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舍文字无以窥圣人之道  

2014-12-02 23:31:42|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舍文字无以窥圣人之道

——曾国藩《致刘孟容书》

 

 

海印按,曾文正公此文,发聩震聋,吾等欲传道授业者,当先发传道授业之宏愿,传道必先求道,求道者,读书之本也。许久者,诸君以为求道者,必跋山涉水,访求真人,或者闻有某某讲道者,言不立文字方可成道。此皆小见,请君阅此文,明文以载道,皆因文以证道,方为学问大业,何也?载道者身,致远者文,凡天地万物之大,典章制度之用,圣人证道之深,唯文以传之!故文正公言今日欲明先王之道,不得不以精研文字为要务。文章经国传道,乃吾辈推动国学之大事因缘,海印累累推动古小学,赖于此而承继先圣之心,报师恩于万一,望诸君醒来,接续传统,即是承继道统。文正公此文,曾选入民国《高中国文》第六册,今海印依照曾氏家藏本,及文正公弟子叶玉麟之句点,录于是,望所有学习国学之师长家长,细心阅读,尽明文章大道始于文字之路,不胜铭感!文中加重字句,留心思考。

 

 

去岁辱惠书,所以讲明学术者,甚正且详;而于仆多宽假之词,意欲诱而进之,且使具述为学大指,良厚良厚!

盖仆早不自立,自庚子以来,稍事学问,涉猎于前明本朝诸大儒之书,而不克辨其得失。闻此闲有工为古文诗者,就而审之,乃桐城姚郎中鼐之绪纶,其言诚有可取。于是取司马迁、班固、杜甫、韩愈、欧阳修、曾巩、王安石及方苞之作,悉心而读之;其他六代之能诗者,及李白苏轼黄庭坚之徒,亦皆泛其流而究其归;然后知古之知道者,未有不明于文字者也。能文而不能知道者,或有矣;乌有知道而不明文者乎?古圣观天地之文、兽蹄鸟迹,而作书契,于是乎有文;文与文相生,而为字;字与字相续,而成句;句与句相续,而成篇;口所不能达者,文字能曲传之;故文字者,所以代口而传之千百世者也。伏羲既深知经纬三才之道,而画卦以著之,文王周公恐人之不能明也,于是立文字以彰之;孔子又作十翼定诸经,以阐显之;而道之散列于万事万物者,亦略尽于文字中矣。所贵乎圣人者,谓其立行与万事万物相交错,而曲当乎道;其文字可以教后世也。吾儒所赖以学圣贤者,亦藉此文字以考古圣之行,以究其用心之所在。然则此句与句续字与字续者,古圣之精神语笑,胥寓于此;差若毫厘,谬以千里;词气之缓急,韵味之厚薄,属文者一不慎则规模立变,读书者一不慎则卤莽无知。故国藩窃谓今日欲明先王之道,不得不以精研文字为要务

 

三古盛时,圣君贤相,承继熙洽,道德之精,沦于骨髓;而学问之意,达于闾巷;是以其时虽罝兔之野人,汉阳之游女,皆含性贞娴吟咏,若伊莱周召,凡伯仲山甫之伦,其道足文工,又不待言。降及春秋,王泽衰竭,道固将废,文亦殆殊已;故孔子观获麟曰:“吾道穷矣!”畏匡曰:“斯文将丧!”于是慨然发愤,修订六籍,昭百王之法,戒垂千世而不刊,心至苦,事至盛也。仲尼既殁,徒人分布,转相流衍,厥后聪明魁杰之士,或有识者譔着,大抵孔氏之苗裔;其文之醇驳,一视乎见道之多寡,以为差;见道尤多者,文尤醇焉,孟轲是也。次多者醇次焉,见少者文驳焉,尤少者尤驳焉。自荀扬庄列屈贾而下,次第等差略可指数。夫所谓见道多寡之分数何也?曰深也博也。

 

昔者孔子赞易以明天道,作春秋以衷人事之至当,可谓深矣。孔子之门,有四科:子路知兵,冉求富国,问礼于柱史,论乐于鲁伶,九流之说,皆悉其源,可谓博矣。深则能研万事微芒之几,博则能究万物之情状而不穷于用。后之见道不及孔氏者,其深有差焉,其博有差焉;能深且博,而属文复不失古圣之谊者,孟氏而下,惟周子之《通书》、张子之《正蒙》,醇厚正大,邈焉寡俦,许郑亦能深博,而训诂之文,或失则碎;程朱亦且深博,而指示之语,或失则隘。其他若杜佑、郑樵、马贵与王应麟之徒,能博而不能深,则文流于蔓矣。游杨金许薛胡之俦,能深而不能博,则文伤于易矣。由是有汉学宋学之分,龂龂相角,非一朝矣。仆窃不自揆,谬欲兼取二者之长,见道既深且博,而为文复臻于无累,区区之心,不胜奢愿。譬若以蚊而负山,盲人而行万里也,亦可哂已。盖上者仰企于《通书》、《正蒙》,其次则笃耆司马迁、韩愈之书,谓二子诚亦深博而颇窥古人属文之法;今论者不究二子之识解,辄谓迁之书愤懑不平,愈之书傲兀自喜,而足下或不深察,亦偶同于世人之说;是犹覩盘诰之聱牙,而谓《尚书》不可读;观郑卫之淫乱,而谓全诗可删;其毋乃漫于一概而未之细推也乎?

 

孟子曰:“君子所性,虽大行不加焉,虽穷居不损焉。”仆则谓君子所性,虽破万卷不加焉;虽一字不识无损焉。离书籍而言道,则仁义忠信反躬皆备;尧舜孔孟非有余,愚夫愚妇非不足,初不关乎文字也。即书籍而言,道则道,犹人心所载之理也;文字犹人身之血气也。血气诚不可以名理矣,然舍血气则性情亦胡以附丽乎?今世雕虫小夫,既溺于声律缋藻之末;而稍知道者,又谓读圣贤书,当明其道,不当究其文字;是犹论观人者,当观其心所载之理,不当观其耳目言动血气之末也,不亦诬乎!知舍血气无以见心理,则知舍文字无以窥圣人之道矣。周濂溪氏称文以载道而以虚车讥俗儒,夫虚车诚不可,无车又可以行远乎?孔孟没而道至今存者,赖有此行远之车也。吾辈今日苟有所见而欲为行远之计,又可不早具坚车乎哉?故凡仆之鄙愿,苟于道有所见,不特见之必实体行之,不特身行之,必求以文字传之后世,虽曰不逮,志则如斯,其余百家之著述,省就其文字以校其有道之多寡,剖其铢两而殿最焉。于汉宋二家构讼之端,皆不能左袒以附一哄;于诸儒崇道贬文之说,尤不敢雷同而苟随。极知狂谬为有道君子所深屏,然默而不宣,其文过弥甚,聊因足下之引诱,而一陈涯略,伏惟悯其愚而绳其愆,幸甚幸甚!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