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海印蒙学百问千答之七——习字文之变迁  

2012-05-26 10:45:14|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字为传统蒙学中极为重要的课业。

童蒙初学作书,坊间有用板印朱书,使用墨依样描润名曰“描朱”,亦曰“润红纸”。笔画清楚后塾师端书一本,使蒙以竹纸书之曰:印本。

古人习书之法不详,润红纸上所书有三四种,皆相传不变,如云:

位列上中下,才分天地人,五行生父子,八卦定君臣。

又有:王化行中外,民生保大全,八方同日月,六合共山川,君位居九五,臣工叶百千,干戈今不用,共享太平年。

又有: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楼台七八座,八九十枝花。

又有: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

“王化行中外”一诗,明时即行于世。

 

“上大人孔乙己”最初用于旧时学童习字,仿影或描红。旧时学童入私塾,初学习字先写仿,仿影由塾师写定范帖,仿影衬于透明仿纸下模写;描红则是以红色印刷范字,学童墨写覆红。
清初褚人获在《坚瓠集》中说:“小儿习字,必令书‘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天下同然,不知何起。”大概取其笔画稀少,易认易写。


仿影用语,历史久远。敦煌写本已有此语。

宋人道原《传灯录》:“或问陈尊宿,如何是一代时教?陈曰:‘上大人孔乙己’。”

宋普济《五灯会元》载“郭功甫谒白云,云曰:‘夜来枕上作《山颂》,谢功甫大儒乃曰:‘上大人,邱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元方回诗云:“忽到古稀年七十,犹思上大化三千。”古稀之年,还回忆童年习字的往事。

清梁章钜嘉庆七年(1802)进士,《归田录》记载:内孙外孙十余人,延聘塾师四五任,都让学童写“上大人孔乙己”等字。询问先生字出何书作何解?皆不能对。清钱大昭说“取其笔划少,而便习耳。”共同认为:“无取义理”。

明代祝允明(枝山)却见解独特,说这组字是孔子写给父亲的书信。

他打破三字断句的模式,重新断句为“上大人,孔,一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人可知礼也。”

梁章钜引祝允明《猥谈》:“此孔子上其父书也。上大人为一句。孔为一句,乃孔子自称名也。‘一己化三千七十士尔’为一句;言一身所化士有如此也。‘小生八 九子佳’为一句,盖八九乃七十二,言三千人中,七十二更佳也。‘作人可知礼也’为一句,作犹为仁与礼相为用;七十子善为为仁,其于礼可知也。”
但梁氏申明“此说不知所本”。


 

鲁迅小说《孔乙己》,正是这组字中的三个字。“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

 

论中国古代的习字蒙书
作者:刘长东
[摘要]习字蒙书是古代童蒙教育的重要教材。先秦至六朝,字书因书体演变较快而频繁出现,唐代后,基本书体的稳定使新字书的出现减少。近代流行的《上大人》蒙书始见于敦煌写本《上大夫》,且见引于晚唐文献,可知其起源于唐。其内容在宋元又小有改、补。宋明人解其文字为言儒门之事,附于其后而并行的《上士游山水》、《王子去求仙》诗,则言道门之事;蒙书的思想是儒道结合的。而且,为勉励学童,蒙书中还有“立行方回也,文才比仲壬”的励志性诗句。明清人对此蒙书的文字之意多不能解,但此蒙书又从唐到清末,一直盛行于民间;它在意义失落的情况下而能流行久远广泛,正体现其作为小传统的“长时段史”或“无意识史”的事物,有变化极慢的特点。
  [关键词] 敦煌写本《上大夫》;习字蒙书;民间文化
   
  中国古代的童蒙教育包括识字、知识、德行三方面[1]。其中识字是基础,而习字是与之密切相关的环节。关于习字蒙书,王利器《敦煌写本<上大夫>残卷跋尾》,郑阿财、朱凤玉《敦煌蒙书研究》,曾论及敦煌写本《上大夫》的内容与性质、时代与流传、对后世俗文学的影响等。本文以三位先生所论为基础,并藉新的材料,拟在习字蒙书的源流演变、文字意义、流传等问题上,佐助和补充三位先生之说。
  
  一、习字蒙书的源流演变
  
  先秦发蒙教育的内容,见《礼记·内则》:“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九年,教之数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记(计)。”据郑注“方名”为“东西”,注“数日”为“朔望与六甲也”,知其发蒙有数字、方位、干支名等内容。又《汉书·食货志上》云:“八岁人小学,学六甲五方书计之事。”颜注引臣瓒曰:“辨五方之名及书艺也。”顾炎武《日知录》卷27云:“六甲者,四时六十甲子之类;……书者,六书;计者,九数。”所谓“六书”、“九数”,乃《周礼·地官·保氏》载国子所学六艺之二,即汉郑众所说“象形、会意”等六种造字和用字法,以及计算“方田、粟米”等九种算术法。《隋书·经籍志一》亦云:“古者童子……六年教之数与方名。十岁入小学,学书计。”《礼记》、《汉书》、《隋书》在童子入学发蒙的年龄上虽记载有小异,但皆在童蒙阶段,且其发蒙内容大同,有数字、方位名、干支、六书、算术等。前四者皆含识字和习字的内容,而先秦和汉代用以识习文字的字书,则如《汉书·艺文志》所云:“古者八岁入小学,故《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造字之本也。……《史籀篇》者,周时史官教学童书也。……《苍颉》七章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爰历》六章者,车府令赵高所作也;《博学》七章者,太史令胡母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而篆体复颇异,所谓秦篆者也。是时始造隶书矣,起于官狱多事,苟趋省易,施之于徒隶也。汉兴,间里书师合《苍颉》、《爰历》、《博学》三篇,断六十字以为一章,凡五十五章,并为《苍颉篇》。武帝时司马相如作《凡将篇》,无复字。元帝时黄门令史游作《急就篇》,成帝时将作大匠李长作《元尚篇》,皆《苍颉》中正字也。……至元始中,征天下通小学者以百数,各令记字于庭中。扬雄取其有用者以作《训纂篇》,……臣复续扬雄作十三章,凡一百二章,无复字,六艺群书所载略备矣。”据此可见,先秦到汉出现了一系列的字书,其出现是由书体的演变所致,此在《隋书·经籍志一》亦有所云:“自苍颉讫于汉初,书经五变:一曰古文,即苍颉所作。二曰大篆,周宣王时史籀所作。三曰小篆,秦时李斯所作。四曰隶书,程邈所作。五曰草书,汉初作。秦世既废古文,始用八体,有大篆、小篆、刻符、摹印、虫书、署书、殳书、隶书。汉时以六体教学童,有古文、奇字、篆书、隶书、缪篆、虫鸟,……因事生变也。魏世又有八分书,其字义训读,有《史籀篇》、《苍颉篇》、《三苍》、《埤苍》、《广苍》等诸篇章。”继八分书行世而出现《埤苍》等字书后,六朝因楷书的流行,相应亦出现了晋王义(《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作王羲之)《小学篇》、杨方《少学》、束皙《发蒙记》、顾恺之《启蒙记》、梁周兴嗣《千字文》等。
  唐以前习字蒙书的情况,因文献阙如,只能据以上材料而作四点推测:一、先秦至六朝,发蒙习字含于识字环节中,其内容初为数目、方位、干支等字的识习,后始识习字书之字。二、字书既随书体演变而不断出现,则见发蒙习字亦主要以实用,而非纯以书艺精进为目的,故童子所习为当时流行的书体,而非以前的古体。三、先秦至汉的字书编纂,虽有识字习字的发蒙成分,但汉代经学发达,亦兼尽备“六艺群书”文字之意,故字书作为“小学”类书,有经学附庸的性质,而不尽以发蒙为目的。四、字书既兼属经学附庸,故其作者虽有民间“间里书师”,但主要是官僚士大夫,甚至有以国家行为而编纂的。
  唐以后的习字蒙书,则有较多的记载可资考索。其中最著名的即鲁迅小说《孔乙己》所说《上大人》:“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因该小说被选人初中语文教材,故《上大人》蒙书也最为今人熟悉,故兹先论《上大人》蒙书。清福申《俚俗集》卷7录《水东日记》、《猥谈》、《坚瓠集》,并暗袭《通俗编》之文,对此蒙书的起源、含义、性质等有所涉及。《坚瓠集》为褚人穫撰,福申所录见《坚瓠九集》卷4:
  
  小儿初习字,必令书“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丸子,佳作仁,可知礼也”。
  天下同然,不知所起。据此可见:一、鲁迅小说中的“孔乙己”,褚人穫所载为“丘乙己”。二、褚人穫虽为清康熙年间人,但犹说“不知所起”,说明在清前期,人已昧其起源。
  先看“孔”与“丘”的异文,此非鲁迅臆改“丘”为“孔”,而是本有作“孔”者,如《说郛续》卷46所录明祝允明《猥谈》作“丘”,但清梁章钜《浪迹续谈》却引作“孔”。《五灯会元》卷19亦有此语,然中华书局点校本作“丘”,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作“孔”。又清钱大昭《迩言》卷5亦作“孔乙己”。之所以有此异文,盖因古人以为“丘乙己”即指孔子,如明李贽《焚书》卷3云:“年十二,试《老农老圃论》。居士曰:‘吾时已知樊迟之问,在荷蒉丈人间。然而上大人丘乙己不忍也,故曰“小人哉,樊须也”。则可知矣。’”此事见《论语·子路》“樊迟请学稼”事,是则李贽所言“上大人丘乙己”显然是指孔子。后世似亦多作“孔乙己”而非“丘乙己”,如郑阿财和朱凤玉所见二版刻都作“孔乙己”。至于改“丘”为“孔”之因,盖如元谢应芳《龟巢稿》卷14云:“第四字乃圣人名讳,理合回避,岂宜呼之以口,以渎万世帝王之师乎?”是因避讳而改的。
  再看其起源。褚人穫说其“不知所起”,在此前,明叶盛《水东日记》卷10云:“诸暨陈儒士洙今日云:‘尝见宋学士晚年以眼明自夸,细书小字,尝及此。学士其知所自者耶?’”叶盛以为宋濂或知之。但梁章钜《浪迹续谈》卷7据叶盛所载而推论:“似是元末明初有此语。”又《弁州续稿》卷194载明王世贞与赵汝师书,中有“弟尚未曾描写‘上大人’,将来或得小小实用”之语,清顾张思《土风录》卷10即据之推论说“则知此风起于明初”;并据叶盛所载,而说宋濂“盖一时信笔择其字画之简者,后人以便于童蒙而遍行之”,认为此数语被用于童蒙习字,始于明初宋濂的信笔而书。但此数语又见于宋濂之前,如元方回《桐江续集》卷21《丙申生日七十自赋二首》其一云“忽到古希年七十,犹思上大化三千”,故顾张思之说未谛。而钱大昭《迩言》卷5则据此诗而说“乃知由来已久”。其实在方回之前早有此语,如明释如卺《禅宗正脉》卷10载:“提刑郭祥正字功甫,因谒白云,……(白云)乃曰:‘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公切疑,后闻小儿诵之,忽有省。”清俞樾《茶香室丛钞》卷9据此而言:“按此知宋时此数语已盛行,故白云举此以示郭功甫。”又,明释居顶《续传灯录》卷7载某僧问蕴良禅师:“如何是接初机句?”师曰:“上大人。”蕴良为北宋人,故顾张思据此而进一步推论:“则宋时有此语,特未施之学书尔。”那么,此语在宋代是否果未施诸学书呢?宋赜藏主《古尊宿语录》卷39载北宋时,有僧问光祚禅师:“问:‘如何是祖师禅?’师云:‘上大人。’又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不会且顺朱。’”同书卷17载五代云门宗文偃禅师事云:“师因摘茶,云:‘摘茶辛苦,置将一问来!’无对。又云:‘你若道不得,且念“上大人”。更不相当,且顺朱。’”所谓“顺朱”即描红习字,如宋释居简《北硐集》卷6云:“写字难:画被忘穿,临池忘缁,专心致志,仅仿佛古人用笔意。公孙氏剑舞,观者得草圣之妙。彼顺朱耳。”居简认为勤苦练字者与善妙悟的张旭相比,仅如描红习字耳。是则五代与宋“上大人”等字已施诸描红习字,顾张思之说未谛。又,据郑阿财、朱风玉调查,在敦煌文书里“上大人”多写为“上大夫”,其写卷有七,在有纪年的三卷号中,P.4490b的纪年最早,为唐懿宗咸通十年抄写,二先生遂推断“至晚唐懿宗咸通年间敦煌地区学子已流行以‘上大夫’来习字”。据《祖堂集》卷19,希运弟子陈和尚与僧人也曾“拈上大人”等以对机锋。希运为武、宣宗时人,陈和尚当与之同时或略后。此亦可佐二先生之说。
  《上大人》在流传中又尝被修改,如谢应芳《龟巢稿》卷14言其末“佳作仁,可知礼也”句:“乖刺尤甚,故某不揣狂瞽,尝易之数与方名,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兆’,曰‘东西南北上下左右前后’。以字画较之,亦简易也,待其手熟,即兼以‘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伯阡万’字教之,以备公私计算之用。”此修改实本于《礼记》所言童子“六年,教之数与方名”的古法。除对《上大人》蒙书做修改外,古人还创作有新的习字蒙书,《坚瓠五集》卷3载褚人穫《砚田诗笑》诗:“先生虚话说难全,实景描朱更可怜。马眼桶横‘丘乙己’,梅花茢例‘去求仙’。”末三字即见于《上大人》外的蒙书,如《水东日记》卷10在录《上大人》后还录有:  
  尚仕由山水,中人坐竹林。王生自有性,平子本留心。王子去求仙,丹成入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褚人穫诗中的“去求仙”即叶盛所录“王子去求仙”。叶盛所录诗为两首,前四句的起源很早,敦煌文书S.4106b、P.3145b已有之,且二写卷中还有“立行方回夜,文财比重人。去年出北地,今人日南音”及“牛羊万口,舍宅不售”等句[41]。后四句未见于敦煌写卷,当是唐以后所增(参下)。到宋代又出现新的习字蒙书,如元李治《敬斋古今( )》卷1云:“‘文出升平世,禾生大有年。……于戈包已久,永十本支延’,欧阳永叔戏为也。小儿初作字,点画稍多,即难措笔,必简易则易为力……欧公此诗,当亦为儿辈设也。”可见欧阳修也撰有习字蒙书,唯流传不广。在近代四川用以发蒙习字者又有所异,王利器先生说:“旧时四川,幼童发蒙习字,塾师以土红笔写‘一二三’等字,命学童依样描写,谓之‘拉扁担’,拉伸了,然后摹格反复写‘上下十卜丁,人干寸斗平’十字,久之,又换写‘王子去求仙,丹成入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四川的习字蒙书既存“数与方名”以发蒙的古意,又沿用了全国流行的“王子去求仙”的蒙书。
  
  二、习字蒙书文字的意义
  
  先看《上大人》文字之意。古人视《上大人》为与《千字文》同类者,如《醒世姻缘传》第一回载曹源“那‘上大人,丘乙己’还自己写得出来。后来知识渐开,越发把这本《千字文》丢在九霄云外,专一与同班不务实的小朋友游湖吃酒。”《千字文》为有意义的韵语,而《上大人》既被视为与之同类,则它在古人看来也应是有意义的。如明赵南星《目前集》前集云:“□(孩)提之童方入学,使之徐就规矩,亦必有方,发□(于)书学是也,故‘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殊有妙理。大□(人)者,圣人之通称也;在上有大底人,孔子是也。□(丘)是孔子之名,以一个身己,教化三千徒弟,其有七十二贤士,但言七十者,举成数也。尔小□(生),是小小学生,八岁九岁底儿子;古人八岁始□(人)小学也。佳者,好也;作者,为也。当好为仁者之□(人)。可者,肯也;又当肯如此知礼节,若能为人知□(礼),便做孔子也做得。凡此一段二十有五字,而□(尔)字居其中,上截是孔子之圣,下截是教小儿□□(学做)孔子。其字画从省,欲易于书写;其语言叶□(韵)者,欲顺口好读也。”此解实出宋陈郁《藏一话腴》,缺字即据而校补,文末尚有“己士子礼四字是音韵相叶。‘也’之一字乃助语,以结上文耳。言虽不文,欲使理到,使小儿易通晓也”等句。明祝允明《猥谈》的解释又有异:“向一友谓予:‘此孔子上其父书也。上大人(句;上,上书;大人,谓叔梁纥),丘(句;圣人名),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句;乙、一通,言一身所化士如许),小生八九子佳(句;八九,七十二也;言弟子三千中七十二人更佳),作仁(句;作犹为也),可知礼也(仁礼相为用,言七十子善为仁,其于礼,可知)。’大概取笔画稀少,开童子,稍附会理也。”在《古今说部丛书》本中末二句作“使童子易知易学也”。不过,也有不同意这些解释的,如翟灏《通俗编》卷7说这些字本“无甚义理”,“祝氏说,傅会无稽”;梁章钜《归田琐记》卷6言“此说不知所本,要足以广异闻”耳。

若说古人对《上大人》二十五字之释或有牵强,那么,“尚仕由山水”和“王子去求仙”二诗,以及“立行方回夜,文财比重人”等,作为五言诗句,则不是“无甚义理”的。
  先看“尚仕由山水”首之意。首二句“尚仕由山水,中人坐竹林”,在字面上不甚通。但其“尚仕”二字,《水东日记》的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作“尚士”,敦煌文书S.4106作“上士”,P.3145作“上仕”。“尚”与“上”通,王弼注本《老子》第三章的“不尚贤”,长沙马王堆帛书甲、乙本即作“不上贤”。“仕”与“士”亦通,《周礼·地官·载师》“以宅田士田贾田,任近郊之地”句,郑注:“士读为仕”。“由山水”之“由”,与“避”和“游”通,《文选·阮籍〈咏怀诗〉》“素质庭遊商声”句,沈约注:“递字应作由,古人字类无定也。”《文选·陈琳〈檄吴将校部曲文〉》“围守邺城,则将军苏游,反为内应”句,李善注:“游与由同。”故“尚仕由山水”即是“上士游山水”。古人的引例也可证之,苏轼《书学太白诗》:“有崔颢者,曾未及豁达李老,作《黄鹤楼诗》,颇类‘上士游山水’。”苏轼以“上士游山水”比崔颢诗之浅易,显然用的是此蒙书之句。此二句又被禅师用作话头,《古尊宿语录》卷46载北宋慧觉的拈古云:“拈云:‘且道如今作么生会?’良久云:‘上士游山水,中人坐竹林。’”南宋密庵咸杰在上堂时,也曾用“上士由山水,中人坐竹林”句,以接引后学。元明清的蒙书中犹存此二句,如《敬斋古今( )》卷1:“小儿初作字,点画稍多,即难措笔,必简易则易为力,故小学有‘上士由山水,中人坐竹林’之语。”明清之际,道独禅师《颂古·风旛》(《宗宝道独禅师语录》卷4)亦云:“人言富有千金好,何似‘中人坐竹林’。”可见此诗自唐至清犹存于习字蒙书,且其首二句的用字,也是“由”与“游”通用的。
  诗末二句“王生自有性,平子本留心”的“王生”,敦煌写卷P.3145号作“天生”,“王”与“天”字形近,而下文“王子去求仙”句中又有“王”字,作为习字蒙书,选字会避重复,故当作“天”字为是。此二句盖用韩平子之典,《说苑·敬慎》:“韩平子问于叔向曰:‘刚与柔孰坚?’对曰:‘臣年八十矣,齿再堕而舌尚存。老聃有言曰:“天下之至柔,驰骋乎天下之至坚。”又曰:“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因此观之,柔弱者生之徒也,刚强者死之徒也。”夫生者毁而必复,死者破而愈亡,吾是以知柔之坚于刚也。’平子曰:‘善哉!然则子之行何从?’叔向曰:‘臣亦柔耳,何以刚为。’平子曰:‘柔无乃脆乎?’叔向曰:‘柔者纽而不折,廉而不缺,何为脆也!天之道微者胜。是以两军相加,而柔者克之;两仇争利,而弱者得焉……’平子曰:‘善!’”蒙书之此二句,盖谓人天生而有刚柔之性,但韩平子能留心柔弱的正面效用。韩平子在后世被看成道家人物,《广弘明集》卷9北周甄鸾《笑道论》:“《化胡经》曰:迦叶菩萨云:‘如来灭后五百岁,吾来东游,以道授韩平子,白日升天。又二百年以道授张陵。’”而此诗的首二句,令人联想到魏晋时受玄学影响而兴起的“林下”之风,它推崇的是道家的隐逸之德,与末二句的贵柔尚弱的道家意旨也有贯通之处。
  “王子去求仙”首,不见于敦煌文书,却见于后世的通俗读物,清蔡爽《官话汇解便览》卷上即引之。此书是以浙江方言与清代官话相对照而用来学习官话之书,它之所以选录此诗,当是因其为时人所悉知之故。诗的“王子去求仙,丹成人九天”句,盖与唐许浑《丁卵诗集》卷上《缑山庙》诗所咏事同:“王子求仙月满台,玉萧清转鹤徘徊。曲终飞去不知处,山下碧桃花自开。”此求仙的王子谓王子乔,题汉刘向《列仙传》卷上云:“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风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柏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明普庵印肃禅师《证道歌》(《普庵印肃禅师语录》卷中)云:“八万法门从此出,咄哉‘王子去求仙’。”末句显然和前代僧人引“上大人”或“上士游山水”等一样,也引的是蒙书之句。
  诗末“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二句,也与仙道故事有关,《两宋名贤小集》卷356韩信同《棋盘仙迹》诗:“唐山绝顶棋盘石,戏局流传名自昔。殷勤细问白发翁,云是仙人曾对奕。……又不闻樵采之人王子质,邂逅仙人执手谈。赢输未决藏机密,贪看柯烂不知时。少憩山中方七日,……归来尘世无相识。”王质观仙人棋而柯烂事,见梁任防《述异记》卷上:“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宋朱晞颜《白岳寄怀》:“静思世上千年事,不值山中一局棋。”所咏亦此事。古人又或以之咏刘阮入桃源事,事见刘宋刘义庆《幽明录》,言汉明帝时剡县刘晨、阮肇误人天台山桃源仙境,与天台二女共居半年,回家后,“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问讯得七世孙,传闻上世人山,迷不得归”。明初王子一《刘晨阮肇误入桃源》杂剧第三折,刘晨从桃源仙境回家后,即以此句来感叹仙凡之异:“方知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信有之也。”又元虞集《道园遗稿》卷6《苏武慢十二首》其六:“对酒常歌,无愁可解,是个道人标格。……世上千年,山中七日,随处惯曾为客。”[72]可见古人又或以之咏修道生活。“王子去求仙”首既然未见于敦煌文书,且征引它的多为宋元以来的文献,故其被纳入描红蒙书盖在宋元之时。
  以上二诗既已考索,再来看敦煌文书S.4106号的“立行方回夜,文财比重人”,此二句在P.3145号作“立行方回也,文才比重仁”。虽郑、朱二先生校录为“例行方回夜,文财(才)比重(众)人”,但其意仍晦。此二句又见《嘉泰普灯录》卷16所载明辩禅师的上堂之语,据其所引文字,或可明其意:“今日忽有人问道场:‘如何是参议见佛灯得力句?’只向道:‘上士由山水,中仁坐竹林。’渠若云:‘曾举似人么?’只向道:‘立行方回也,文才比仲壬。’”明辩为两宋之际的人,可见此二句犹存于当时的习字蒙书。其文字盖当以“立行方回也,文才比仲壬”为是。“回也”指颜回。据《论语词典》统计,《论语》中称“颜回”者唯二例,而称“回也”则有十一例。如《论语·公冶长》:“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语词可用于称谓,宋项安世《项氏家说》卷3说,在《尚书》中“凡人之名称有复字者,不助辞。……单称一字者加哉字,鲧哉、益哉、垂哉是也。他书单名以也字副之,回也、赐也之类”。清刘淇《助字辨略》卷3也说:“《论语》回也、赐也,此语助用之称谓者也。”此“也”字或甚不可缺少,《颜氏家训》卷6:“‘也’是语已及助句之辞,文籍备有之矣。河北经传,悉略此字,其间字有不可得无者,至如……‘回也屡空’……如斯之类,傥削此文,颇成废阙。”因在《论语》中颜回多被称为“回也”,故后人亦袭之,李白《同吴王送杜秀芝赴举入京》:“秀才何翩翩,王许回也贤。”韦应物《韦苏州集》卷3《答释子良史送酒瓢》:“且饮寒塘水,遥将回也同。”二诗皆用《论语·雍也》“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之典。故“立行方回也”之“回也”,当指颜回。方,即比也,句意为德行之立可比颜回,典出《论语·先进》:“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古人本多以颜回勉励学童,如《晋书·虞溥传》载溥训谕庠序诸生云“夫学者不患才不及,而患志不立,故曰:……希颜之徒,亦颜之伦也”,宜乎蒙书有“立行方回也”之句。

 “文才比仲壬”句,仲壬盖指东汉王充,《后汉书·王充传》:“王充,字仲任。”“任”与“壬”通,如《史记·齐太公世家》:“齐人共立悼公子壬,是为简公。”其名在《国语》的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中即作“任”:“今齐侯任不鉴于楚。”三国吴韦昭注:“任,齐景公孙、悼公之子简公任也。”,就王充而言,其字除作“仲任”者外,也有作“仲壬”者,《通志》卷110即云:“王充,字仲壬。”王充才学富赡,其《论衡》“释物类同异,正时俗嫌疑”,但此尚非其人习字蒙书之因,真正原因盖为其青少年时代之事,即“充少孤”,“家贫无书,常游洛阳书肆,阅所卖书,一见辄能诵忆,遂博通众流百家之言”。习字蒙书选颜回和王充之目的是欲“励志”,即勉励学童在德行和学问上当与二人比肩。
  从习字蒙书的思想倾向来看,《上大人》等二十五字,据前揭材料,很显然说的是儒家,而“上士游山水”诗和“王子去求仙”诗,则说的是道家道教。描红蒙书的思想倾向是儒道结合的。儒道二家在古代的影响最大,故习字蒙书中也出现宣传儒道二家的内容,且为勉励幼童在品德和学问方面上进,还有励志之句。而清张尔岐《蒿庵闲话》卷2据白云守端曾以《上大人》启悟郭祥正,故说“白云之意,盖欲合儒释而一之”,显然是错误的。禅师以之作机锋话头,也许只是用平常浅易之事来破除妨碍人悟道的理障,或表明道在一切平常浅易的事物中而已。如《古尊宿语录》卷15载云门文偃曾用“上大人”等句来接引弟子:“问:‘生死根源即不问,如何是目前三昧?’……师云:‘上大人,丘乙己。’进云:‘学人不会。’师云:‘化三千,七十士。’”文偃同时也喜用乘法口诀来接引学人,如人问“宾主相去多少”?“师云:‘如眼如目。’进云:‘合谈何事?’师云:‘三九二十七’”。故禅师以描红蒙书来接引学人,如同其用乘法口诀一样,是欲以平常浅易之事,去助学人悟道。
  
  三、习字蒙书的流传
  
  《上大人》蒙书的流传甚广泛久远。在时间上,它从唐末流传到民国初年;地域上,从西北敦煌到西南川蜀、东部江南等地,都有流传。据前揭蔡寅《官话汇解便览》和王利器所言情况,《王子去求仙》的流传亦类之。在流传的广泛久远上,它颇类似《四书五经》和同为蒙书的所谓“《三》、《百》、《千》、《千》”(《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但它与《四书五经》又不同,因为它不是作为国家指定的科举教材而用行政权力推行的。它与《三字经》等蒙书也不同,因为后者是作为文字意义明确的文本而流传的,而它却是在文字意义失落的情况下流传的,如叶盛《水东日记》卷10言《上大人》、《尚仕由山水》、《王子去求仙》云:“已上数语,……尔传我习,几遍海内,然皆莫知所谓。或云仅取字画简少无他义,或云义有了了可解者,且有出也。”张尔岐《蒿庵闲话》卷2:“近日吾乡蒙师,为童子描‘上大人’,常倒书‘尔小生,八九子’二句,不知为韵语也。”蒙师之所以倒书文句,不仅是因不知其为韵语,也是因不明其意之故。翟灏说《上大人》“无甚义理”,梁章钜《归田琐记》卷6说:“余流寓浦城,次儿、三儿、五儿及长女、三女,悉比户而居,内外孙十余人,皆不过十岁上下,塾师延至四五人。有初学执笔者,每写上大人等字,辄询塾师以出在何书,如何讲解,多不能对。”鲁迅也说“上大人孔乙己”是“半懂不懂的话”。可见习字蒙书因需顾及文字笔画的简易,而用了借字,故其意义在后世也隐晦不显,因此,可以说它是在意义失落的情况下流传的。另外,如前所揭,明清人昧其起源,也多少反映其流传的“无意识”性。那么,意义失落的文本何以能流传得如此久远和广泛呢?
  关于其原因,王利器说《上大人》蒙书以“其简易”,“取便初学,遂乃盛行”;郑阿财、朱风玉言其“蕴涵中国文字的基本笔法”而“历久不衰”。笔画简易、笔法完备,确为《上大人》等流传久远广泛之因,但又非唯一原因,因为笔画简易、笔法完备之字不胜其数。而且循理而言,“永”字至少亦当见于习字蒙书,因为此字的笔画唯五笔,不算连笔也仅八笔,与“佳作仁”之“佳”字同,可谓笔画简易者。在笔法上,此字具中国书法史上著名的“永字八法”,即宋桑世昌《兰亭考》卷4所云“努、啄、磔、侧、趣、勒、策、掠”等八种笔法,传为唐李阳冰所撰。《翰林禁经》云:“八法起于隶字之始,……所用该于万字,墨道之最不可不明也。……昔逸少工书,遂历多载,十五年中偏攻永字,以其八法之势,能通一切字也。又《笔诀》云:‘八法是翰墨之良规,习书之源流,无或辄废。’”故“永”字亦可谓笔法最完备者。但“永”字并未见于《上大人》等蒙书,而只见于欧阳修所编蒙书的“永十本支延”句。故单以笔画、笔法来解其流传久远广泛之因,似未尽圆满。在此原因之外,我们认为中古以来基本书体的稳定,也是《上大人》等蒙书流传久远广泛之因。据文首所揭《汉书·艺文志》和《隋书·经籍志》,可知字书的频繁出现与书体的演变有关,从先秦至六朝,字书之所以不断以旧替新,是因书体经历了大篆、小篆、隶书、楷书等变化。而书体演变为楷书后,直至今日,都是最基本的书体,故《上大人》等作为楷体的习字蒙书,也因基本书体的稳定而无新的习字蒙书来取代它。
  其实,从习字蒙书的流传,还可看出其所反映的民间文化的特点。如前所揭,叶盛说《上大人》等乃“乡学小童”所习蒙书;张尔岐说教童子描“上大人”者乃“吾乡蒙师”;顾张思也说:“乡学书儿描写红字小本,有‘上大人、邱乙己’之文。”可见此类蒙书主要流行于乡学。所谓乡学即乡村学塾,在《上大人》等蒙书流行的唐代,即已由敕令设置,唐杜佑《通典》卷53载开元二十六年赦文:“其天下州县,每一乡之内,里别各置一学,仍择师资,令其教授。”元代也曾以圣旨设置,《通制条格》卷16载元至元二十三年圣旨:“今后每社设立学校一所,择通晓经书者为学师,于农隙时月,各令子弟入学。”其所用教材,固然有圣旨所规定的“先读《孝经》、《小学》,次及《大学》、《论》、《孟》、经、史”等高文典册,也有唐以来流行的“《随身宝》、《衣服杂字》之类”的通俗读物;《上大人》等蒙书与此二书性质相类,故它也极可能从唐以来一直流行于民间、乡村社会,其民间性不容置辩。若借美国罗伯特·雷德费尔德(Robert Redfield)《农民社会与文化》中的大、小传统的概念,则《上大人》等蒙书无疑属于小传统的文化,即与大传统的上层、正统、精英文化相对的下层、民间、通俗文化。小传统常体现民族的文化心态、风俗习惯等,依法国布罗代尔(Braudel)的历史时段说,它应属“长时段史”,即它与变化甚快的“短时段史”的军政事件及人物活动相对,而具有变化极慢的稳定结构,且多反映的是“无意识历史”的社会形态或传统。《上大人》等的意义虽在后世已失落,但它已作为幼童习字的程式而取得“传统”的地位和权威性,故在无意识状态下得以久远广泛的流传,而此正体现民间蒙书作为小传统的“长时段史”或“无意识历史”的事物,有变化极慢的特点。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