳也。」寶惜書籍,守護書籍的心聲溢於言表:
藏書家得一好書,往往傾囊勿惜。他們固然有家財萬貫者,但亦有入息不豐,甚至貧寒者。後者如一些官吏,月俸並不怎麼多,但寧可生活儉樸撙節,亦要將俸錢用於購書。如明范大澈,「月俸所入,輒以聚書」;又如清于昌遂,藏書亦是「清俸買來」。而一些家境較差的,甚至須典當衣物購書,以致日用不給。如明祁承,曾刻藏書印一方, 頗道出其中苦況:「澹生堂中諸經籍,主人手校無朝夕,讀之欣然忘飲食,典衣市書恆不給」;又如清吳翌鳳,乃貧寒之士,靠「露鈔雪篡」,居然得書數千卷。該等前賢有一種「寒士精神」(清朱之赤藏書印),為惜書而安於貧寒,所謂「好書堆案轉甘貧」(清顧廣圻藏書印),這種精神感人至深,甚為後世崇敬與效法。
不少藏書家是大學者,學術成就卓著。而更多的藏書家則因擁書多,讀書多,而成學問家、考訂校勘家。考據校勘需溯源捃逸、正誤考異、表微補闕、廣證斠注,非長期研摩群籍不能成事。這就要求專家們長年案前獨坐,在孤寂中與舊帙殘卷為伴,不慕榮華,不求富貴,勤苦自甘。許多藏書家就是這樣獻出畢生精力,至老不息,「書庫抱殘生」(清丁丙藏書印)。古代藏書家、考據家、校勘家、大學者,他們是學術領域中治學精神艱苦卓絕的一群,所表現出來的風範,為後世一切有志於學術的人確立楷模,影響至深且遠。
古代藏書家都用印,鈐於所藏圖書上。計有姓名印、字號別署印、齋室堂館印、收藏印(包括告誡兒孫世珍印)、校勘印、鑒賞印(如「鑈眼」、「眼福」、「審定」諸類),少則幾方,多則幾十方。筆者集得藏書印三方:項篤壽「項氏萬卷堂圖籍印」、毛晉「毛晉秘?」和袁克文「後百宋一廛」,皆明、清藏書名家印,甚珍貴。多年來每一摩挲展玩,似乎即有一陣書香撲鼻而來,沁人心脾,腦際亦髣浮現古代學者滿屋皆書、斯文淵雅的豐采,令人心儀。現特著錄說明於下,與讀者共享。
項氏萬卷堂圖籍印
臥馬鈕,通高約六點八厘米,印體長九厘米,寬三點五厘米,厚一點二厘米,四邊刻勾連紋。印文「項氏萬卷堂圖籍印」八字,篆書朱文。材質赤白玉,水銀沁(黑色),似曾隨葬入土。
萬卷堂為明著名藏書家項篤壽儲書之處。項篤壽字子長,嘉靖壬戍(一五六二)進士、官至兵部郎中,著作有《今獻備遺》、《全史論》等。性友愛,與弟元汴皆雅好收藏。見秘冊,輒令小胥傳鈔,儲之舍北萬卷樓。據知其藏書印除「項氏萬卷堂圓籍印」(不止一方)外,尚有「萬卷堂印」。
毛晉秘?
螭鈕,通高約十五厘米,印體高八點九厘米,印面長四點七厘米,寬四點五厘米。印文「毛晉秘?」四字,朱文篆書,邊款「毛晉秘?子九刻治」八字。印材為芙蓉種壽山石,淡黃泛紅,溫潤細膩,為壽山石名種。
毛晉(一五九九至一六五九),明末蘇州常熟(今屬江蘇)人,著名藏書家、刻書家。初名鳳苞,後更名晉,字子九、子晉,號古,性嗜卷軸緗縹。諸生,應試不第,回鄉以收集、刊刻古書為業。書多重價購得之宋元秘冊,構汲古閣、目耕樓貯之。藏書至八萬四千餘冊,並延名士校勘,刻印有《十三經》、《十七史》、《六十家詞》等,流布四方。又刻有《津逮秘書》十五集,皆宋元以前舊帙。自編書有《毛詩陸疏廣要》、《海虞古今文苑》、《明詩紀事》等。毛氏藏書印多至數十方(楊青山:《明清藏書家印鑑》),子表、扆皆好藏書。
後百宋一廛
印體高約十一點五厘米,印面長、寬均約二點八厘米。印文「後百宋一廛」五字,篆書朱文。一側?五言詩一首:「碧荷生幽采,朝日艷且鮮。秋花冒綠水,密葉羅青煙。秀色空絕世,馨香竟秝傳。坐看飛霜滿,凋此紅芳年。結根未得所,願托華池邊。」四側薄雕漁翁垂釣圖:在村落炊煙、樹木飛鳥、山石涯渚的鄉郊,有戴笠長者持竿垂釣,童子侍側,意境蕭放,刻劃生動,顯係高手所為。材質為壽山石,頗細潤。
此印係清末民初袁克文藏書鑈。袁克文(一八九○至一九三一),字豹岑,一字抱存,號寒雲(生前用齋名、堂名、別署甚夥,而以寒雲為常見),河南項城人,袁世凱(一八五九至一九一六)次子(有謂第三子,誤),善詩詞,工書法,富收藏,精鑒賞。少時拜藏書家李盛鐸(木齋)為師,致力古籍版本搜求。岳父劉世珩係書畫金石家,業師兼親家方地山(大方)為辭章、書法、金石考據及錢幣學名家,寒雲受兩人影響甚大。藏書極精,多宋元舊槧,僅宋版書就多達二百部,堪稱集藏宋元刻本之佼佼者。藏書室名「後百宋一廛」、「八經閣」和「雲合樓」。「後百宋一廛」取義「百宋一廛」之後,「百宋一廛」為清乾、嘉年間黃丕烈藏書處。
寒雲藏書印有「雲合廔」、「百宋書藏」、「後百宋一廛」和「寒雲秘笈珍藏」等多方。寒雲偶治印,亦精。不知筆者所藏「後百宋一廛」印是否出其手?惟側款所題五言詩,論書法則頗類寒雲所刻。後人評寒雲善書,各種字體均精妙。而無論大字小字,要以精美秀逸為別致,筆法華瞻流麗,獨具姿妙之態,頗受其業師大方「書法放恣,不拘繩墨,橫斜疏散,如畫梅竹」的影響。讀者比較寒雲「題愚公師畫山水便面」及此印五言詩書跡,應可窺見其中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