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胡怀琛的国学学术书目和古书源流书目  

2012-08-22 23:05:10|  分类: 国学书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印按,海印阅胡怀琛之《古书今读法》,甚是有用,将国学学术书目详明源流,胡氏三兄弟的学问非常笃实。

 

胡朴安(1878~1947)(图)胡朴安胡怀琛的国学学术书目和古书源流书目 - 海印學宭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

胡怀琛的国学学术书目和古书源流书目 - 海印學宭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胡怀琛的国学学术书目和古书源流书目 - 海印學宭 - 北京海印蒙学教育

 

 

 

近现代著名文字训诂学家、南社诗人。本名有忭,学名韫玉,字仲明、仲民、颂明,号朴安、半边翁;以号行世。安徽泾县溪头村人。曾先后任教于上海大学、持志大学、国民大学和群治大学等。
家学渊源
  胡朴安的祖上世代为儒,祖父复初公著有《养拙斋诗存》,父亲胡爱亭著有《守拙斋诗存》及《文存》、《笔耕录》。朴安兄弟三人,兄伯春,庠生,著有《伯子书稿》。弟寄尘(怀琛)早年加入南社,一生诗文著述甚富。胡朴安的家乡安徽泾县东乡丹溪,是万山丛中一平地,南有香涧水,东有横亘百里的黄兑山。由于山多地少,村中人多外出经商。胡朴安的父亲爱亭公在清同治年间曾在上海大东门经营丝线业,后弃商为儒,在南昌处馆授徒。由于家中人口多,而家境贫寒,胡朴安先生每日必须从事种菜、舂米、担水、砍柴等繁重体力劳动,以减轻父母之生活重担。
  胡朴安青年时孜孜好学,劳动之余,努力读书,涉猎广博。他曾说:“我于经仅读《诗经》、《书经》、《左传》三种;于史仅读《史记》一种;于子仅读《荀子》、《庄子》二种;于文喜读韩退之、欧阳修;于诗喜读李太白、白居易;于算学喜读李善兰、华衡芳之书。又喜读徐光启之《农政全书》;戚继光之《纪效新书》。有时也喜读段玉裁之《说文解字注》,朱子之《近思录》”。(摘自《六十年前的我》)
革命生涯
  胡朴安七次应试,六次被黜,最后一次院试,首场例考杂学,胡朴安报考算术,入场得题“算论”一篇,因恨主试人之昏,敷衍成章,交卷出场。正场考试“经义策论”,又草草成篇,纳卷出场,竟然获取。1904年离乡去当涂黄池镇,在同乡翟晏如家为家塾教师,常往芜湖购报刊新书,如《民约论》、《自由原理》、《天演论》,以及鼓吹革命文章,读后颇受启迪,思想得到进步,自誓不再应试,并与翟晏如共商“领垦”计划,以此为名,以垦为备,积粮招兵,蓄积力量,响应革命。1905年,日俄战争将近结束,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胡朴安闻悉“气为之壮”。适逢芜湖万春圩放垦,胡朴安便与人筹集资金招集农民前去垦荒。胡朴安主持垦事,翟晏如负责筹款。胡朴安亲往上海购回耕田机2 台,自学拆卸安装方法,亲手扶犁耕作。二年之中,无论盛夏酷暑或寒冬腊月,与垦荒的农民同吃睡在一起,赤足上田埂,正是“扶犁随老农,耕土问深浅”,一切艰难困苦的事他都亲自去做,他后来在回忆诗中写到的“素志怀农桑,少年竟实现”这二句,就是他年轻时,以清初顾炎武平生开垦利国利民为榜样,脚踏实地刻苦磨砺自己的最好写照。后由于洪水泛滥,虽垦田万亩,终未成功。躬耕之余,研读政治法律、革命书籍及唐宋诗文,于芜湖结识安徽公学陈独秀、李光、刘师培、汪孟邹、江丹候、洪泽丞等进步知识分子,过从甚密。
  1906年,他来到上海,原想参加反清活动,因“无以立足”,便至同乡朱姓裕源纱厂任会计。因胞弟寄尘之关系得识朱少屏,遂加入国学保存会。国学保存会的会员当时仅25人,其中有章太炎、诸贞壮、邓秋梅、马叙伦、刘申叔、高天梅、朱少屏、陈佩忍、柳亚子等人。并在国学保存会掌管藏书,每隔一日去国学保存会藏书楼看书,并加入国学会。由此胡朴安便进入《国粹学报》担任编辑工作。《国粹学报》在当时是一份宣传反清思想的杂志。《国粹学报》当时所编之书,皆是宣扬民族精神的宋明遗民之著作。如《伯牙琴》、《心史》、《留都见闻录》、《甲申传信录》、《张苍水集》等。胡朴安在《国粹学报》时,也曾编辑过《吾炙集小传》一种,并为之撰写跋文。
  1909年,南社在苏州虎丘成立。第二年,胡氏昆仲相继人社,南社是由陈去病、高天梅、柳亚子发起组织的中国近现代革命文学团体,南社有一千多社员,在当时以充满激情的诗文,鼓吹推翻腐朽的满清王朝,与中国同盟会机关报《民报》所发出的以反清为宗旨的言论相呼应。胡朴安还与诗人柳亚子、弘一法师等创办“文美会”。不久胡朴安又参加了孙中山创办的中国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从事辛亥革命,但他主要是通过办报纸写社论,着力点在革命舆论的宣传方面。
  胡朴安《国粹学报》编辑,同时为《民立报》(于右任创办)主要撰稿人。辛亥革命前,受聘《太平洋报》专撰社论,同时为《中华民报》撰写社论并兼评议员。后去《民国新闻》、《民权报》主持笔政,在上海新闻界颇有影响。胡朴安进入《民立报》,常搜集明遗民之事迹与言论作为文章内容,写成笔记小品,见诸报端。其中最著者为他所编的《发史》一书,揭露清军入关后,强迫汉人按满人风俗剃发蓄辫,遭到汉人的反抗,凡清初不肯剃发而被杀,或剃度为僧者,悉为编人。又编《汉人不服满人表》一种,二者皆收入胡寄尘所编之《清代野史》一书中。他还创作小说《沌泽国》,描写清政府之腐败。当时同在《民立报》的有:宋教仁、景耀月、王印川、范鸿仙、谈善吾、钱病鹤等人。胡朴安与宋教仁,早在国学保存会藏书楼同时看书时便熟识了,宋教仁有一次对胡朴安说:“中国的学问极好,惜散见各书中,未加整理耳,吾子多读中国之书,盍为此盛业乎?”此言对胡后来从事中国传统文化之研究的启发很大。1912年,胡朴安进叶楚伦任总编辑的《太平洋报》。当时在《太平洋报》的编辑与记者,大多是南社社友,所写的文章慷慨激昂极有生气,很能打动读者。与胡朴安同写社论的还有余天遂、姚鹓雏,而朱少屏则任该报经理,柳亚子与胡寄尘编文艺,李叔同编图画。之后,胡朴安又在邓孟硕任总编辑的《中华民报》任评论员,并先后在《民权报》、《民国日报》、《民国新闻》、《天铎报》、《新闻报》等报纸任过职。无论在宋教仁被刺、二次革命、以及袁世凯复辟称帝时期,胡朴安通过办报写文章,揭露袁世凯对历史之倒退,捍卫孙中山所创建的“民国”与“共和”。
  胡朴安因为与报界有着广泛的联系,因而与南社社友交往机会增多,据他本人回忆,“南社的社友一千多人,熟悉的约占十分之四。”其中如弘一法师李叔同,在《太平洋报》共事时,朝夕与共,情谊日笃,后李叔同出家并寄居杭州玉泉,胡朴安每到杭州,必前去看望他,深敬这位高僧持律之精严,道行之高尚,音乐、书画艺术之精湛。他曾写了《灵隐寺寻弘一和尚》一诗,其中有这样几句:“弘一精佛理,禅房欣良规。谁知菩提身,本是文章伯。静中忽然悟,逃世入幽僻。为我说禅宗,天花落几席。坐久松风寒,楼外山沈碧。”
  1912年秋,他应黄兴之邀请,到位于吴淞的中国公学教文字学课,并在专为纪念秋瑾烈士而办的竞雄女学任教,同时在该校任教的还有陈佩忍、叶楚伧、陈匪石、黄宾虹等。
  1913年,宋教仁被袁世凯派来的凶手枪杀于沪宁车站,胡朴安其时正在《中华民报》任记者兼编辑,目睹这一震惊中外历史事件的前后经过,并以记者的身份多次实地采访,他以“朴庵”笔名在《中华民报》上发表数十篇文章,有力地揭露了袁世凯妄图实行独裁的险恶用心与卑劣会俩。后袁世凯筹帝制愈力,朴安先生曾作《咏史》诗五首讽刺揭露袁的丑行,其一曰:“师旷鼓鸣琴,骤雨声震屋。白云西北来,大风吹折木。天地何苍黄,吉凶不可卜。古乐有神灵,未许俗人渎 。平公亦何愚,无德妄奏曲。一曲奏未终,四野人民哭。”
  1914年胡朴安去福建任巡阅使署秘书,主办教育,不久告假返回中国公学继续任教。1916年他去北京交通部任秘书职。1919年他与汪子实上海发起组织南社之分支“鸥社”,每月雅集二次,加入的均是南社社友,如王蓴农、胡寄尘、傅屯艮、潘兰史、徐仲可、陶小柳、汪兰皋、王大觉、孙小舫等。朴安曾为鸥社赋诗道:“蜩螳莫问今何世,大雅沉沦尚有诗。寂莫荒江成小集,苍茫尘海几相知。水云无际鸥飘泊,杯酒能生光陆离。千古兴亡空雪涕,年来赢得鬓如丝。”
学者本色
  1922年,胡朴安曾应孙中山之请,准备去广州,后因陈烱明叛乱而告吹。1926年他出任《民国日报》社社长。1930年又应叶楚伦之邀,出任江苏省民政厅长之职。由于他自认缺乏才能,供职二年便自呈辞职书,辞去职务返回上海,继续任教于大夏、复旦、东吴、暨南、上海、持志等大学,重理笔墨生涯,还其书生本色。
  1937年抗战爆发后,胡朴安受命任上海《正论社》社长之职。上海沦陷后,环境日益恶劣。他杜门著述,严正不阿。1940年4月,他患脑溢血半身不遂病废家居,撰《病废闭门记》,刊诸《大众杂志》,又撰回忆录《六十年以前的我》,对于自己数十年来所走过的学术研究道路与学术思想多有谈及。例如,他谈到年轻时,常以顾亭林、黄梨洲、王船山、颜习斋四人学说作为自己读书做人的标准。后又受戴东原、段玉裁、王念孙父子等清代朴学大师学术思想的影响,逐步走上东汉朴学一路。日后他在整理旧学术方面,则从戴东原、段玉裁、王氏父子治学方法入手,以文字、训诂、音韵为考据的工具,在治经治史方面作出许多的贡献。但他亟不满足于做个考据家,他对于清代的“朴学”,也有独立的见解。他认为清代朴学已到了绝潢断港无路可走的地步,必须要开辟新的学术境界。为此,他作了大量控索。在接触了达尔文、赫胥黎、康德、黑格尔、叔本华、柏格森、罗素等许多近代西方进步的哲人思想著作后,他决心在经史研究方面不落汉人与清人之窠臼,而应另辟蹊径,独树一帜。他曾经考虑编撰一部中国文化史,取材于甲骨文、金文、大篆等历代文字;取材于《尔雅》、《说文》以下每个时代的各种辞书、字书以及辞海等,由文字考见上古时代的事物、言语、习俗之变化,以求得各时代文化递嬗之历史轨迹,由此而成为一部可信之中国文化史。
  胡朴安从年轻时便爱好积书,每去旧书铺大有车载而归之概。有一次,就用大洋一百二三十元买进二千多本文字学书籍。对于古籍图书,他曾说:“我谓一切古书,皆是材料,当立足于现代学术之观点,取古书之材料,辨其真伪而组织之,以成一有系统之学术。”他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著成《中国文字学史》、《中国训诂学史》二书之后,四十年代初在脑中风病废家居的数年中,又撰成《周易古史观》、《庄子章以浅说》、《中庸新解》、《通书新解》等专著,特别是像《从文字学上考见古代人之声韵与言语》、《从文字学上考见古代妇女》、《从文字学上考见古代辨色的本能与染色技术》、《从诗经上考见古代之家庭》等文章。尤能见其通过汉字形体声韵之分析,以考证古代科学技术、社会家庭组织、人的动作、心理、本能发展状况之学术特色。
  抗战胜利后,《民国日报》在沪复刊,他受任馆长,并继任上海通志馆馆长之职,后任通志馆改组的文献委员会主任,至逝世为止。
创作著述
  胡朴安作为南社的老前辈,一生留下大量诗作,计有《歇浦集》、《志学集》、《闽海集》、《北游草》、《无闻集》、《强仕集》、《归田集》、《枕戈集》、《养疴集》、《悦禅集》,另编有《和陶集》、《和阮嗣宗咏怀诗》、《和范石湖田园诗》、《和寒山子诗》、《和拾得子诗》。这些诗集均可反映他于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思想与活动。他常取唐宋诗,或和其韵,或用诗的首句以发端,以抒其胸臆,以演其事,竟成《演杜少陵诗》、《演宋诗》、《演林和靖诗》、《演温飞卿诗》、《演邵康节诗》共数百首。朴安于词,尤喜苏轼、辛弃疾之豪放词风,但自己填词不多。所填则长调居多。又喜填曲,曾著《朴学斋曲存》,又名《奈何曲》。然他读曲,只赏词采,不解音律。晚年喜读佛书,认为“世人多以汉学称我,是不知我者”。又认为“人苟能以精神之吾,忘物质之吾,善自修养,必能保持精神不灭。”
  胡朴安还编有《国学汇编》、《朴学斋丛书》(《周易古观》、《周易人生观》、《周易学》、《尚书新义》、《墨子学说》、《中国习惯法论》、《宣纸说》等,凡数十种,数百万言。)、《南社诗话》、《天南鸿雪》、《古书校读法》以及《南社丛选》等。主要著作还有《中国文学史》、《文字学丛论》、《中国学术史》、《中华全国风俗志》、《俗语典》等。

 

海印按:胡朴安的太极拳得于陈微明,曾经是民国“六运会”的武术裁判。这篇文字是胡氏对太极拳的独特体悟,其中诠释太极拳命名之义,论述太极拳之技击价值、医疗价值、体育价值,尤为独到,是太极拳界一百年内一篇罕见的巅峰之作。    欲言太极拳在体育上之价值,当先言太极拳动作之理。欲言太极拳动作之理,当先言太极拳之名称如何解释,太极拳之动作是全身的运动,不是一部分的运动,其在体育上之价值即此全身运动。又太极拳的运动是柔和的运动,不是剧烈的运动,其在体育上之价值即此柔和运动。其全身的运动与柔和的运动是连绵不断的太极拳运动,所以必将太极拳的名称解释清楚,然后知这两种运动是自然而然的趋势,不是玄妙的,也不是技术的,顺身体的自然动作,毫无勉强矫揉于其间。兹文本此意,先解太极拳的名称,次言太极拳动作的理,再次言太极拳在体育上的价值。
   
一、太极拳的名称 

        太极拳的源流究竟如何,创始于何人,虽有零星的记载,终不能予人以真确之相信,关于此点,争论者极多.本文只以太极动作之理,以解释太极拳命名之义,毫不牵强附会、玄秘之谈,也不用拳术上流行的术语或歌诀作模糊影响之言。其是否合于创始太极拳者命名的原意,亦不顾及。要之以理解的解释,期与人人共喻而已。考太极二字,出于“周易”系辞,系辞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吾人以浅显的言语解释此四句。两仪四象八卦皆由太极而生,太极是一切原动力,两仪四象八卦的动,悉是太极的动。宇宙一太极,人身一太极,人身之腹为太极,两腹为两仪,两手两足为四象,两手两足各有二节为八卦。宇宙之原动力在于太极,人身之原动力亦在于太极,所以太极拳之动作,并不是手足之动作,是腰之动作,亦并不是腰之动作,是腹之动作,腹为人全身最中处,此处一动,全身无不动矣,他种运动或为手之运动,或为足之运动,或为身之运动,必合各部分之运动,为全部分之运动,或支配不均平,或学之不得法,不免有畸形发达之弊。太极拳之运动不动则已,动则全身皆动者,故一动而不全身皆动者,非太极也。腹即为人全身最中处,腹部一动,两腰两手两足之动,皆不疾而速。他种运动或为手之运动,或为足之运动,或为身之动作,在某一部分动作,必须在某一部分用剧烈之力,始能达到某一部分运动的目的。太极拳之动作,只在发动之中心一点动作(即腹部动作)。不必用剧烈之力,全身之动作无有不到,外面极其柔和,内而延绵不断之力,息息增长,故一动作即见剑拔弩张之形者,非太极也,明乎此,知全身的运动与柔和的运动皆是自然的趋势。太极拳所以名为太极拳者,即处处是太极的动作,换言之,即处处是中心的动作也。

二、太极拳之动作 

        太极拳处处是中心的动作,上节已言明矣,然何以能达到中心的动作,不加以详细说明,则不容易了解。学太极拳本有“松”、“固”、“凝”三字诀。何谓松,体要松;何谓同,气要固;何谓凝,神要凝。体松、气固、神凝,渐渐可以达到中心的动作,但是语焉未详,知其所以然之故,必学拳者学到某种程度,可以自己体会。兹文仍本“松”、“固”、“凝”三字,说明所以能达到中心动作的理由,为阅者便利起见,分别言之。 

        (一)体要松 

        松字浅显的解释,就是不用力,盖一用力,动作即不能自然。着意在用力部分,则各部分必不平均,毫不用力,顺身体自然的动作,周身普遍动作无所不到。而且平均如一,徐徐的将动作归到中心,久而久之,中心之动作以成,所以初学太极拳非松不可,松是学习太极拳第一步功夫,盖人之身体要血脉流通,倘作勉强用力,因过分之流通,发生反应,转于身体有害,勉强用力是硬的,所谓拙力。拙力虽大,是一部分的力,而不得其中;不用力是柔的,所谓沉劲,沉劲虽小,是全部的力,能得其中。学习太极拳有一句长语:“由开展而至紧束”,开展者,动作不用力是也,紧束者,动作达到中心是也。 

        (二)气要固 

        固字浅显的解释就是不散漫,毫不用力,诚然松矣,但体松而气固,则体不胜衣之病夫,亦将以体松自诩,体松而气固,体虽不用力而气却不散漫,周身始能一体,自然将动作归到中心,固是学习太极拳第二步功夫。如何能使气固,即把气沉在腹部,不要浮在上面,但与深呼吸尽量扩大肺部,将横膈膜压抑下去不同。练拳之时,肩要垂,肘要坠,腰要塌,久而久之,气自然沉下去,所谓心虚腹实是也。腹实则气固,身体便有重心,无论手足如何动作,重心总在腹;得其重心,动作自如矣,故日气固则身自稳也。 

        (三)神要凝 

        凝字浅显的解释就是内外相合而能凝定也,体松气固矣。内外不相合,决不能心之所到即身之所到。惟内外相合,然后心身一气。凝是太极拳第三步功夫。何谓内外相合?肩与膀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是谓外三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是谓内三合,内外相合,是谓六合,六合则身体中正矣。身体中正,神则提得起。

三、太极拳在体育上之价值 

        体育之目的,在于身体强健,血气充盈,精神饱满,假使能以运动方法,得到上所言三项之效力,可谓尽体育之能事矣,但吾人须当辨别者,强健与猛鸷不同,强健者安和之动作,猛鸷者粗暴之行为,充盈与愤与不同,充盈者持久之正气,愤与者一时之客气;饱满与发扬不同,饱满者诚于中形于外,发扬者见于外竭于中。真正之体育,当要使身体强健,不要使身体猛鸷,当使气血充盈,不要使气血愤与,当要使精神饱满,不使精神发扬。他种运动收效虽速,稍一不慎,即不免有猛鸷发扬之弊。太极拳的运动,此二三种之弊可云绝对无有,太极之动作首在体松,松之既久,自然至于强健,即不强健而绝对不猛鸷矣;次在气固,固之既久,自然至于充盈,即不充盈而绝对不愤与矣。再次在神凝,凝之既久,自然至于饱满,即不饱满而绝对不发扬矣,有运动之利而无其弊,极合于为体育而运动之旨。与为运动而运动者大不相侔。立脚在体育一点而论,太极拳的运动似乎较一切运动为优,不仅以上所言之利弊是也,以显而易见者言之,一切运动必须有宽大的地方与设备,且要集合多人,在学校时,尚可日日运动,离开学校一年,只能运动几次。太极拳运动,无论地方大小,人之多寡,皆可运动,又毫不要设备,他种运动如足球、赛跑等,未免过于激烈,不是人人可以参加的,结果只造成少数专门运动员,此种少数专门运动员,在学校内,不注重他种功课,专事运动与体育之意,似不甚合中国人多而弱,要强种便要运动的普遍,不能普通的运动靠少数专门运动员,纵运动成绩极好,可以增国际之名誉,而不可以强国内人民,再激烈的运动,只有二三十岁的人可以参加,到了四五十岁便要告退了。一个人任事的时间不仅十年,所以运动的需要也不限于二十岁至三十岁,况且运动太激烈,反与身体健康有碍,每次大运动会后,必有若干大运动家感觉身体之不适。因此太极拳的运动,有三种的利益:一、不要大的地方与设备,是经济的;二、人人可以运动,是普遍的;三、老幼皆可以运动,是永久的。为运动而运动,他种运动当然有存在之价值,在积弱之中国并宜提倡,以增国光,为体育而运动,太极拳的运动诚然有不可轻视之处,但是太极拳学之颇难,在体育上虽有价值,在事实上终难发达,鄙人另“专”“一”“渐”三字说,为学习太极拳的要诀,但非本题范围,恕不多讲了。

 

 

 

胡怀琛

胡怀琛(1886~1938) 安徽泾县人。字季仁,又字季尘,号寄尘,别署有怀、秋山。胡朴安之胞弟,南社诗人。幼从其兄朴安学,稍长入上海南洋中学。辛亥革命后助柳亚子编《警报》及《太平洋报》,曾在文明书局、广益书局和商务印书馆等书局任编辑。长期从事古典文学、新文学、历史学和佛学的研究与写作,先后在6所高等院校讲授中国文学史。平生著作170余种。藏书有两大特色,其一为旧时民间蒙学课本,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等,广征博搜,数十年间竟收得历代刻本、钞本、油印本、翻译本数百种,并逐一比较研究,编制书目,著《蒙书考》以论列之。其次为外籍和少数民族作者的汉文诗集,作者有日本、朝鲜、越南、俄罗斯等籍,和蒙、满、回、维吾尔等族。自元至清末各种刻本、钞本千余种,极为稀见难得,民国29年(1940年)其子道静将藏书捐入震旦大学,解放后入藏华东师范大学及复旦大学图书馆。室名“百瓶花斋”、“波罗奢馆”。

982-2.jpg

胡怀琛(1886~1938年)

胡怀琛(1886~1938年) 原名有忭,字季仁;后名怀琛,字寄尘。安徽泾县人。30年代寓亚尔培路步高里(今陕西南路287弄)。自幼习诗,厌科举。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游学上海,后任《神州日报》编辑。清宣统二年(1910年),加入南社。与柳亚子共主《警报》、《太平洋报》笔政,并相交相知,义结金兰。民国5年(1916年)辞京奉铁路科员职,执教沪上大学,兼卖文为生。民国21年,被聘为上海市通志馆编纂。早晚伏案,十分勤苦。其时,搜集整理一批上海地方史志珍贵资料并予初步研究,卓有贡献。抗战爆发,通志馆暂时解散。面对时局,忧国忧民,逝于胃疾。其对新旧体诗歌和儿童诗歌均有成就,所评“宋诗如西洋油画,善刻划;唐诗如中国水墨山水,善写意”,被学术界视为公论。著有《大江集》、《新诗概说》、《中国文学史概要》、《国学概论》、《南社始末》等。

胡怀琛

胡怀琛(1886~1938),原名有怀,字季仁,后改寄尘.胡朴安之弟,泾县溪头村人.少聪颖,7岁能诗,10岁应童子试,不愿作经书试题,于试纸上赋诗云:"如此沦才亦可怜,高头讲章写连篇;才如太白也遭谪,拂袖归来抱膝眠."狂放不羁,交卷出场.20岁再试,因不避清帝讳,被黜.从此深恶科举,不作八股文与试帖诗.后去上海入育才中学(即南洋中学)就读.毕业后以卖文自给,终日笔耕,日写千言,勤奋好学.宣统二年(1910年)受聘于《神州日报》担任编辑,在新思潮影响下毅然剪辫,并以文字竭力鼓吹革命.翌年(1911年)与兄胡朴安一起加入南社,旋与柳亚子结成金兰之契.辛亥革命爆发,与柳亚子编撰《警报》鼓吹革命.后因《神州日报》发表文章诋毁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胡怀琛愤然退出该报,去《太平洋报》工作,与柳亚子负责该报文艺版编撰,后又任《中华民报》编辑.在新闻界颇著名声.民国5年(1916年)4月到京奉铁路编译局任科员,历时半年,辞职南归.民国8年编写《长江 黄河》,《自由钟》等通俗诗集,自费印售.翌年应聘于沪江大学,任教国文系.该校校长美国人魏馥兰(Franco.J.Whoire)多次要他入基督教,均予拒绝,后辞职.又应王云五邀受聘去商务印书馆任编辑,参与革新初等,中等学校教科书编选工作.同年任书馆《小说世界》编辑,后又参加《万有文库》古籍部分编辑工作.继后,先后在中国公学,沪江,持志等大学及正风学院担任教授,授中国文学史,中国哲学史等课,民国21年受聘于上海通志馆任编纂.在任教与编辑业余期间又勤于选编,撰写,著述,涉及文学史,哲学,经学,佛学,考据学,地方志,诗歌,小说,传记,评论,杂记等,门类广博,存目多达152种,约1500余万字.主要著作有《国学概论》,《墨子学辨》,《老子学辨》,《托尔斯泰与佛经》,《文字源流浅说》,《简易学说》,《中国文学史略》,《修辞学发微》,《中国诗学通评》,《中978 国民歌研究》,《中国小说研究》,《中国文学过去与未来》,《中国戏曲史》,《中国神话》,《文艺丛谈》,《清季野史》,《上海外记》,《苏东坡生活》,《陆放翁生活》等百余种,并先后由当时商务,世界,广益,崇文,新中国书局出版.胡怀琛一生好学,家境贫困,无恒产,但喜购书收藏.初寓上海南市,民国2年寓所遭战火焚毁,后迁福履里,两次家毁,藏书殆尽.随又倾囊购买,藏书达万卷.民国26年"八一三"战火中,居所又遭炮袭.他先后迁居26次,累遭战火灾祸.家难国仇,郁愤深重,染疾不愈.民国27年1月18日卒于寓所"波罗奢馆",终年53岁。

胡怀琛(1886~1938)

文学评论家。安徽泾县人。原名有怀,字季仁。到上海求学时改名怀琛,改字寄尘,别号秋山。6岁习四书,7岁习诗,后来沪就读于上海育才中学。少年时,喜读徐光启、利玛窦等人译撰的书籍,思想倾向进步。清宣统元年(1909年)任《神州日报》编辑。宣统三年辛亥革命时,他协助柳亚子编《警报》,与柳亚子结金兰之契,加入南社。宣统三年入《太平洋日报》任编辑。后来,柳亚子返里,即代其任文艺栏目编辑,直至该报被勒令停刊为止。民国5年(1916年)任京奉铁路编译局科员。

民国6年后历任广益、进步、商务等书局编辑,并在中国公学、沪江大学、国民大学、持志大学、正风学院教授中国文学史、中国哲学史课程。

此时,胡怀琛的研究,涉及哲学、诗学、文学史、地方志、目录学、考据学、佛学等领域,著述甚丰。20~30年代初,他在文学研究方面,出版的著作有:《〈尝试集〉批评与讨论》(泰东图书局1921年)、《中国文学通评》(大东书局1923年)、《中国诗学通评》(大东书局1923年)、《诗学讨论集》(晓星书局1924年)、《中国八大诗人》(商务印书馆1925年)、《中国民歌研究》(商务印书馆1925年)、《中国文学辨证》(商务印书馆1930年)、《中国寓言研究》(商务印书馆1930年)、《中国文学评价》(华通书局1930年)、《中国文学史概要》(商务印书馆1931年)、《中国文学的过去与未来》(世界书局1931年)等。其中,《中国民歌研究》为中国早期民歌研究的重要著作。该书将民歌的范围定义为“流传在平民口头上的诗歌,纯是歌咏平民生活,没染着贵族的色彩;全是天籁,没经过雕琢的工夫”。他认为,从历史看,民歌与诗最初是一体的,后来诗逐渐从民歌之中分离出来,其原因有5条:(1)为男女爱情的媒介物;(2)为劳苦时发抒郁结之用,或快乐时助兴之用;(3)为战争时鼓动尚武精神之用;(4)祭神时唱来媚神;(5)将语言编为整齐有韵的诗歌式,使得便于记诵。作者从古代文献中摘取了300余首民歌资料,勾勒了民歌演变的历史。认为民歌的优点在于纯任自然,不假修饰,因而便于抒情的短歌,而不适合叙事的长歌。

另外,他还著有《托尔斯泰与佛经》(世界佛教居士林1923年)、《关于上海的书目提要》(上海通志馆1925年)、《新撰国文教科书》(商务印书馆1925年)、《佛学寓言》(世界佛教居士林1929年)等。

民国21年后任上海通志馆编纂。此时他在中国语文教学方面出版了20余种教学参考书和青少年普及读物,如《新课程标准高中国文》(正中书局1935年)、《中学国文教学问题》(商务印书馆1936年)等,对规范语文教学进行了有益的探索。《猫博士的作文课》(少年书局1933年)、《中国文法浅说》(商务印书馆1933年)、《文学源流浅说》(商务印书馆1936年)等,用通俗的语言,活泼生动的形式讲解青少年写作所必须掌握的语言、作文、文学等方面的知识。还出版有《中国小说研究》(商务印书馆1933年)、《中国小说的起源及其演变》(正东书局1934年)等。

胡怀琛一生中,共出版研究著作数十种,此外还有诗歌、笔记、杂记多种。他还是一位具有民族气节的爱国学者。民国26年上海沦陷后,眼见日寇铁蹄肆虐,国土沦丧。他忧愤交加,一病不起,于民国27年1月28日逝世于上海。


 

 

 

 

海印按,欲明国学之学术源流、经学源流、史论源流、诸子源流、文学源流,当观胡怀琛之《古书今读法》。

 

明学术源流
  胡怀琛

我们读古书应该有两件事要知道。
一是明学术源流。二是明古书源流。

有关学术源流的书有:

1、《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
要明学术源流,以上两书是必备的。《汉书艺文志》尤重要。如果没有《二十四史》,可单买一部《八史经籍志》。近人有顾实有《汉书艺文志讲疏》可参考。

此明学术源流


2、《三通序》

杜佑《通典》、郑樵《通志》、马瑞临《文献通考》共为“三通”。后人单刻其序文为《三通序》。

3、《传经表》、《通经表》

  清-毕沅撰在《式训堂丛书中》(即校经山房丛书)。
4、《经学历史》:

 清·皮锡瑞撰。
以上三书是专门讲所谓“经学传授”的源流的。

 

5、《史通》

唐·刘知几撰,清·浦起凤《史通通释》比较易读。这是专门研究史学的书,史学源流也包括中间。

6、《文史通义》

清·章学诚撰,可供参考。
以上史评类。

 

7、
《庄子·天下篇》

又有顾实《庄子天下篇讲疏》(海印按,胡朴安之《庄子章义》甚好)
《司马谈论六家要旨》

  在《史记太史公序内》
《刘子九流篇》

 北齐 刘昼撰有崇文书局《百子全书》本。
以上三篇讲诸子源流很详。

 

8、
《文心雕龙》

梁·刘勰著,古代专门研究文学的书。文学源流也包含在中间。
《古文辞类纂序目》

清·姚鼐著,《古文辞类篡》选的并不好,只有前面一篇序目,把古文源流说得很清楚,确有相当价值。不得不一读。
《经史百家杂抄序例》

曾国藩撰,价值比《古文辞类纂序目》高,以上两书版本很多,但以木板的为佳。

以上三篇讲文学源流。


    此外,《中国哲学史大纲》、 王国维《宋元戏曲史》、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及《中国绘画史》、《中国音乐史》之类,或是有新的见解,或是那种学术在以前没有人十分注意,都是应该找来略看一看。

我们把学术源流明白了,然后去读古书,自然是事半功倍,若因时间原因,不能先把以上各书读完,也无妨同时并读。我们可照自己的环境及自己的性情变通力理。这也是所谓“通了”。

有关古书源流

学术源流是指学派而言,古书源流是指书的本身而言。要明白古书源流,又当分为两层来说。一是目录,二是版本。
书目大概可以分为:备查的和备读的两种。
备查的书目四类:
(一)史志中的书目
    如:《汉书 艺文志》、《隋书经籍志》后人补的《后汉书艺文志》
(二)地方志中的书目
    如:《某某省志》、《某某县志》 关于某一个地方的人所著的书,都是有一个书目在里面。
(三)国家藏书的书目

    如《七略别录》就是汉代国家藏书的书目,唐代的《开元四库书目》、宋代的《崇文书目》、明代的《文渊阁书目》,今日《国立图书馆的书目》归入此类。
(四)私人藏书的书目
    现存的有宋人《遂初堂书目》最早。其他如:《天一阁书目》、《绛云楼书目》、《铁琴铜剑楼书目》。
以上四类是供给备查的,并不是指示读书门径的。

备读的书目,

以张之洞的《书目答问》为最适用(其中举也有不是必须读的,阅者自己可以分别),有范希曾《书目答问补正》。其他就是近人梁任公、胡适之等人所开的书目。

 

海印按,清儒金榜云“不通《汉艺文志》,不可以读天下书。《艺文志》者,学问之眉目、著述之门户也。”张舜徽云:不通《汉艺文志》,不可以读汉以前书;有《隋书·经籍志》可考见唐以上书;有《文献通考·经籍志》,可考见宋以上书。

 

讲版本
刻书虽始于唐及五代,而盛于宋。故今“宋版”、“元版”为名贵。若是拿来当书读,“宋元版”不及清人精刻的好。
按刻书的性质,可分为三种:
(一)官刻本
    或称为国家刻本。就是中央政府所刊行的。如明代国子监所刊的书是“监本”,南国子监所刻的称为“南监本”,北国子监所刻的称为“北刻本”。又如清代的“殿版书”是刻于武英殿的,如殿版《二十四史》之类便是,又有武英殿聚珍版丛书,所包含的书很多。此外,各省多有省立的书局,专门刻书的如江苏有“苏州书局”(现改归苏州图书馆),浙江有浙江书局,江西有江西书局,广东有广雅书局,湖南有思贤书局,湖北有崇文书局,扬州有淮南书局,他们所刊的书也可以称为官刻本,又有书院所刻的也称为官刻本,如广州的学海堂所刻的《经解》及《学海堂从刻》,福州的正谊堂所刻的《正谊堂全书》,都是最有名的。
(二)家刻本
    就是私人刻的。大多是自著自刻,以外是大部的丛书。如:《粤雅堂丛书》、《知不足斋丛书》都是。明末最著名的就是汲古阁主人毛晋,但是刻书的性质已介于家坊之间了。
(三)坊刻本
    就是书铺刻的,书铺刻书卖钱。南宋时即有,明清以来日盛一日。到了今日,几乎除了坊刻本而外,只有极少数的家刻本,官刻本已经没有了。


以上三种刻本之中,应以家刻为最好。以上版本是指木版而言。

家刻本因为是自著自刻,当然是很经心的,官刻本之目的,虽然在宣扬文化,然而校阅的人,都是雇佣的,对于校阅不免有敷衍塞责的地方,只要蒙过了经办人的眼睛就完了,况且经办人也未必是个内行,所以官刻本也有不可靠的地方。至于坊刻本,目的是在谋利,刻工越省越好,出品越快越好,版本自身的好不好,是他们所不在意的了。明代的书坊刻书往往有贪图工料省节,把全书抽去若干,而仍称全书的,又往往利用简笔字以节省刻工,校阅方面,便不能精审了,所以三种版本之中,以坊刻本为最不好。


今日除了木版以外,更有石印、铅印种种。而石印、铅印的古书必有根据,根据的版本好则好,不好则不好。
石印又可分为三种:一是影印。二是铅印 三是写印。石印的三种之中,影印为最佳,铅印次之,写印最不好。

目录学和版本学已经成了两种专门的学问,我们只要有相当的程度就够读书乐,如果讲到精深,那么一般的读书人反而比不上贩卖旧书的书商,然而买卖终究是买卖,只知买书卖书而不能读书。


关于讲版本的书有叶德辉《书林清话》(家刻本),关于讲雕版源流的书,孙毓修《雕版源流考》(商务本)可供参考。
本文摘自《古书今读法》 世界书局 1932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