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不通小学,不足以通国学  

2015-04-29 02:11:46|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通小学,不足以通国学

暑假海印字课《说文入门》之说明

海印

 

古文字学又称小学,包括文字、音韵和训诂,在传统经学中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清《四库全书》经部之下分易、书、诗、礼、春秋、孝经、五经总义、四书、乐、小学十类,小学入经部足见其重要性。

五四新文化运动,就是废止读经和打倒汉字的历程,废止读经后才有了语文,打倒汉字后才有了简体字,结果传统文化发生断层,新文学运动、语文教育哦兴起,直接导致传统文化的基础学科,经学与小学的彻底毁灭。

二十年前,经南怀瑾先生之倡导,民间兴起国学热,如今又经国家提倡,民间学习传统国学的热情高涨,各种宣讲传统经典者如雨后春笋般众多,泥沙俱下,遍地快餐和垃圾。这其中既有哗众取宠博取名利之驱动,也有能力不逮之无奈。没有基本的文字学基础,字义不明,何以诠释讲解六经之学?

国学教育,目前最迫切的教育难题,不是背诵,而是不识字!对于我们这些新式教育下成长成长起来的每一个人,尽管接受了现代教育,但我们却不识汉字,看不懂古文,罔论读经!三千教育的基本理路,就是“欲通经史子集之学,必先通‘小学’。不通‘小学’,则不通‘经学’。” 这是中国古代教育最深刻的认识,亦是中国教育决然不同于西方教育的关键。

汉刘向《汉书 ·艺文志》曰:“古者八岁入小学,故《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 ’。” “六书”指的就是文字学。

唐韩愈《科斗书后记》曰:“思凡为文辞,宜略识字。”,此韩昌黎读书识字之主旨。

宋郑樵《通志.六书略.六书序》曰 “经术之不明,由小学之不振。小学之不振,由六书之无传。圣人之道,惟藉六经。六经之作,惟藉文言。文言之本,在于六书。六书不分,何以见义?

宋末元初戴侗曰“主于以六书明字义。谓字义明则贯通群籍,理无不明。”“注释未兴,经义常明;注疏日繁,经义日晦,非经有明晦,学者不知六书故也。”(《六书通释》),要以六书通文字,以文字通语言,通经籍(《六书故》)

明赵谦曰:"士之为学,必先穷理,穷理必先读书,读书必先识字。故曰六书(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明则六经如指诸掌。"赵谦博究六经百氏,尤精于文字学,为时所推重。

明医家缪希雍曰:“凡为医师,当先读书;凡欲读书,当先识字。”(见《神农本草经疏》卷一《祝医五则》之二)

清儒重考据训诂和文字音韵,穷经必先识字,识字必审形音,由训诂通大义,“由声音、文字以求训诂,由训诂以求义理”, 从小学入手,即从文字、音韵、训诂开始,再经由小学而进入经学,自有其理。

清项(《隶辨序》曰:“夫欲读书必先识字。”

清陆世(《思辨录辑要》曰:“古人读书当先识字。”

清戴震《六书论序》曰:“经之至者道也,所以明道者其词也,所以成词者字也。由字以通其词,由词以通其道,必有渐。”“六书也者,文字之纲领,而治经之津涉也。载籍极博,统之不外文字;文字虽广,统之不越六书”。

清段玉(《说文解字注·六书音韵表·序》曰:“夫《六经》字多假借,音声失而假借之意何以得?训诂音声,相为表里。训诂明,《六经》乃可明。后儒语言文字未知,而轻凭臆解以诬圣乱经,吾惧焉。” “语言文字未知,而轻凭臆解以诬圣乱经”

清王筠《教童子法》曰:“蒙养之时,识字为先,不必遽读书。如弟子迟钝,则识千余字后乃能为之讲解,能识二千字,乃可使之读书。”

清唐彪《家塾教学法》曰:凡教童蒙,清晨不可即上书,须先令认字;认不清切,须令再认,不必急急上书也。何也?凡书必令学生自己多读,然后能背;苟字不能认,虽欲读而不能,读且未能,乌能背也?初入学半年,不令读书,专令认字,尤为妙法。

清章学诚曰:“童蒙子弟,欲正小学之功,不当先授句读,但当先令识字,……夫积画而后字,积字而后句,积句而后章,一成之理也。”

清李汝珍《镜花缘》曰““婢子闻得:‘要读书必先识字,要识字必先知音’。”

清曾国藩曰:“看《汉书》有两种难处,必先通于小学、训诂之书,而后能识其假借奇字;必先习于古文辞章之学,而后能读其奇篇奥句。尔于小学、古文两者皆未曾入门,则《汉书》中不能识之字、不能解之句多矣。欲通小学,须略看段氏《说文》、《经籍纂诂》二书。”(载于《咸丰六年十一月初五日字谕纪泽儿》)

清张之洞曰:“由小学入经学者,其经学可信;由经学入史学者,其史学可信;由经学史学入理学者,其理学可信;以经学史学兼词章者,其词章有用;以经学史学兼经济者,其经济成就远大。”(《书目答问》附清代学者《姓名略》)。“此类各书(指小学),为读一切经史子集之钤键。”(《书目答问》卷一)。

国学大师章太炎曰:““今欲知国学,则不可不先知语言文字之学。此语言文字之学,古称“小学”。周秦诸子,《史记》、《汉书》之属,皆多古言古字,非知小学者,必不能读。” “盖文字赖以传者,全在于形。论其根本,实先有义,后有声,然后有形;缘吾人先有意思,后有语言,最后乃有笔划也(文字为语言之代表,语言为思想之代表)。故不求声、义而专讲字形,以资篆刻则可,谓通小学则不可。三者兼明,庶得谓之通小学耳。《说文》以形为主,《尔雅》、《方言》以义为主,《广韵》之类以声为主。”(《国学讲习会讲演记录·第一章·小学略说》。“韩昌黎说:‘凡作文章宜略识字。’所谓‘识字’,就是通小学的意思。作文章尚须略通小学,可见在现在研究古书,非通小学是无从下手的了。”“研究国学,无论读古书或治文学哲学,通小学都是一件紧要的事。”(《国学概论》第一章)

胡朴安曰:“读书必先识字。古书用字,假借为多,壶之为瓠,甲之为狎,所在皆是。故不明假借,即不可以读古书。古书字义,与今不同,流之为求,悠之为思,字形固异,义训亦殊。执今训以解古书,则扦格而不能入,故不明训诂,即不可以读古书。义随音异,往往而有,毁火音同,则毁可训火;能耐音同,而耐可训能。昧于声韵,训诂俱晦,故不明声韵,即不可以读古书。其他如缓言急言之不同,离章析句之或异;使不辨之明,考之确,即无以知古时之名物,而得古人之义理。汉学家读书方法:以声韵得训诂,以训诂析章句,以章句辨名物,以名物明义理,有条理,有系统。宋儒之空虚,不可与同语。”

俞大维曰:“关于国学方面,他(陈寅恪)常说:‘读书须先识字。’因是他幼年对于说文与高邮王氏父子训诂之学,曾用过一番苦功。”(《怀念陈寅恪先生》)

    张舜徽曰:“读书以识字为先,学文以多读为本。必於二者深造有得,而后可以理解群书。故晓示门径,以斯二者居首。” “下笔为文,可用今字今义,阅读书籍,必识古字古义。士而有志习本国文史,则日接於目者,皆古书也。苟不识其文字,何由通其语意?故读书必以识字为先。古人称文字学为“小学”,意即在此,谓幼童入学,首在识字也。文字有形、有音、有义,分之则为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合之则可统於一。”(《初学求书简目》)

         今人学读经,不依古人原有之路,以背诵为唯一之法,无上之智慧,斥文字音韵为工具,是乾嘉陋习,这种贬看小学的低级错误,本是五四健将批判经学的口吻,如今竟而大行其道,吾人不禁唏嘘不已,老将宿儒,无一不以说文为入经之门,皆言记诵之学不足为师,今人越前人乎?

读经二十年,未见几许成效,吾人再推之十年、二十年,背诵便可自悟经典,此理未之闻也,甚为可叹!

海印于2008年疾呼读经先识字,从认字到读经,无奈众生贪图小利,不肯用功,只以为背诵是唯一简易无上之法。读经圈子积弊已深,海印只得独自变卖所有,倾注心力研究古小学,八年搜训验证,终将古小学汉字思维之道,渐次理清。

今此小范围实行,特以说明,期以全国私塾早日回归传统,经学昌明。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