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蒙学教育研究——北京海印蒙学

http://haiyinzi01.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海印学宭:(wei信公众号:海印国学) 驚人事業崇尭典 絕世文章屬系辭 旷代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万法,平生跨鹤志,只今颠沛愧师承。 海印子,推广讀經近二十载,倡導讀經教育古小学之路。

网易考拉推荐

海口孔子学堂转型  

2015-05-02 20:34:45|  分类: 海印百问千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口孔子学堂转型

作者:海口孔子学堂校长田桂良


本人田桂良,算是个老师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命数或机缘由2008年为自己的孩子教育而接触到读经教育。进而进行了实践,并在2010年正式创办了海口孔子学堂。

学堂开办至今风雨阳光一路走来,有欣慰有艰辛,有努力有无奈,有摸索有困惑。

艰辛伴随着欣慰,五年多来所带孩子在各个方面都有所进步与收获。

探索也伴随着困惑至今,本人学疏才浅,入门以来一路前行一路探索,虽说孩子们都有进步与收获,但总是感觉不足,在这些年读经的实践中也发现一些看似不起眼的问题,但一直不能解决。比如在读经过程中小孩子的认字问题,过程中大孩子的学习兴趣与学习能力的培养。实话实说,我认为这些不起眼的问题,可能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当然有的不足是不好完善的遗憾,那也只能还诸与天地,听天命,尽人事,但有的不足是通过努力是可以完善的,我们这些阿猫阿狗要把自己能完善的尽力的完善起来……否则会给自己留下有遗憾。

鉴于这些思想,自2012年底就开始思考与探索。

早在2009年在北京学习期间结识海印深圳的彭老师,也就是现在海印深圳娄兄的爱人。此后这些年间,经常来往深圳并与娄兄彭老师一起交流,开始并不认同与重视蒙学和字课,甚至到2012年开始思考时候也没有向这些方面考虑,再后来逐渐逐渐的经过各个方面的了解与学习,以及多次去深圳与娄兄的交流,再加上自己的实践,最终发现与认同蒙学与字课的重要性。其实也是古人的一贯道统,但当下时代由海印师给挖掘梳理实践出一定的经验。

因为有这么多的困惑,所以很想寻求解决方案。最近通过对《海印国学教育文集》的学习,以及学习海印先生在微信群中的谈话让我们认识到:文字的学习又不止是了解简单的字音,字形、字义。“为学者,必有初”文字的学习同样是有次第的,而且得有合适的工具。由于老乡的关系有幸到海印深圳学堂参观学习,跟娄老师、彭老师交流了很多,深感“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仅从两天的参观学习来讲,直观告诉我们自己,那里的孩子是对读书感兴趣的,是爱读书的,更为重要的是海印系统有着完备的教学管理制度和网络管理体系,学生的作业、学生的日常行为习惯、学生的认字等都是通过电脑化管理和处理,学生们都很自觉的做着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这些让我明白了:私塾中的教学和老师们的学习成长是有次第的,至少目前海印的古小学的模式是切实可行的,在海印深圳,我们发现孩子们使用的《说文入门》《海印字课》《海印字课二》《海印字课外一种》等一系列的有次第的由海印先生专门编写的国学教材,海印深圳的孩子他们在有了对文字的音形义的深入学习后能够阅读古文经典和随便一本的现在字书。即使在海印深圳的小班教学点也有说文解字系列的说文入门课程,在晚上的彭老师的说文解字课孩子们的兴趣非常高,在彭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爽朗的笑声不时从教室穿透到外面的会客室。

回归从来不是浅薄的复古,而是从传统的资源中寻找那些足以让我们明了私塾教育的本真,重温教化育人的古老内涵,让传统经典教育更长久的重生。

这些是我和两位参学老师的感触,并也决定海口孔子学堂即日加入海印体系,更名为海印海南,并参加海印体系的教学研究,承担起国学教学研究的基础研究使命,在海印先生的引领下,攻克一个个的国学教育难关,为中国国学教育的复兴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同时希望更多走在读经教育迷茫道路的同仁,一起来承担这个变革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