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曾国藩论 读经必通文字之道  

2013-12-25 20:40:58|  分类: 大师谈治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劉孟容書

曾國藩

 

去歲辱惠書,所以講明學術者、甚正且詳而於僕多寬假之詞,意欲誘而進之,且使具述為學大指,良厚良厚。

 

蓋僕早不自立,自庚子以來稍事學問,涉獵於前明本朝諸大儒之書,而不克辨其得失。聞此閒有工為古文詩者就而審之,乃桐城姚郎中鼐之緒,論其言誠有可取。於是取司馬遷、班固、杜甫、韓愈、歐陽修、曾鞏、王安石及方苞之作,悉心而讀之。其他六代之能詩者、及李、杜、蘇軾、黃庭堅之徒,亦皆泛其流而究其歸。然後知古之知道者,未有不明於文字者也。能文而不能知道者或有矣,烏有知道而不明文者乎?古聖觀天地之文、獸迮鳥跡,而作書契。於是乎有文。文與文相生而為字,字與字相續而成句,句與句相續而成篇。口所不能達者、文字能曲傳之。故文字者,所以代口而傳之千百世者也。伏羲既深知經緯三才之道而畫卦,以著之文王,周公恐人之不能明也,於是立文字以彰之。孔子又作十翼,定諸經,以闡顯之而道之散列於萬事萬物者、亦略盡於文字中矣。所貴乎聖人者,謂其立行與萬事萬物相交錯而曲當乎道,其文字可以教後世也。吾儒所賴以學聖賢者,亦藉此文字,以考古聖之行,以究其用心之所在。然則此句與句續、字與字續者,古聖之精神語笑胥寓於此,差若毫釐謬以千里,詞氣之緩急,韻味之厚薄,屬文者一不慎則規模立變,讀書者一不慎則鹵莽無知。故國藩竊謂今日欲明先王之道,不得不以精研文字為要務。

 

上古盛時,聖君賢相承繼熙洽,道德之精淪於骨髓,而學問之意達於閭巷。是以其時雖罝兔之野人,漢陽之游女,皆含性貞嫺,吟詠若伊萊周召,凡伯仲山甫之倫,其道足文工,又不待言。降及春秋,王澤衰竭,道固將廢,文亦殆殊。已故孔子 ? 獲麟曰:吾道窮矣。畏匡曰:斯文將喪。於是慨然發憤,修訂六籍,昭百王之法戒垂千世而不刊,心至苦、事至盛也。仲尼既歿、徒人分布,轉相流衍。厥後聰明魁傑之士,或有識解譔著。大抵孔氏之苗裔,其文之醇駮一視乎見道之多寡以為差。見道尤多者文尤醇焉,孟軻是也。次多者醇次焉、見少者文駮焉、尤少者尤駮焉。自荀揚莊列屈賈而下,次第等差,略可指數。

 

夫所謂見道多寡之分數何也?曰:深也、博也。

 

昔者孔子贊易以明天道,作春秋以衷人事之至當,可謂深矣。孔子之門有四科,子路知兵、冉求富國。問禮於柱史、論樂於魯伶,九流之說皆悉其源,可謂博矣。深則能研萬事微芒之幾博則能究萬物之情狀而不窮於用後之見道不及孔氏者其深有差焉、其博有差焉。能深且博而屬文、復不失古聖之誼者,孟毛而下惟周子之通書、張子之正蒙、醇厚正大邈焉。寡儔許鄭亦能深博而訓詁之文或失則碎。程朱亦且深博而指示之語或失則隘,其他若杜佑、鄭樵、馬貴與、王應麟之徒,能博而不能深,則文流於蔓矣。游楊金許薛胡之儔,能深而不能博,則文傷於易矣。由是有漢學宋學之分、齗齗相角,非一朝矣。僕竊不自揆,謬欲兼取二者之長,見道既深且博,而為文復臻於無累,區區之心不勝奢願,譬若以蚊而負山、盲人而行萬里也。亦可哂已。蓋上者仰企於通書、正蒙,其次則篤耆司馬遷、韓愈之書,謂二子誠亦深博而頗窺古人屬文之法。今論者不究二子之識解,輒謂遷之書憤懣不平,愈之書傲兀自喜,而足下或不深察,亦偶同於世人之說。是猶 ? 盤誥之聱牙而謂尚書不可讀,觀鄭衛之淫亂而謂全詩可刪,其毋乃漫於一概而未之細推也乎?

 

孟子曰:君子所性,雖大行不加焉,雖窮居不損焉。僕則謂君子所性、雖破萬卷不加焉,雖一字不識無損焉。離書籍而言道則仁義忠信反躬皆備,堯舜孔孟非有餘,愚夫愚婦非不足,初不關乎文字也。即書籍而言道,則道猶人心所載之理也,文字猶人身之血氣也。血氣誠不可以名理矣。然舍血氣則性情亦胡以附麗乎。今世雕蟲小夫既溺於聲律繢藻之末,而稍知道者又謂讀聖賢書當明其道,不當究其文字,是猶論觀人者當觀其心所載之理,不當觀其耳目言動血氣之末也,不亦誣乎。知舍血氣無以見心理,則知舍文字無以窺聖人之道矣。周濂溪氏稱文以載道,而以虛車譏俗儒。夫虛車誠不可無車,又可以行遠乎。孔孟歿而道至今存者,賴有此行遠之車也。吾輩今日苟有所見而欲為行遠之計,又可不早具堅車乎哉?故凡僕之鄙願,苟於道有所見,不特見之必實體行之,不特身行之,必求以文字傳之後世。雖曰不逮志則如斯,其於百家之著述,皆就其文字以校其見道之多寡,剖其銖兩而殿最焉。於漢宋二家搆訟之端,皆不能左袒以附,一鬨於諸儒崇道貶文之說,尤不敢雷同而苟隨,極知狂謬為有道,君子所深屏然,默而不宣,其文過彌甚聊因足下之引誘而一陳涯略伏惟憫其愚而繩其愆幸甚幸甚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