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读书和治学的几点体会 刘起釪  

2014-01-21 22:12:18|  分类: 大师谈治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书和治学的几点体会

刘起釪

海印按,此是97年出版的文章,从中可以看出学问之根底,文字学之必要。

 

我幼年上小学时已能识字不少,祖父便教我读古籍。寒暑假读整部的书,先是《孟子》,接着是《论语》、《诗经》等;平常晚上读唐诗,先是读清新有味很好欣赏的绝句,逐步进到律诗、古风;还读唐宋八家古文。总之,他按照传统的读书人的路数指引我走。我也就出于兴趣,很小就学做古体诗文。祖父就把文字的声律、诗的平仄韵律,以及桐城派的古文义法,都教给了我,并每天给我改诗(因为我当时差不多天天都学到诗)。到高小毕业后,在家停学了半年,祖父就教我读《春秋·左传》。那是大本头的木刻书,每天上午教读十页左右,我下午和晚上自己圈点一遍,进行复习。由于在学校中学到了把课文内容列成表解的方法,就把《春秋》十二公也分别列成表解,把与每一公同时的周王及各国诸侯名号、在位去位情况、各国重要卿大夫、交聘会盟活动、战争以及其他重要事件等等,也都列成表,居然写成厚厚两册。因为对它很感兴趣,一些传文至今尚能背诵。

 

在中学时,除了课堂上的功课和粗浅地了解社会上的学术动态外,继续读先秦的书,如《荀子》、《楚辞》、《周易》等;在诗文方面,读了《经史百家杂钞》、《唐宋诗醇》、《唐宋文醇》;后来爱上了《昭明文选》,几至手不释卷。因听老师说清代学者注重“小学”(文字学),所以自己又读《说文》,作初步用功。同时通读了《礼记》、《史记》、《汉书》。因为家里有一部《欧阳文忠公全集》(欧阳修集)和一部《玉溪生集》(李商隐集),也就从头就尾读了它,引起了我的喜爱。又找到吴梅村和龚定庵的集子,也爱上了它们。家里还有一部《说库》,上海石印的自汉至清的笔记小说大汇编,我翻阅得比较熟,涉猎的古文史知识就较广泛。家里还有《皇清经解》、《十子全书》,也摸了个大概。在这时期内,我除继续做诗外,又从《欧阳修集》、《龚定庵集》及《白香词谱》学做词,而文章则从桐城派所指引的唐宋八家改成学“《文选》体”了。同时,受梁启超文章影响也很大,家藏《饮冰室全集》上半部,我翻来覆去地读,喜其文章浩瀚恣肆,一泻千里,但觉得他的根本功夫是从《左传》、《史记》来的。又有一段时期爱鲁迅、郁达夫作品,尤觉得二人的旧体诗富于才气,感到他们诗的韵味多从龚定庵处脱胎而来。读了顾颉刚先生的《古史辨》,使我非常惊服,书中所提到的许多古籍和许多古事,大都是我本来知道一些皮毛的,却没想到里面有那么多问题,它们的真相原来那么复杂,感到顾先生真是渊博精深,眼光敏锐。开始认识到光做诗文没意思,只有象顾先生那样力求弄清古史和古书真相,才是做学问。因此我到考大学时,决定投考历史系。

 

1940 年我考取大学,因为生病,请假一年在家休养。家在湖南,学校在重庆,家里的藏书都是笨重的木版书,无法带往学校,而我对一些诗集一直是很喜欢的,就想到用蝇头小字抄些带去。结果这一年竟抄了大半年书。将《文选》中的诗及李白、杜甫、李商隐、李贺、岑参、欧阳修、苏轼、陆游、吴梅村、龚定庵等人的集子加以选录,这就要详细读原书,逐篇品鉴欣赏,才能决定去取。抄时发现字句有问题,就要查对,这才体会了清朝人喜欢校书的重要意义。这时,更感到学诗的境界有了显著的不同。过去做诗往往只注意炼句,现在感到句子的美只是其花其叶,而根本的是谋篇、布局、命意,先搞好了这些,才能根深叶茂;在读诗时,也容易进入作者的艺术境界。

 

1941 年秋进了大学,没想到我所写的几篇古体诗文引起师友的注意,以此受知于系中老师金毓黻、缪凤林、丁山、顾颉刚以及张贵永、韩儒林、蒋孟引和白寿彝诸先生。金先生在史学上授我以系统知识,使我知史学门径;缪先生强调旧学的渊深,更坚我深入一步钻研旧学的信念;丁先生授我以甲骨文、金文,要我循王国维先生治学方法前进。由此种种,使我的眼界比以前开阔多了。而顾先生授我以科学的文籍考辨之学,强调从传统的学术观点中解放出来,并带同我研究《尚书》,在我一年级时,叫我标点《尚书》一遍,并将今古文加以区分,这是我一生治《尚书》之始。又为鼓励我,把我所作的七言长歌行发表在他所主编的《文史杂志》上。大学毕业后,我考取了顾先生的研究生,从此我的治学途径,基本循顾先生所教,把自己的主要精力,转向古史领域了。

 

这样,除了较广泛地涉猎现时代的有关学术著作外,还须对治学基础下些正式功夫,因此在以后的较长时期内,我就主要用力于下列几方面:1)文字学基础知识。基本掌握文字、训诂、音韵三方面对于理解和研析古籍必备的常识。(2)清代学术成就。对一些清代主要大家的著作,基本都读到,并尽量利用《清经解》正续编,因为清学是治中国古学的入门之处。(3)经学史和史学史的掌握。尤以经学关系于中国两千多年学术,今天把经籍都作为史料使用,就更须正确掌握。(4)了解古籍必须懂得专门知识,如古天文历法及纪年法等常识,历史地理的基础资料等。5)近人关于中国古籍与古史的专门著作,例如梁启超、章太炎、王国维、郭沫若、杨树达、于省吾等先生的有关著作,都曾注意涉猎。(6)随时注意搜集资料。顾先生常说,他一生得力于手勤,每天把所见到的有意义的材料都抄成笔记。但他所搜集的资料范围较广泛,不过仍以古史为主。我则在较广泛的阅览基础上,根据自己专业范围及心中所常注意的重点来抄集资料,写成活页,而将范围较广的资料只写成索引卡片,以备日后查找。(7)解放后学习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用心读有关历史唯物论,特别是有关古代社会的经典要籍(解放后曾因工作需要,我担任过多年的近代史料整理工作,但我的兴趣始终在古史方面)。

 

我根据自己读书经过及这些年的摸索,有下列几点体会:(1)如果要治中国学问,一定要读先秦的典籍,因为它是两千多年以来中国学术的根源,后来任何时代的学术都离不了与它的关系。而这些先秦典籍到清代学者手里才得到科学的整理,因此要正确理解它们,就必须也读清代著作。(2)必须选一两部主要典籍将其读熟。这恰如攻占堡垒,取得了据点,然后可以进攻退守,发展自如。( 3)读书必须读整部头的原著,不要满足于后人的介绍,也不要停留于读选集。举例说,倘要学诗,一般谈诗的著作可以看看,但如果不下功夫读旧有的诗,便根本不能真正懂得诗;又如《唐诗三百首》是学诗必读的选集,但如果不下功夫读几部主要大诗人的全集,则始终会站在诗学的门外。(4)一定要打好语文基本功。不仅要练写作技巧,而且文字学基础打得越早越好。如果在少年时没学好,稍后也要从《说文》下手补上文字学基础以及音韵学基础。外文也一样,到年纪大了再补就比较吃力,应争取在年轻时学好。(5)勤于随手抄录资料,写成卡片(不拘于卡片形式,只要是活页就行)。照录资料原文的卡片是主要的,而只记资料所在的索引性卡片,也能帮助更快更多地掌握资料(但这有一限制:对于以后随时可找到的资料才可以这样,如果一放手则不易再见到的资料,便应及时抄录)。(6)用心学习和掌握好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治学境界较快地提高。否则往往为许多非常繁杂的现象和紊乱的资料所迷乱,得不到清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学习和正确掌握了历史唯物论的方法以后,驾驭历史资料,处理历史问题,才能比较正确,也才能使自己的研究工作真正达到科学化。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